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声.

嘘。闭上眼睛,我就在你的四周。

Rippchen (14)

#听说被投诉花鸟文蜜汁七鸟走向了……

可真是 sad啊

嘻嘻#

第十三章:http://avsio.lofter.com/post/1db69b15_cd5c631


想着要去玩,跟西野学姐单独。这是斋藤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内心不免有些隐约担忧,她跟西野的关系,在文化祭之前,一直透着不远不近,不咸不淡。至少在自己的眼中是这样子的,虽说因着西野是学生会主席的关系,好像部门里申请活动和经费都变得容易了许多。但她向来觉得是她们策划书写得非常好的缘故。

至于为什么每次演出总是能看见堂堂主席站在台下,坐在台下,远远近近地看着;为什么总是能在校园的各种操场走廊过道教室处处碰见;为什么明明是前辈的学姐每次看见自己都笑得一脸腼腆。

 

——这种东西就更没往心里想了。

 

这次的文化祭,若不是部长亲自说出场地的事情。她也许至今还不会觉得,主办文化祭的学生会的主席和场地安排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而最让人挠头皮的是,伙伴们连带着部长都一并来谢谢了自己。

 

为什么要谢谢我?斋藤就想问。

 

周末的早晨,一家子人很各有各的安排。生田有周六的补习班,白石得因此一大早起来给她做早饭然后再送她去上课。自是在早起又遭遇了“困难”,在海外的时候就发觉了。桥本在空闲的时候,尤其爱睡懒觉。就是那明明人都醒了,闭着眼睛怎么也不肯睁开的装睡。

最气人的是,你以为她睡了吧,小心翼翼地从她身旁挪开,生怕打扰她的下床,结果教还没沾到地板上,腰上就会突然多出一股力道把自己往反方向带。

已经快到了屡试不爽的地步。桥本闷头在枕头抖笑。

 

白石捂着自己的胸衣,硬生生地从床上翻身下去,“你这个人,我送孩子,迟到了算你的啊!”

 

桥本睁开一双晶亮的眼,半点不见晨间刚刚苏醒那阵的睡眼惺忪,只见她转过头,一脸无辜道,“我没有拦你的意思噢。”她尤其想加一个连词——所以,我没有拦你。

 

白石翻了一个白眼,没拦。这个人仗着自己今天不早起上班,一晚上拉着自己乱来,都讲了明天还要起来送孩子上课的。结果你猜桥本爸爸在她胸前怎么回答,“儿孙自有儿孙福啊。麻衣。”

这种时候就知道把孩子抛到九霄云外了,也不知道那个担心自己闺女女朋友不好看的人是谁。

 

桥本长舒了一口气躺回了被窝中,才八点不到,飞鸟那孩子大概要出门也没那么早吧。沉吟了片刻,桥本对着正在浴室内洗漱的白石道,“早饭不用管我和飞鸟了。你和绘梨花吃吧。”

 

怎么就不见你起来说弄个饭来吃呢。还真是意外的心安理得啊,白石探出半个头,怒瞪了床上人一眼。

 

然出了卧室门白石麻衣就禁不住笑话起了桥本,生田已经梳洗打扮好,正站在飞鸟房门口,对着人去房空的卧室一脸不爽。

——孩子可比妈…好吧爸,起早多了。

 

“怎么了花花,飞鸟已经出门了啊。”白石走过去,拍了拍她的头。顺带好奇地望了一眼斋藤的房间,果然是桥本的孩子,没有人在空间便收拾得整整洁洁。跟绘梨花的简直千差万别。

 

切。生田暗暗磨了磨牙,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小剧场里。

 

西野家门口,“啊阿苏,没想到你这么早就来等我了。感动!”

“嗯,学姐今天真的好美!”

亲一口。

 

大街上,“啊阿苏卡酱,你看这个东西好可爱哦,诶,是一对的诶,我们买来一起带吧。”“啊……真是拿你没办法啊,买啦买啦。”

亲一口。

 

餐厅里,“嗯,娜娜要阿苏喂呢。啊——”

“诶……好羞人啊,可是学姐的话,无法拒绝呢。啊——”

喂一口。

 

“阿苏卡不知道,娜娜我,一直,一直都,最喜欢你了。”

“学姐……我……我也喜欢……”

双唇慢慢的靠近。

 

“啊——!”生田一声怒吼,吓得隔壁房的隔壁房的隔壁房,蒙在被子里睡回笼觉的桥本一个激灵的从床上挺起。白石捂着耳朵,错愕地看着突然飚高音女儿。这孩子是在干吗,想着要上声乐课,提早开嗓?

 

“走!”生田绘梨花一甩书包,转身带风。诶好的女儿大人,白石大跟班乖乖随后。

 

生田只有一点是诚然想对了,斋藤起了个一大早,赶在家里人都起床的出门。倒还真的是因为跟她学姐约会这件事。关于约会,她不懂该怎么做,心里茫然昨夜便在在网上找着攻略。此外昨天回来路上她老爸买得那些花好像意外效果也不错。

 

自是一条一条的挑出来默记在心里。完全没注意到,帖子的标题是,教你攻克男女初次约会障碍。

 

……

 

西野家住在城市的另一边,斋藤从花店捧着一束花出来,紧了紧自己围起来的薄围巾。秋风在落叶之间追逐打闹,好奇的人多看一眼都会被冷一脸。扶了扶用来伪装也作装饰的金属细边眼镜,飞鸟抬手看了看时间,才八点一刻。

唉,这样捧着一束小雏菊的样子,是不是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很傻呢。她偷偷打量了四周,却发现并没有人在注意自己。为什么约会一定要抱一束花在对方门口等待。

 

按照她昨天查好的攻略,接到了女孩之后呢,要由自己安排好行程,因为她们喜欢强势一点的?为什么两个女孩子约会出门一方要强势一点?诶……之后是吃饭,这个要询问自己对方想吃的东西,下午在商业街也好,或是公园也罢,逛一逛趁着天色不晚再送回家。一天就结束了。

 

看起来还真是意外的简单呢。斋藤飞鸟捧着花杵在西野家门口悻悻的想。

 

西野七濑从大门口出来,叫秋风卷起来一点她戴着的粉色贝雷帽。伸手扶住之时,发现了半坡边上顿着斋藤的身影。只是寻常的牛仔裤板鞋,T恤和暗红色毛线外套,怎么在飞鸟身上穿出一股帅气的样子。眼镜也不是在学校会带的,竟然还捧着花。是专门准备了来接自己的?

 

西野一步一顿的轻轻靠近她。长裙随着自己的心跳,高高低低的起伏飘落。

 

未见其人,先闻其香,说的大概就是学姐这样的女孩子了吧。斋藤把头抬起来,望着西野因为略施淡妆就显得秀丽精神的脸。

 

西野红了红脸,微微退开一步,低下头笑了笑,“没想到阿苏卡知道我喜欢的花。还特地来接我。”

 

特地?不是都要这么做的么?斋藤若有所思着陪着西野笑了笑,心里却泛着在嘀咕。

 

“啊,那这个,送给学姐你。”飞鸟把花推到她面前,七濑凝了凝面色,捧起花,忽然眉欢眼笑,露出一排傻乎乎的大白牙。那样子,竟然无端看得飞鸟也开心起来。啊,原来是真的诶,送花给女孩子,真的能让她们开心。

 

“阿苏,我可以这样这么称呼你吗?”西野摆弄着小花,走在了飞鸟身边。她的心情似乎很好,连带着语气都明快起来。而斋藤还在思索下一步她们要去哪里,人是接到了,午饭之前,做什么好呢,又不能问她,那不如就去逛逛,看学姐自己选择停留?

 

嗯,是个好方法。

 

“阿苏卡酱?”

 

“哈?”

 

“果然,直呼姓名什么的,还是太冒昧一点呢。”西野轻轻点了点头,自顾地就又在心中下了一个定论了。而旁边一脸迷的飞鸟扶了扶眼镜,啊咧又发生了啥。

 

两个人由斋藤带领着走向了车站,禁不住西野好奇:“我们是要去哪里啊?”

 

斋藤一脸你放心的表情,“我们去逛。”

 

逛。嗯,逛?西野浮起疑惑的表情。城市有三个大的商业区,其中两个在市中心相隔不远,而剩下的那个,则在斋藤家的那个城区,是一条充满历史感的商业街,去的大都是外地人和外国人。

 

想来西野不是那个风格的,斋藤自然没将那个地方考虑进去。料想了市中心的风现街周六的时候必然是人满为患——她跟桥本开车来买东西的时候也是见识过的。今天一见,发觉果然还是老样子。

 

西野看着人来人往,皱了一下眉,阿苏原来这么喜欢热闹?看来是要硬着头皮一逛了,看了身边人一眼,意外的是,斋藤也踌躇在了原地。

不是喜欢么,为什么是这种反应?西野惊奇到。

 

好吧,走吧。斋藤咬了咬牙,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拽着西野的手,跟闯关卡一样急冲冲地钻进了人群。

 

这种时候,她就想起生田那个家伙了。飞鸟埋头在人群里有些茫然,不知道为何,这人潮拥挤繁华热闹的街道,会让她心间浮现一个人影。明明人是人,街是街。可这吵吵闹闹嘈嘈杂杂的街,是不是就跟那个人一样。若是她在身边一起,会如何,这活像是给她专门开的街,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她在身边,反而会觉得也许会没那么烦躁,也没那么迷茫了吧。

 

逛吧,飞鸟拉着西野的手。慢慢地放慢步调,她想着绘梨花,让更吵闹的家伙来对付吵闹的东西,以毒攻毒也意外的见效。

却这样是不自觉的忽略了身旁人的感受,西野没有东走西顾,只是静静地感受着斋藤的手在自己手腕上的温度。

 

若是你也不喜欢,为何不从一开始就讲出口。西野突然停在了原地,走在前方的人被拉了回来。西野歪了歪头,盯着飞鸟几秒钟,旋即柔柔笑了,“阿苏卡喜不喜欢书店?”

 

“啊?”

 

西野翘了翘嘴唇,“要是不介意,可以请阿苏卡陪我去一下书店吗?有几本漫画书想买呢。”

 

学姐,这眼睛真的不好再忽闪忽闪地眨了吧,飞鸟抬起手状似整理刘海的避开了视线。是错觉吗,怎么感觉被人撒娇了……然而离开这人来人往的大街是多么棒的提议啊。竟然还是书店!她有几本书老早就想寻了。

 

像是两只飞禽同时被打开笼子放回了天空,西野在漫画区找齐了自己的刊物,便返身去寻斋藤,而她,正在文学区一排排书籍面前流连。那看来不会是自己有兴趣读的书,西野发觉了她的身影,正凑近在书堆面前,默念着名字查书。但意外觉得她认真的样子那么的迷人,年纪比自己小,看的书却非常深沉帅气。

 

阿苏卡,果然是个,很奇妙的人。西野七濑低下头冁然一笑。捏着书背起双手在身后,步履轻轻地走近飞鸟。

 

知道要买花,还知道要接人,恐怕连问也不问就横冲直撞的带女孩约会也不知道是找谁乱教的东西。

不知道还学了些什么东西。想来说不定还更怪异。

 

但西野七濑知道,不管她学了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大概在自己这里,都是那么受用的吧。


评论 ( 15 )
热度 ( 46 )
 

© 文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