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佛博主靳阿声

嘘。闭上眼睛,我就在你的四周。

If(下③)三十二节

32

场景因此调换。

 

应该说,从很早之前就开始调换了。只是那时候的西野七濑并没有对这种诚恳的人生轨迹给出太多的重视,反而一头陷入了自己的狂热与救赎当中,确信自己可以仅凭一人之力挽回两人之苦。宛如初生牛犊一般的勇气充盈着脑海心间,让她像个无所畏惧的水手。

 

但而今并非如此,诚然发觉命运是如此坚定,见识过一次两次了,就不再试第三次。她们之间,也许总有某一种合适她们的相处模式。

 

那之后,西野红着脸,却笑的没皮没脸的对斋藤问,可不可以去她床上睡。后者听了当即皱了皱眉,心想本来就想让你去床上的睡的自己睡沙发了废话个什么劲儿。七濑却以为她排斥,没有多加退步的是意外,反而笑嘻嘻的整个人都起了身,拉起了飞鸟的袖子摇了摇,一幅撒横娇的样子。

飞鸟翻了个白眼,佯作无奈道,“要睡你就快去睡啊!”

 

像是睡了一觉没睡好,但整个人被睡开了灵光,还是说她原本就在国外给养的这么天真浪漫。斋藤飞鸟看着她那迈着小跑的步子,觉得她智障到就差快蹦蹦跳跳的唱儿歌了。

至于这么开心么。笨蛋。

 

走了两步七濑又回头,笑得眉眼弯弯的,站在原地,歪了歪头。斋藤正转身拉窗帘,一扬手大片的晨间阳光与她撞个满怀。明媚,又温暖。

 

“那个阿苏……”

 

嗯?飞鸟转过身,西野七濑站在她不远处,想说的话好似被阳光恶作剧一般的挡了一手,但拦也不是真的拦,只是开个玩笑。她有些苦恼的用手挡着阳光,眯着半边眼睛,对飞鸟说,“之后我要在市区找工作,可以打扰你一段时间吗~?”

 

可以不干吗。斋藤飞鸟笑了一下,双手抱在胸间,背着阳光跟她歪着一样方向的头。“你连我家的密码都知道了,我说拒绝起作用吗?”

 

西野七濑默默的笑着点了点头。放了下手,整张脸沐浴在金色的阳光里,忽然眼睛闪闪发亮的对着飞鸟重重的一点头,说,“嗯!那就这么说好了,谢谢你阿苏!”说完不等回应就转身小跑着进了房门。徒留下一个客厅的飞鸟,愣在原地哭笑不得。

 

 

尔后相处时间不算多,可也真正的不算少了。她工作偶尔相当忙碌,有时候真正的忙个昏天黑地也毫不夸张,赶上取景去外地甚至出国,整个人几天到一个礼拜不在家中都是可能的。

 

可但凡家中的时候,飞鸟总是发现七濑窝居在家中,不是在看漫画,就是在打游戏。说是找工作,也没有好好,最多最多,看她画画设计稿。稿子连颜色也不上,只是一些单纯的线稿。凭飞鸟在圈子内积累起的时尚敏锐感来看,西野的设计方向,应该是在针对16到20岁范围的女生。可是她灵感似乎不够,更甚至不若说是她功力不算够。画出的衣物平淡无奇并没有什么亮点。

 

——飞鸟有一次捡起过她的一张稿子来看,一时几近产生了她是不是没有在学校里认真学习这样的想法。乱七八糟的线条嘈杂的躺在白纸上,除了勉强看得出是件衣服的形状,多的表达是更想让人皱眉头。

 

生活倒是不用愁,她似乎积蓄充裕。就是这么个宅法让一向不关心她死活都已经盐到对方习以为常的飞鸟起了一层焦虑又疑惑的心。

西野七濑嘛,斋藤飞鸟不管她,却也不是不了解她。从小到大没变过的内里好胜心强盛,好不容易在国外读书读这么多年,有知识有见地的不想着展示一番,却像是真正不上进的人一样闲在家里。道她是还不习惯国内生活,大约放她一个人在一边儿好好的调整一下就好了,这样的想着的飞鸟初初那段时间跟七濑处的不咸不淡的像极了两个刚刚合租的室友。

 

等时间越来越长西野七濑越来越不爱动弹不爱说话之后,斋藤飞鸟才惊觉到这人的不对劲。

 

大约一个月之后的有一天,飞鸟在美国出了四天的外景回来。回家的时候是凌晨的两点,出门之前,她对西野七濑说自己要出差,让她不想煮饭就回家里去。出于担心——已经见识过除非自己回来一起吃,不然她一个人待着就不吃不喝的打游戏的劲儿了。

 

那天西野满口答应的好好的。斋藤飞鸟放下行李在门边,按密码的时候,还在想难得家中没有那个人总是的平淡的像一汪冬天湖水的脸了。按下门把手的那刻,心里有一种既寂寞又松一口气的心情。

 

结果拉开门的发觉室内一片漆黑,角落却亮着一小片光亮。映着西野白晃晃的脸,正因为听到了门响而抬起头来望着她。斋藤飞鸟觉得浑身的毛都要立起来了。她没有开灯,也没有放下行李。

 

冲房间这种干净清晰的空气气味她就能断定眼前这个人一定在家中,开着整日整夜的冷气,然后,不眠不休的,打游戏。

 

“阿苏你回来啦!”西野七濑笑的傻乎乎的说了一声,声音似乎在漆黑的房间里被放大了,由此语气被听出了更加的雀跃。斋藤飞鸟却觉得这种喜悦仿佛是西野七濑在打自己的脸。到底,在干什么的?

 

她迟疑着,放下手边的行李在玄关,手有些发抖,她不想承认。想开灯,手伸到开关处又顿了下来,奔波的劳累被高频的情绪刺激成了一种更夸张的兴奋只冲脑顶。她脚下有些虚浮地朝那个蹲在角落的书桌椅子上的人走过去。西野七濑低下头,在屏幕光亮的映照下颤了颤睫毛,然后按下暂停键,把游戏机攥紧在了手中。

 

四天不见,不太好意思讲。其实不太想念。还没有这款新出的游戏好玩,西野七濑心里有些怕,因为来人不开灯,阴沉沉的走过来。像一团铜墙铁壁似的压过来。

 

眼睛慢慢的适应了黑暗,斋藤飞鸟看清楚了西野七濑这几天的样子,走之前的睡衣就这么一直穿在身上,头发乱糟糟的也不打理,赤着一双脚蹲在椅子上。她只有一张脸是干净的,还有一双眼睛正波光粼粼看着她。

 

“我让你回的家呢?”语气甚至冷到了自己。飞鸟扶住桌边,扶住后变成了死死地扣。

 

“我不想离开这里……”西野七濑讷讷地说。

 

“你!”斋藤飞鸟声音一高,吓的西野七濑一个激灵差点把游戏机甩了出去,她赶紧双手捧住了。然后将她的宝贝收紧在怀中。把手翻起来握成拳头砸了一下桌面,敢情自己还不如一个游戏机。要想找个地方打游戏就是睡在天桥底下也可以打的,斋藤飞鸟笑了,“我让你回家好好打游戏还不好?哪儿打不是打你说呢?”

 

蹲在椅子上的人听了,默默低下头,不一会儿缓缓点了点头。斋藤飞鸟转身就走。

 

西野七濑猛然起身,忘记了自己蹲在椅子上全身麻木的事情,沾地的一瞬间腿完全发软,左手的游戏机堪堪从手中脱落砸向地面,乒铃乓啷的声音。西野七濑双膝砸向地面咚得一声,震得飞鸟一颗心像要被抖碎了。

 

但她好歹抓住了,在背后拖住飞鸟的上衣下摆不松手。

跟疯了一样。斋藤转过身来,皱着眉对她低吼,“你到底在干吗?!”

 

西野七濑抬起头,气喘吁吁着顾不上说话。只是一点一点的朝飞鸟跪行过去,用双手环抱住了她的腰,生生用自己拦住了她的去路,把头埋在她的肚子上没说话。

 

飞鸟烦躁的用手扒,可惜用力比自己想给出的力量小。西野七濑将她圈得紧紧的,忽然斋藤飞鸟听到她呼呼的笑了起来,说,“因为很想阿苏。好想你哦。嗯……娜娜最喜欢阿苏了。”

 

-

评论 ( 23 )
热度 ( 55 )
 

© 很佛博主靳阿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