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声.

嘘。闭上眼睛,我就在你的四周。

If(下③)三十八节【完结】

#土亢超神

yo!#


一个礼拜半,之后大河剧的第一部要结束了。这剧追得,后半截因为某个人的发神经再也不曾好好看过。所以长时君到底是如何了,斋藤飞鸟为担心西野七濑而放弃牵挂他而感到怄心。插播的广告的时候电视声被调小了,木几那里莫名传来一阵叹气声,惊动角落里画画的西野七濑扶着快垮下的眼镜,抬头看了她一眼。

 

好好的沙发是从来不坐的。凝眸看她,片刻又安静不语地埋头继续工作。生活步入正轨,手上开始有了和其他设计师一样的任务,发觉这个世界的转动不曾为谁停下短短的一毫秒。在门外被飞鸟拾回家,但心里的固执像头牛一样,不发疯更偏执。七濑始终坚持要离开,也许找不到谁但就着模糊与飞鸟在一起对谁也是不公平。她需要时间去沉淀清晰。

 

斋藤的态度更简单,都随着她的意思去。无非她要固执,就比她的固执更多上一层。只说,你大可以不跟我在一起。但住是你要住进来的,想走就走你当住旅馆呢。再说也没给房费啊。西野七濑那当场无奈道,那我给你房费。

 

飞鸟皮笑肉不笑,你走近点,右边脸我给你挨一送一。飞鸟说,哪儿都不许去,就跟我眼皮底下待着,待到我赶你走为止。你若非对不起那最好别嘴上讲讲,这是补偿。西野七濑无言以对为此妥协。

 

广告结束,电视声又被调大。且打破两方都可以接受的平衡音量,思绪犹如一团乱麻,都被电视传出来的男主角凄厉的吼声搅得乱七八糟。西野抓紧了一下脚趾,左手按住了太阳穴。

这个男主角,真的是够了吧。她带着小小的怒意放下铅笔,然后退椅起身,有些疲累地朝飞鸟那边走去。

 

坐在了她身后的沙发上,开始担心她老是坐在地下会沾染上寒气。西野在镜片后边看了看电视,那里面正浴血厮杀,小笠原长时挂着满脸的血痕,前胸一箭,背后两箭,看得地上坐着的那个女孩手都不自觉地攥成了拳。

 

看来是难逃一劫。她躬了躬背,拉了拉脚边人的衣袖,示意上来坐。但很明显是一定会被无视的,倒是难以看见前面人的微妙表情,长时君又被小小无视,飞鸟弯着嘴角,看到最紧张时心里轻快得正在哼歌。

 

七濑只能扶了扶眼镜,在身后随着她的视线一同望着电视。所以长时君,真是加濑桑这个样子吗。到底是加濑桑只是刚好出演了,还是小笠原君原本就这么精瘦呢?所谓电视就是这样,大概就是说着再没兴趣,看着看着也能看下去。但也许是拍得好。不过总归是不陪她看就没法。西野七濑断了前面四十多集,一个分部结尾看得一头雾水。她又拉了拉飞鸟的袖子。

 

“啧。干吗你?”飞鸟不耐烦地回头,虚着眼睛瞪着她。

 

西野七濑镜片儿后一双大眼睛睁得明亮精神。“不要虚眼睛。”她皱了皱眉,拉住了她飞鸟的手臂,“什么时候近视的?去配副眼镜来带,小心散光。”

 

“你就,超啰嗦,赶上我妈。”飞鸟不遗余力地从她手里拽回了自己的手臂,然后扭回头。西野七濑弯了脊背,看着她有些无奈。愣了两秒钟,从沙发上滑下去盘腿坐在了飞鸟的身边。

 

看她侧脸,耳边发别过耳后,显露出她修长细腻的脖颈。小圆脸却有着这样分明的下颚线,若不是遇见的是自己,她哪能是这么心软的人。为谁纠结,最好不过让她陪你一起纠结。瞧她,变成多果敢的人,终于学会放过自己。西野七濑静静地望着飞鸟,忽然问她,

 

“快结束,飞鸟觉得结局能够好么?”

 

飞鸟扬了扬下巴,“当然能了。”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拜托,这是历史剧。小笠原君要是没有一次又一次的绝处逢生,也难带着传奇色彩了。”

 

西野七濑弯起嘴角,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诶。也学着飞鸟那样抱着双臂,盘着腿笔直地靠在沙发脚边。“那他,现在是逃出去了是吧?”西野七濑问她。

 

“诶……”眼看着屏幕的画面呈现着一幅黄昏平原上的天地辽阔之景,雄壮的落日余晖像一幅巨型的彩画矗立在男主角奔向的那一边。“就这样结束了?”飞鸟激动,“不是吧。诶!交代一下那个救她的姑娘啊,人家还在山里等她啊!”

 

西野七濑抿着嘴看着她的手舞足蹈,“不是还有下一部吗?”

 

“下一部谁知道到什么时候了。NHK的更新……”

 

“嗯?不是看过书了?”

 

“你不知道,”飞鸟白了她一眼,“历史书没有那么多叽叽歪歪的感情线,比如这个阿真姑娘,我看八成就是强行加戏。”

 

西野七濑收回了视线,电视已经开始播放着吵吵闹闹的广告,她低下头哭笑不得。看来这叽叽歪歪的感情戏她是看得津津有味了。无从变更里也想找出一分一毫的差离,奇怪的浪漫主义。

 

空档的时候,空间里只能听见空调机呼呼的声响。她抻着脖子,就着安静要继续去工作。起身的瞬间手掌被飞鸟攥着,七濑低头,飞鸟抬头神色不明地望着她笑,“明天,没事跟我一同出门好不好?”

 

西野歪头,用眼睛仔细地问着原因。

 

斋藤飞鸟抓着她的手晃了晃,没被她慢吞吞地挣开真不错,她说,“阿幸回来,约我……叫我带上你去吃个饭。”

 

西野七濑蹙着眉,本能想缩手。飞鸟不耐烦,扣紧了她的手拽着她,“诶,你新车取回来开过吗你,正好领我出去转转。不准跑。”

 

西野七濑泄了劲儿,站在她的身边,脱力地顿在原地。大约是觉得有些窘迫和尴尬,飞鸟也不讲话了,西野忽然烦躁地搓了搓头发,“到底为什么会跟她在一起过啊……”

 

坐在地上的飞鸟笑了,“你都不知道,我跟幸啊,真是太残念了,在一起的感觉好得不得了。我们分手分得可伤心了。”

 

西野七濑弯下腰,抄过笑得贼兮兮的人的腰,捞过她到沙发上好好地端坐。飞鸟乖乖地望着她,很近的距离里看她的顽皮的眼睛,西野半响叹口气,“以后不要坐地上,凉。”

 

耍无赖咯。斋藤飞鸟弯着嘴角撇了撇嘴,“那你今晚跟我一起睡。”

 

阿……七濑迟钝着,飞鸟已经率先起身,拖着她往屋里走,“这破沙发,你不睡了我才坐,如何?”

 

身后的西野七濑死活一副不想干的样子,“娜娜还陪你看前任,不公平……”

 

“你自己说的,你对不起我。你对不起我还好意思跟我讲公平,你怎么不想想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情呢!”虽然并不知道她对她做了到底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但是……很好用……斋藤飞鸟在前方笑到快变形。

 

-

转日西野七濑起床,抄着浅粉色的T恤,淡蓝色的褶裙套在身上,有气无力地收拾自己。飞鸟更简单,一身白色的收腰白布裙,蹦蹦跳跳的像个小精灵似的。两个人在晨间的客厅相遇,飞鸟用手捋一把墨黑柔顺的长发,噙着笑光着脚一步步走近。

 

将在她面前转身,西野七濑走去窗帘面前欲掀开。又是灿烂的大晴天,唉,这可怕的夏日啊。

 

阿幸头发长了,飞鸟在离她远远的地方看见风扬起她已经及背的头发。过红绿灯的时候,又觉得她是长高了。配了细边的眼镜,还是白色的简单的衬衣撘着同等质料的长裙,人群中她锋利凛冽的气质如此醒目。那也是出类拔萃的感觉。真好,朋友变得出色。

 

气氛并没有想象中的尴尬,飞鸟和阿幸早在之前就开始手机恢复了联系。见面也无非把打字的句子变成了口述,分享起彼此的生活来滔滔不绝。西野七濑更好,像个拼桌的人默默无言地小口吃着饭,间或用手机联系着工作。完全状况外。

 

阿幸放下水杯之际,飞鸟要起身接电话。终于惊动这边这位局外人把视线粘在她的背上目送了好一会儿,阿幸架起十指搁在下巴处,饶有兴味,“一直都没跟你好好的打个招呼,西野桑。”

 

七濑也抬起头礼貌地笑了笑,“你好。”

 

“我不好。”小笠原似笑非笑,“你要跟飞鸟分手,她就天天拿着电话找我。”

 

西野七濑拿着这话跑到不知道哪里去了。皱着眉从手机挪开视线,退了一下头不可思议。

 

小笠原幸撑着下巴,望着她笑了。

 

“这家伙喜欢你很久。”阿幸说话平淡无味的时候,是她真诚无奈的时候,她盯着对面的七濑,“喜欢到一点似是而非的东西也接受不了,就这样的清楚。”

 

“那我也想问你。”西野七濑望着她,“你若决定跟她在一起,不该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她也许心里永远放着另外一个人这样的觉悟吗,到头来为什么要离开她?”

 

假如是她不畏艰难地跟她在一起。是否会有西野七濑跟斋藤飞鸟的结局,飞鸟是否最后会变成那样。这一半的责任,又是不是该推给这一位角色。这样的逻辑不是不通,可这样想也真是蛮横又不讲理。也是不好意思。

 

阿幸只愕然,“我什么时候和她在一起了?!”

 

诶?

 

“她……”说的那个她从餐厅的拐角处出现朝这边走来,阿幸惊悚地看了看飞鸟。就,你家这位臆想症比你说的严重多了啊,死家伙。

 

“你们,没有……”西野迟疑。

 

飞鸟走近,听话听半头,“什么没有?”

 

那后来的饭大家都吃的各怀心事了,只有斋藤飞鸟一个人最开心,吃光了自己的主食不够,还抢走了西野七濑碗里的。饭吃完阿幸还要去书店买书,想起曾经跟飞鸟一起散步买书的日子,道是从此以后她有另外的人陪她买书做这些寻常。时光毕竟一去不返,并无不甘苦楚,心里仍旧感怀。

 

趁着西野七濑去开车的时候,她还是友情提示了好朋友关于她女朋友的魔怔。飞鸟挂上习以为常的笑容——就那副死样子。

 

“这病啊,要早治。”阿幸走之前拍了拍她的肩膀,“心理疾病已经成现代人的主要杀手了。”

 

“你看她还有救吗?”

 

“你选的,你加油。”

 

……真是贴心的好友。

 

去杂志社的路上,坐的车开得又平又稳。食物在胃里轻轻晃着消化,午后零散的阳光温暖地打在脸上,斋藤飞鸟坐在副驾头歪向西野七濑这边迷迷糊糊地打盹。

 

这种天气又没工作,多适合回家睡大觉。好好的被抓包,又要去主编办公室被磨着出道,飞鸟突然烦躁地睁开眼睛。

 

“你说我出道好不好?”

 

“出道?”西野七濑观察了一下前方的路口随即侧头看了她一眼。

 

“就是去当偶像,日后拍个戏,进个演艺圈什么的。”

 

……还能有这种发展呢,这位阿苏你真是了不起。西野僵了僵面色,迟缓地点了点头,打方向盘的应道,“要是有机会……大概也是不错的体验吧。”

 

“很忙的!”飞鸟来了精神,侧过身体对她认真地说,“我就,到时候天天忙。你根本见不到我。嘶——”话说道这里,飞鸟歪了歪头,眯着眼睛看着西野七濑,“也不对,我看你也是巴不得我这样。”

 

“没……”七濑莫名诚实大笑,笑得眼睛都弯了。

 

“你看你笑得那么开心,还说没有?!不行不行,得去说清楚真不能出!”飞鸟举着食指在她在身旁威胁。

 

“为什么阿幸告诉我你们没有在一起过?”西野七濑忽然问道。

 

飞鸟愣了一下,慢悠悠撤回身体。“本来就没有在一起过。”开始抿着小嘴陷在座位里看手机。

 

红灯停,西野七濑踩下刹车,“真是奇怪啊……怎么会这样呢?”她直直地望着前方空旷的马路。

 

阳光陡然强盛,飞鸟偏过头看她。西野七濑暗自琢磨,扣着方向盘出神。

 

背后喇叭声响起,试图用一个红绿灯的时间去想明白但不太顺利。

 

如若是真。好像,有一些事情也无视生命轨道真切的改变。眼下她踩下油门,将这些暂时抛在飞转的轮胎之后。

 


-Fin.-

评论 ( 27 )
热度 ( 51 )
 

© 文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