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佛博主靳阿声

嘘。闭上眼睛,我就在你的四周。

Rippchen (12)

#辣鸡av

让更monster不更 呸 #


第十一章:http://avsio.lofter.com/post/1db69b15_cc68682


直到进了门,斋藤都还没停下手在擦自己脸边的口红。她算是懵懵懂懂的明白了生田的怒意点,但是往深了想去,好像又有点想不明白。但眼下不是一个能让她深思的场面,脸上的口红印,但凡让身旁坐着的桥本看出一丝一毫,那么接下来的日子绝对绝对不要想有半分的安静时光可以享受。

一张小脸眼看着被斋藤自己搓得通红,连带着耳根子都红了那么半边。桥本放下了菜单,先是看了看飞鸟,又望了望坐在对面的白石,然后再把视线调回了自己女儿脸上,“飞鸟,脸怎么了吗?”

 

这种程度差不多了吧……斋藤小心地抬起头来,先是看见自己的对面,一脸冷漠的生田。然后又悄悄瞄了瞄手边的白石——正面不改色地从将桥本放下的菜单拾到自己手里准备接过点菜大任,丝毫没有掺和的意思。心间不大不小的叹了一口气,飞鸟敛了敛面色,“被蚊子咬了一口,痒…”

 

“这都秋天了呀。”桥本听罢埋下头伸长脖子朝窗口望了望,遇上白石一本正经地指着菜单上奇怪外国菜式对着自己询问。

暖色的灯光映照在菜单上,将白石素手指点下的菜式图案展示得非常的诱人可口的样子。桥本鼓了鼓脸颊,这貌似是缅甸菜的肉酱汤。上次跟飞鸟两个人点来吃过了,那孩子当时还讲挺好吃来着。

 

“啊,是我们上次吃过的那种肉酱汤吧。”桥本转过头问着飞鸟,然而这孩子眼下正在捂着脸发呆。就听见另外一旁已经安静很久的生田终于忍不住了,“不如就点了吧!”

 

“好吃是吧?”她皱着眉随口问了一句,然后非常顺手又合理的就从白石的手里,抢过了菜单,白石抬起头看了桥本一眼,正好桥本也正含着轻微笑意盯着她看,两位家长默默交换了眼神和心里的感叹:厉害了你的女儿。

 

绘梨花点了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本来来这家馆子吃饭听飞鸟介绍反而是比较明智的,但是她实在不想理对面那个呆呆傻傻的,是不是还在意犹未尽的人。而一左一右两位大人,就知道瞎磨叽。最不可思议的是,明明她的麻衣羊不是一位磨磨蹭蹭的人,才生活一个月左右,就这么让人带成一个脾性了。

 

泰国的酸辣小咸菜叫她点了个好几碟,缅甸的炸水果点了一大堆,越南的特色口味水果拌沙拉,肉酱汤,米粉汤面点了两碗,接着是咖喱鸡肉饭和牛肉饭各一份当做了主食。面还是饭,到时候自选。

菜上得很快,飞鸟回了神,望着桌面上这一盘盘奇奇怪怪的菜式。目瞪口呆地扬起一张脸望着桥本。

“我们以为你在思考事情,就没有打扰你噢飞鸟。不过你来推荐原本是最好的,毕竟我们都没有你了解。”桥本稳稳地开口笑言。斋藤心里却像是被人推下了一块重重的石头压在心间。面色是非常明显的一沉,接下去便是收回视线不言不语。

 

“不如飞鸟再点一点你爱吃的?”白石递过菜单。

 

“啊啦——”生田发出不满的声音,“叫她点菜都不专心,谁知道在想谁。”

 

你,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啊。飞鸟飞了一记眼刀过去,示意对面生田安静。

 

行啊,我安静可以啊,那你就乖乖吃完我点的东西。绘梨花撇了撇嘴角。

 

这眼前突如其来的眉来眼去,刀光剑影是怎么一回事。老桥同志抖开了餐巾,然后摸着水杯顺起来喝了一口茶。

 

小咸菜咸香爽口,酸辣适中,放进嘴里好一阵清香,酸中一点点甜味,叫人吃了好不开心。生田吃了一口立刻就雀跃了起来,忙又换另一种口味,不同的蔬菜浸泡出来的咸菜,往往带有不同的风味,因为食材本身的差异,发酵出的味道也是有所不同。她一口气夹了各式的咸菜吃了很多,白石在一旁看着不无担心,“不吃点其他的吗?”

 

“妈,这个腌菜味道,超级赞的。”

 

桥本和飞鸟面面相觑,她们两个人往常来这家餐厅吃饭,可从来,没有点过这小咸菜来吃。

 

小咸菜就算再怎么好吃也是小咸菜啊,这傻孩子。白石摇摇头,伸出手抹了抹她嘴边的一点酱汁。

 

主食是两碗汤粉,两碗咖喱饭。万万没想到,专门了来了餐厅,吃得竟然是小食店里也能吃到的东西,斋藤飞鸟感到一阵心塞。她低头默默地舀着自己的咖喱饭,就在一口少少的饭将放未放在嘴边之际,桥本擦了擦嘴突然出声,“飞鸟今天演出还好吗?”

 

声音像是只环绕在周围,不知是朝前问还是朝前左问还是朝右边问。她没想到的是,竟然三个人都能回答她。饭桌上不免一时沉默,桥本抬起头来,看着飞鸟,“啊?问你呢飞鸟。”

 

“就那样啊不是,每一次都那样。”

 

又是不冷不热的语气,桥本早有预料,的确,像是并没有去亲身做一件事而只是象征性的问问,的确是太没有意义了。然而有些问询,饶是无意义,她还是要做,这是她偶尔的无能为力之后仅剩下的唯一一点坚持了。但她也许不知道的是,这一次飞鸟的应答虽然还是如之前那样,可是心境却大大的不同。

 

有个非常吵的人去了,看了她全场的演出。甚至没想到,连白石也去了。那样的心情在斋藤的心中放不好,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最想要表演给她看的一如既往的没来,心里无波无澜早已习惯,却在这样的例常里撞见了两个甚至都谈不上熟悉的人,难得是她们肯专门的,心无旁骛地来给她鼓一下劲。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她低头搅了搅自己盘里的食物。真是奇怪的啊。

 

水果包裹了当地特殊的香料在面粉里,之后放在油锅里炸成金黄。香气四溢,绘梨花一直没停下嘴吃着自己点的那些食物,因此主食也给放置在了一边。粉把汤汁都吸干了,生田一看不妙,连忙往自己的嘴里又塞了一个,然后还把剩下的全夹进了飞鸟的盘子里。

 

“你干吗啊……”斋藤目瞪鸟呆着一张脸。

 

“吃,我吃不完了。”我叫你吃,你不吃是吧。

 

莫名其妙的,又变成了眼波交汇了,这两孩子。桥本迟疑了一下,望了望白石,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是又觉得不好说,欲言又止四个字生生写在她的眼睛里。白石没忍住,看着桥本那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漾开了笑容。不知道为什么,能让她吃下瘪内心竟然意外的愉快。

 

这一家子,怎么感觉自己成了外人有点看不懂了啊。桥本同志摸摸了自己的鼻子。

 

大概是饭点的毫无章法,可食物总是能够填饱一个人的胃,一家子全部吃得饱饱的。桥本拎着自己的公文包,随着左右手一边一个孩子站在路边等着白石开车过来。算着可以一同坐车回去,下了班就特意将自己的车停在了家里,然后坐电车过来。

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街边人来人往,马路川流不息。城市的晕黄夜色在渐凉的空气里看起来更为真实和清晰。

 

但真实让黄色的路灯失去了温暖的感觉。又是不是所有的清晰都是这样冷呢,她这样自顾地想到。

 

车缓缓的开过来,桥本盯着窗玻璃之内的开车的白石麻衣。

 

她很不一样,真的。分明相安无事的下一瞬间,她却忽然有某种感觉。

 

距离越长越清晰,麻衣她。隔得越远越真实。


评论 ( 11 )
热度 ( 44 )
 

© 很佛博主靳阿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