很佛博主靳阿声

嘘。闭上眼睛,我就在你的四周。

【杂念】读书难

读书。离开了图书馆的座位你再试试,头给你按到案板上。一把菜刀就抵着脖子。

 

英文的攒了,中文的也有。我倒也是个想看其他文字的人,问题在于真是看不懂的。假如人活到四十岁,我已经学了半辈子的语言。这后面忍不住想,拼音和音标是一个意思吗。忘了在哪儿看书,看到一句话,翻译就是变节,深感可怕。就是中文的原理性书籍还好,即便如此还是害怕看XXX读xxx,他读的是一回事,旁儿人再去看估计又是另外一种意思。外文书小时候还笑眯眯接过译文,看过几年看到这个年纪,哭着闹着喊别别别。字典钱备好,你要懒了一准儿就死了。人类亡于懒惰。啃三四年啃不动一本外文书那是不能的,三……四年,够看懂一遍再自个儿抄一遍了。问题在于有时候觉得还不如死了呢。

很想看看尼采他自己到底写了什么东西,看个开头觉得自己不懂艺术,我再看完一句觉得自己不懂哲学,得咬着牙,好歹看完一段吧,是看不下去了,我没读过书。红楼梦看了五遍开头了,那种书,就跟喜马拉雅山一样,我隔着一个中国西部望它都觉得怵。有评论说是这人境界不够,注定领略不到高地之美。对,打心眼里同意。根上说本质就是一个俗人偏偏找不到其他乐子消遣。

 

还是想在网上想找个原版本,找到的全是一个人的译本。一个人——实在不想说这一位是什么学者还是作家——你就看看吧,别人喜欢的全叫他盖住了,别人怎么对你微笑以待。问一句,谁要看你?

这是翻译的,翻译的最多这毛病。翻译之美是种什么样的美,高中的时候写八百字作文,我盛情赞美生如夏花之绚烂之绚烂,死如秋叶般静美的静美。都说中文之美,呱唧呱唧。高中毕业了以后觉得听了不是滋味,黄河之水天上来是中文之美,无边落木萧萧下也是中文之美。中文有中文自己的美,中文的美不从其他文那儿倒腾来。大家都有各自的美。

 

有一天走在路上看罗密欧与朱丽叶的英文版,它有一句话是这么回事:If love is rough with u,Be rough with love。横竖念了十来遍,翻来覆去地嚼是觉得这句话妙,这句话怎么理解呢,说中文说中文——如果爱对你来说是一座做必须长途跋涉的高山,那就当一座高山陪在爱的身边。Rough除了崇山峻岭,信不信文人能译出个花儿来。问题在于rough不是山。我要愣是说成是崇山峻岭,觉得,那就是强加自己的意思。说意境都不行,东方的意境早就说了跟西方不搭调,东方人没拦着你用东方的思维去理解,问题是不能写出来还觉得自己好棒翻译得多美。没这么回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意思。

 

还有一种自我意识,挺寻常见的。一个礼拜前网上忽然有人抬出胡兰成,呼吁大家抛开人品看作品,说妖气重。那意思是,这个人可能是有点问题,但是文章写的好。那好,其实对妖这种评价,我一向觉得在技术手段维度里是包含赞美。那就去看,代表作是什么,今生今世。看不完,没看完可能我也就胡说八道了。什么呀跟日记似的,全是我,我我我,今天我看了个啥,我想起个啥,我干了啥,我要干啥,我想干啥。辞藻多华丽都盖不住的“我”。那我也我,直说了吧我有问题,我就不爱看日记。

有人说胡兰成跟木心其实功底相当,无非是人品上的一些事情。胡缺个大弟子,要是能传个衣钵啥的,放在这个世纪照样是大文人。不说了,自认为很喜欢木心。想反驳找不到点,到底是看不完另外一位的作品。骂别人得了解完了,有些时候了解完了,就知道该从哪儿哪儿开始骂了。自己找的,我没那个道行看完。

 

看木心先生杂文看了这么一句话,他说:描写自己的梦,悼念别人的死,最易暴露庶士的浅薄。

 

不好意思,合理怀疑精准打击。

 

牢骚这么多。说真的,是不知道怎么看书。先不谈宏图伟业,各种各样的书全给读了,不仅读了还读通都明白了,真没这本事。就单拎哲学吧,看尼采。然而不去看尼采他在说谁反驳谁在批判谁,踩着哪个的观点推翻了在之上建立起自己的观点,怎么来看懂他的书?那好吧,那就去看,干脆从头开始看好了,从古希腊哲学开始看。是对古希腊哲学感兴趣吗?每当这个时候,真伤心已经难以坐在大学图书馆里头了,已没有最好的时间精力了,但想再挣扎挣扎,去问人,大家呱唧呱唧,说尼采的书啊,要从哪本哪本开始读,有些书是早期的,有些是后期的。从早期的看吧。好的抖擞抖擞,去找早期的,记住不能读那种别人的读后感性质的书,多犯难的这觉悟我自认也是做好了。又怎么?找不到原版书了。能找的全是这位翻译的,读书之路起头就崩殂。不想玩了,委屈哭。

 

讲句实话,要读书的,想读的,这本英文版的,怎么也弄得回来。说这么多,写到这个份上也发觉是自己懒。个人层面是懒,但懒也不是我一个人懒。这个时代是这么一回事,不看重追根朔源。无数的源头可以被搅碎了拍烂了再造重塑,一个思想一个观点,只需要列在一开头让人一目了然是最好。长篇大论太费时,字斟句酌太死板。大家也觉得一个时代该有一个时代的样子,我们这时代正好在这儿,别的不好,古董攒多了,给我们拆着玩儿。

自己嘛,到底是只能追着人家现先头的名笔一路凑瞎热闹,我也想心无旁骛地读起了书啊。问题在于这是一件难事,起码个人而言是一件难事。书是不占地方了,然而不知道读哪一本。也不重了,一个手机都能塞几百本。问个问题,拿电子阅读器读书到底算是读书的还是不读书的。

 

一个月没捉笔写字,两天前写了自己的名字用于工作上签字。手是抖的,字都歪了。可怕。

 

开个玩笑,要真四十岁活到头,学了半辈子字。后半辈子用于遗忘。


                                                                                                             17/5/20


评论 ( 9 )
热度 ( 22 )
 

© 很佛博主靳阿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