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佛博主靳阿声

嘘。闭上眼睛,我就在你的四周。

Rippchen (6)

 #这是昨天该放的

毕竟我桥c还是非常开心

其余 嗯。 #


第五章:http://avsio.lofter.com/post/1db69b15_ca33dd3


晨间不再有早饭了。斋藤飞鸟感到一阵没来由的悲伤。

 

她背着书包蹬蹬蹬地踩下楼梯木地板之后,眼瞧了家里开放式——就算是半开放而今也是被炸成了全开放的厨房。再来了一阵心紧。今天是迟了一点,也是给惯出来的,原来每天早晨桥本都会在合适的时间叫醒她,然后自己还可以赖个几分钟起床再吃个早饭晃晃悠悠去上学。

今天可好,一个梦直接把她支到了七点四十。算上洗漱整理的时间,不疯跑去学校,那就绝对是迟到的。

 

冰箱门黑了一团,昨儿被炸出来的。想到这儿无端的就很想叹气,她拉开了门,取出牛奶倒进玻璃杯里。冰牛奶几乎是贴着肉的凉,仰头之际,一条冰线就从喉咙滑进溢满了五脏六腑,她在这种冷冰冰的感受里,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却想起楼上那个房门还紧闭着的家伙。

 

都这么迟了,她一定是早就走了的吧。

 

真的是,搞得那么热切,结果也没说来叫叫自己,啧。亏得昨天还担心了她那么一小下。

玻璃杯被重重放下,斋藤伸出舌头饶了一圈自己的上嘴唇,擦了擦,便头也不回的出门。

 

日后住久一点。斋藤也许就能明白了一个问题。生田大小姐早晨的房门紧闭着,那就说明她真的只是还没起床。天知道设想绘梨花能够自动自觉起床是件多么厚道又善良的事。

就早晨上学这件事,其实她们没什么区别,都是要家里大人万事俱备好地叫起来,好吃好喝的伺候完,何况生田跟斋藤还不一样,或者说是白石跟桥本不一样——是会亲力亲为的接送的。

 

于是乎,眼下,就这么一个状况,当一向没有时间概念的生田大小姐从棉被里悠悠转醒的时候,时间已经飙到了九点一刻。

下一秒高音尖叫声响彻了整栋桥本家。

 

 

非常意外,两个人在课间传起了邮件。生田就早晨不叫醒自己,害得自己在办公室被老师念叨了一个课间的事情对斋藤进行了严正的谴责。

 

我们有那么熟吗请问。斋藤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咬牙切齿的戳着屏幕。况且自己睡过头还好意思怪我,炸厨房的事情我说你了吗?

 

我这不是想跟你做饭吗?!

 

没有下厨的经历就不要轻易去尝试自己不擅长的事务,这不是常识吗,我真是谢谢你了。

 

!!!!!!!!

 

生田在走廊里掐着手机半空中狠狠地摇晃,仿佛手机在这一刻化身成了斋藤的脖子。

牙白哟,身边的朋友看着她的样子——绘梨花崩坏的样子,真是诡异又好笑啊……

 

“知道了!”她片刻冷静下来,敲着手机屏,“会给你扫干净的!”

 

那接下来的一整个上学期间的课间时间,生田都在用手机上网查找清理厨房的方法。果真是不像自己想象的那般简单,还得去超市里买好多的清洁剂。

天知道她功课有多少,晚上还要练钢琴和气息。天色已经转暗了一些,秋天的时节,昼夜不再平分已经朝夜晚那边倾斜去。

 

暮色四合的天色里,花花好想麻衣様。

 

 

因着白天盘算的这个事情,到了天边薄薄的太阳落山,绘梨花都还没有回来。飞鸟是知道隔壁的那所女校的,离自己的学校不算近,可是也称不上远,饶是这样,尽管桥本出门之前跟她有过暗示,希望两个人可以结伴回家。但这个念头自己也从来没有放在心里过。开什么玩笑,又不是小孩子了。难不成还希望她们手拉手唱儿歌上学放学吗。

 

真是大人们奇怪的恶趣。

 

谁管她去哪儿了。斋藤在家里,从柜子里拿出清洁剂,带上了手套,准备开始她今天的打扫“作业”,看多少遍都想在心里称赞她一句,真有本事,能把残迹炸成这样完全不规则呈散射性分布的状态,可真值得让人赞叹。

 

机械式劳动最容易让人忘记时间,等斋藤从柜子门前抬起头,终于忍不住望了望落地窗外的天色时,路灯像烛火一样,仿佛在秋风中已经飘摇了好一阵。

 

天都黑尽了?

 

她凝起自己的一双眉,用水洗了洗给自己搓得不干不净的柜门。然后直起身摘下手套,因为没有吃晚饭的原因,起身太猛引起了一阵双眼抹黑,她用手扣住水槽台,然后另一只手腾出来,在晕晕的状态里还是忍不住先看了时间,都七点多了……

这个人跑哪儿去了,就算是留堂,就算是同学散学去玩儿也断不至于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吧?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斋藤挠了挠了自己的头发,颇有些上火的想到。要是生田住进来的第二天的就出了什么事,别说白石了,恐怕就是自家老爸也会先拆了她。

 

手机在自己的手里翻过来翻过去,转出了一条清晰明白的纠结线条。担心,不想承认担心,安慰自己这种担心很寻常,觉得这种安慰很可笑。

 

要是这种纠结的心情,正坐在拉面店大快朵颐地吃着乌冬面的生田能感受一点点就好了。那么她一定会搓搓手,然后招呼斋藤过来坐下——大家一起吃面啊。

 

因着面条的美味,生田完全忘记了白天的不愉快,以及从超市出来就迷路在了这一片,算起来她今天第一次接触的街区。手机被放在了一边,本想联系斋藤询问一下方位的时候,美食正端上来,在美食与飞鸟之间,生田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地,选择了前者。

 

于是也就顺理成章的变成了眼下这幅让斋藤纠结的模样。

 

多等等,她自己就回来了吧。又不是小孩子了。飞鸟不自觉的染上丝微的焦虑神色,望了望窗外,然后又收回了视线。默默地从书包里翻出放学路上买来啃剩下的面包,坐在了客厅地板上写起功课。

 

邮件声与line声齐飞,震动与铃声打破了一个空间的寂静,吓得已经安静良久的飞鸟一个激灵,习惯性地先点开了通讯app,一打开就是桥本的头像上冒着小红标,点开一看,什么文字都没有,一个看起来非蠢的兔子,咬着胡萝卜鼓着腮帮不停地咀嚼。

 

有毒啊啧。

 

她飞快地回了桥本一个问号,然后又点开了邮件——非常好,失踪人口重回视线。迷路了。

 

——跟绘梨花相处的还好吗?

 

——谢谢你父亲大人,相处的别提多好了。

 

好到从昨天到今天此时此刻没有一刻是消停了的。她切回邮件模式叫生田停在原地不要走动。然后穿上外套准备出门。

 

——那就好,我跟麻衣这边也相处的很好哟。

 

——。

 

并没有人想听。

 

因为人少而显得寂静又空旷的街道,有通街的凉风扫过来,卷起了飞鸟及膝的校服裙边,她裹紧了身上的外套,远远地就看见一个店铺里探出生田半边身体,挥着一只手上下摇晃。

明明就隔壁街啊,这也能迷了。斋藤不情不愿地走进店门,小门店昏黄温暖的环境,不得不承认,真的很想让人坐下来喘息一口气。

 

生田的面前重着两个碗,正撑着红彤彤的小脸笑得人畜无害地看着飞鸟。

 

“为什么我们不走?”斋藤皱着眉盯着眼前人不可思议道。

 

“我帮你叫了一碗面。”

 

……

 

“我猜阿苏卡酱没吃饭。”

 

“你为什么放学了不回来?”

 

Line的声音恰如其时的响起,正正好卡在了沉默的空档,生田眨了眨闪着光亮的眼睛望着她,飞鸟叹了一口气把手机掏出来,果然还是桥本的没完没了。

 

——两个人吃完面早点回家,注意安全噢。

 

飞鸟把手机举在绘梨花面前,“请问我爸怎么知道?”

 

生田双手托着腮,用着目光微微扫了一遍整个屏幕的讯息,转眼就弯了嘴角。

这是什么情况,她吃面吃醉了么。斋藤心里腾起不好预感。生田闲闲应道,“跟我老妈讲了,我妈再跟桥本桑讲的咯。”

 

这样子斋藤才收起手机放在了桌子上,正好一碗面的呈上来。她摸了摸肚子,放弃了抵抗,在热腾腾的食物面前,所有的冷速食都是渣。

 

难得是没有互相纠结着在吃东西的时候,出于对食物的一致尊重。最后面都吃完了,结了账一同回家也没讲为什么这么迟回去。只是手里提着的奇奇怪怪的清洁剂让人无法忽视。明明家里还有那么多的。斋藤双手抄在了上衣口袋里,埋着头尽管走在了前面。

 

生田抓着双肩背包带在其后,望着巷子上方一条细细长长的天空。隐约的繁星闪烁其中,遥遥远远。

其实,她也大可以选择告诉自己怎么走的吧。

 

 

-

第二日。

 

其实相处的并不好。


评论 ( 4 )
热度 ( 42 )
 

© 很佛博主靳阿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