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声.

嘘。闭上眼睛,我就在你的四周。

Rippchen (8)


#四时之三便下起雪#


第七章:http://avsio.lofter.com/post/1db69b15_cad3e54



8

——很好,女儿们都很活泼。相处得都很好。

 

桥本笑僵在了原地。

 

白石紧随其后,把行李箱放好,一抬头也凝住了。那瞬间空气好像叫秋天的霜冻住了,绘梨花看着白石,飞鸟看着桥本。各自的四目相对,全只剩下了相顾无语。白石和飞鸟是最先反应过来的,白石略微皱起了眉头,飞鸟就不耐地在地上动弹了一下,紧接着把浴巾给生田重新裹上。两个小孩试图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

 

一旁袖手旁观着一个已经捂着嘴前俯后仰的桥本,白石横了她一眼,然后走过去把生田抱在了怀里,试图让凉气不要浸入女儿的肌肤。

而斋藤在之后慢腾腾地爬起来,消化完这俩大人根本不按套路走一声不响从国外提前回来的事实之后,脑海中忽然撞进了一个糟心的事实。

 

她家的厨房——千辛万苦的擦了一个礼拜,还是留着难以消减的印记。她们是有自己的进度条的,算着大人没那么快,便纷纷偷了懒,寻常的清理作业也给做的懒洋洋。只道是时间还早,怎么也能赶在桥本回来之前给扫得不着痕迹。谁也没承想,这两口子这么不按剧本走。

 

斋藤一步步地朝厨房的方向挪,生田本来裹着浴巾在白石怀里,眼看着斋藤的丝微移动,也僵了一僵。白石以为她冷,更大力拥着她往楼上走。

 

诶——要上去了吗,这就上去了吗!厨房的事情是不是要被发觉了?有着可怕洁癖的桥本桑要对飞鸟做什么事情啊!天啊,她是无辜的!桥本桑你要怪就怪我吧不关飞鸟的事情!是我炸的,请您责罚吧!

 

生田绘梨花,此刻的内心犹如一座火山的喷发。可是她看向斋藤飞鸟的目光非常沉静幽远,带着看透生死的苍凉。

 

“绘梨花——”白石在一旁扶着额头无奈道,“不如我们先把衣服穿好了再下来看飞鸟好吗。”

 

很想问一句你们都天天朝夕相对的看了快两个礼拜了,还看不够?日常的玩闹难道就是自己进门时看到的画面吗……这两个小孩是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大概果真是自己的多虑,以为是水火不容的局面,担心得假期都提前结束的回来,结果却是这样一样一幅让人短时间不知道到底该喜该愁的场面。

桥本背起了手,眼看着白石和生田的身影消失在了楼梯间,方迈着悠闲的步子,晃晃悠悠地靠近了飞鸟。而后者只是在其面前直挺挺地站着,带着一脸不情不愿的懊恼表情。仿佛早就知道桥本接下来会如何开口的笑话,因而早早的摆好了对应表情等候着。

 

果然,桥本从喉间滚出一丝难掩的朗意,开口问道,“干坏事啦?”

 

她话里一向奇奇怪怪的意思层三叠四。文化人就这点恶趣味。斋藤挠了挠脸,不甘愿地挪开一点站位,身后的厨房重灾区得以全景环绕式呈现在桥本面前——其实早已经好了很多了。

 

是没瞧见刚出锅,她的意思是,刚被炸那会儿。

 

桥本浮起有些痛心的表情,这些厨具,可是她当初一样一样从卖场里挑回来的啊,还有这墙……这柜门……成什么样子了。

 

“微波炉坏了一个。本来说,这两天去买一个新的回来的。”飞鸟站在一旁,难得的语气换成一副做错事才会有的温驯的样子,但桥本明白这不是她的所为。

 

只能说,麻衣的这个女儿,厉害了。看飞鸟不情不愿的反应,已经相处到愿意主动背锅的地步了?想来绘梨花不会做这些,善后工作也交给了这个小孩儿吧。谁叫她心软,糟糕为什么好想嘲笑她,虽然这样嘲笑自己的女儿真的听起来很过分,而且被发觉肯定又会被盐一脸。

 

然而——

 

“没伤到你们吧。”桥本飞快地打量了她一眼,还是忍不住嘴角轻轻翘起。

 

——真的是够了。

斋藤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避过她的问话,“那个人讲不想让白石桑知道,所以老爸你知道了就知道了,白石桑如果没察觉的话,我们就不要告诉她了。”

 

早该知道自己的任何企图都瞒不过桥本,然而她也逃不过嘲笑自己的时候隐忍得非常拙劣被自己一眼察觉。抖s父子的日常,还能说什么。

 

桥本单手扶着腰,闲闲的应着。转身去了门口想推行李箱,“记得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处理好。”言下之意便是这件事她不追究但是一定要在合乎她的标准之内,扫干净这个厨房。

 

倒是说完在心间泛起一丝不大不小的无奈感。

 

如果是飞鸟做了这件事,那么她饶是多少不忍心也定然会板下脸来说上几句,为着这样没有安全意识也好,还是这样不负责任的破坏行为都行。但是对象换成了生田,好像总是难以讲出口,也许顶多茶余饭后,撞见了,提醒一句。透着不咸不淡。

但这样……那么决定重建一个家庭的那一刻起,在心底对自己承诺好的对两个孩子一视同仁呢。

 

 

楼梯间咚咚咚得产生动静,拖鞋底与木板的激烈碰撞而发出的声音,在宁静的夜晚仿佛被放大了许多,桥本正费劲地拎着箱子上楼,一颗心被震得七上八下。

 

一上一下之间,生田如临大敌地冲下来弯腰在桥本面前,“那个桥本桑,你千万不要怪飞鸟……”

 

客厅站着一只还黑着张脸的飞鸟,下一秒就忍不住气笑了。为什么有这么笨的人。

 

“嗯嗯嗯。”桥本连连点头发出的声音打断了面前的女孩,举起食指比在嘴边,眼睛微微一眨,眼皮就临时被抓来当做打暗示的符号了。她轻轻一笑,转眼便将视线转向了二楼楼梯口的白石,似乎眼下老婆大人比较可怕,因为她已经双手叉起了腰,眼看就是一副小爆发的状态。

 

“我说你就也不能消停一会儿?”白石带着喉间发出表达无奈又类似生气的声音,“腰不好就不能好好让它放在那儿等我搬?”为什么这一家子没一个人让人省心?

 

听话那瞬间,桥本已经些微地错开身,与生田目光的交汇瞬间,她记下了这个孩子呆愣愣的表情。

 

白石走下来,从桥本手里接过行李箱,对着她狠狠地皱了一下眉,随即拉着桥本上楼。

 

“诶你看。”身后的人晃了晃白石的手,用着轻悄悄故作虚玄的语气,“她们相处得还不错诶。”

 

“借你一言,没有掀掉房子。”白石翻着白眼应道,推开房门拉进桥本之后,转身又扣上了。转眼桥本靠在门边,笑得没心没肺。掀房子这回事,其实现在看来,也就只是差一点的吧。

下次Flag是不是不好乱立了。

 

白石抄起双臂,在房里转了转,发觉桥本她,像是不知道舟车劳顿这回事情一样,精神头好得很的从进门开始就没停下好心情。奇奇怪怪的,总是在笑话别人。白石鼓起脸颊,走近她,伸出手,硬生生的把好心情人的上扬嘴角,拽成了下垂。

 

 

客厅明黄的灯光下,立着两个差不多高的女孩。一个垂着头陷入自己的阴影里,一个昂着头,小脸让灯光打得精精神神的。

 

便是斋藤和生田两个人了。不知道为什么穿起衣服再站在她面前,气氛反而变得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旖旎,生田扣了扣后脑勺,最终选择找了一句其实已经尘埃落定再无意义的话来讲,她一脸坚恳地说:“放心吧,不会让你一个人受惩罚……”

 

飞鸟那一刻巴掌一样的脸全隐在阴影里,勾起不知觉的笑也难以察觉,只是片刻她收起表情,漠然地抬起头看着她,“你不如少给我找点麻烦以后。现在她们都回来了,拿睡衣的这种事情,不要再找我。”

 

是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生田瞬间皱起鼻子,“我还没找你算账吧!”

 

“算什么账,我难道没有跟你拿?”

 

“拿到满屋子飞?!”

 

“可你不能否认我的意图,其实最终是给你拿睡衣的。”摊手。

 

意图你个鬼。她在空气中朝飞了她一脚。


评论 ( 2 )
热度 ( 36 )
 

© 文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