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佛博主靳阿声

嘘。闭上眼睛,我就在你的四周。

Rippchen(4)

#炖排骨

……#


第三章:http://avsio.lofter.com/post/1db69b15_c9bd49c


第二天桥本跟白石两个人便双双进入了搬家状态。两个人难得的假期第一天,飞机是订在了晚上,白天就免不了在房子里被一堆衣物杂物缠住。

白石的衣服多,她不是那么计划强的人,因此明知道要搬去桥本身边,仍是未到当下的这一刻便懒得动的,两柜子的衣服,惊得桥本在拉开衣柜的一瞬间,眼睛都圆了。

 

她们两个原本打算是来帮生田收拾换洗衣服的。岂料在车里开了一截路出去,转了三个弯过了两个红绿灯之后,桥本就皱着眉浮起古怪的笑容,“为什么我们不把你的东西一起收拾了?”

 

眼下两个人站在白石和生田一直住的公寓里面,桥本脱下了外套,左右围着房间转了一圈,仅仅这样环视下来,心里便有了如何收拾的计较。白石还兀自陷入在了让爱人看见自己这么衣服受到惊吓而产生的羞耻心情里面。

 

“麻衣啊。”桥本叫了一声白石,想同她讲一讲收拾的事情,结果叫了一声并未有反应,她有些奇怪地转过身,见着自己的夫人正悻悻地叉腰撑在衣柜旁边,显然是沉浸在自己的心思里。

有很多的情绪,习惯,心情,甚至性格,恐怕都是她们要学着,像一对从没谈过恋爱的年轻人那样,小心翼翼的去试探,去了解,去接纳,去包容。

 

桥本奈奈未兀自笑了一声,走进白石的卧房内,拍了拍她的后背,凑近她笑言,“叫你呢,想什么啊?”

 

“啊、啊?”白石回过神,看着桥本近在眼前的脸,忽然为着这突然而至的近距离和之前的走神,而感到不好意思。“抱歉。”她看着桥本笑了笑,“我在想,分明是帮花花收拾东西的,结果我的衣服这么多,真是伤脑筋。”

 

桥本含着笑,握着她的手把那衣柜索性全打开了,这么满满当当的两衣柜。这个老婆可真的是会打扮。“能怎么办?”桥本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道,“还不是得全给你装上打包带走。不然,到了我身边,再让你抱怨一句,时尚杂志主编,连衣服都没得穿了。简直不亏大了麻衣。”

 

就知道她在开玩笑了。俏皮话跟人一样,不温不火,清清润润的像三四月的风。

 

白石勾起额边发别在耳后,对着桥本也是无奈的笑了,“我去收拾绘梨花的东西吧。你帮我收拾一下这些衣服?”

 

“就是简单的取下来折好,放进行李箱就好了是吗?”桥本点点头,“没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没有,衣服就折好放进箱子就好。”

 

听罢桥本便动起了手,只是还没有折好一件,白石颇有些犹疑的声音在一次在门边响起,“啊喏,不用收拾完……”

 

桥本从衣柜里将头伸出来,扶了扶了下滑的眼镜,镜片后一双眼睛明明白白地看着眼前的人。她是明白她的言下之意的,大家都是成年人,竟然是意外的理解。

 

旋即弯起嘴角,“麻衣就是让我收拾完,我的衣柜恐怕也没有那么多地方放的哦。”

 

如此,白石便也笑笑不再多言。

 

 

桥本的规划与收拾相当的利落,短短两个小时,整一间公寓,已经让她该收拾的全收拾好。等到白石从女儿的房间里出来,发觉自己的房子在什么都没有大的改动的基础上,门边多了三个箱子。

 

她抬起头,眼里闪着精光的盯着落地窗前的桥本看,后者只是扶了扶眼镜,对着她耷拉着嘴角,耸了耸肩。

 

想起来回到桥本家里的还有一役,就在几个小时前白石还在拿着头痛,此刻坐在副驾行在返程的路上,她却全然不再担心这个问题。

——反正正在开车的这个人肯定能打理的井井有条的,请问自己是不是快刀斩乱麻的捡到了宝贝。糟糕真的好想捂脸笑。

 

好不容易等到傍晚,两个人终于在桥本家里,把该收拾的一切都收拾好。桥本的老腰早就快折了,倒在沙发上,默默不作声。这状态,晚上还要赶飞机,白石有些心疼,走过去坐在她的身边,扶着她的腰轻轻地揉,一边揉一边关切道,“不要紧吧奈奈未,那么多活全是你在做。”

 

白石嘴里的活,包括了整理三个箱子的白石的衣服和装饰放在自己的房间里,顺便把她们旅行要用的一切物品准备妥当。以及布置打扫客房出来,再把生田的一箱东西放进去。之后不遗余力地监督工人把钢琴放在了房间里。最后全部都整理完之后,又扫了一遍地,外带拖了两遍。

 

便是了解她洁癖的习惯了,真的亲眼看见,又是不免在内心受到冲击。而这期间,白石几次三番的说插手,全部桥本以不熟悉房子构造为由,挡了回去。

那当下,算是她偃旗息鼓什么脾气都没有了,只能在心里念到,以后千万一定要注意清洁卫生,以此来回报面前这个人了。

 

她的手在她腰间以柔软的力道轻轻的安抚着。桥本摘下眼镜,微微眯着一双漂亮眼睛定定地打量着白石麻衣。

 

这人的目光一直从容如水,白石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发觉了。然,这只是表象,看久看深一点便知,那墨黑的眸子里,仿佛是不见阳光的泉眼口,会潺潺地流出情意。

 

白石叫这平静的目光盯得有些不好意思,起身欲离开,不料桥本扣住她的手,缠在自己腰间,低低叫了一声,“麻衣…”

 

这是什么,她耍无赖的方式?白石举手投降,认命的揽过她的腰,为了身体省力,干脆整个人都趴在了桥本身上。反正身下这个人是不怕腰断的。她们的身上有各自的固定香水味因为长期的喷而在身体上留下的已经微微渗透到皮肤里的味道,各自不同,白石的又稍微异香强过桥本。

 

两种淡淡的香味,交缠在一起,漂浮在她们四周,无端的让人有些沉溺。白石在心底暗暗的纠结,如果自己现在吻她一口,会给她带来一种很轻浮的感觉吗。但是她们的关系从社会层面讲明明已经是更亲密了的吧。

她们迄今没有更近的接触过,而唯一有的,只是一些初初相遇就产生的好感和心动,但这构不成绝对。最终起决定作用在是否在一起这个问题上的,是在认知层面上,对自己与对方的结合在权衡考虑之后,得出的最优结果。

 

念及此,白石凑过去,轻轻的啄了一口桥本的脸颊,然后从她身上爬起来,“歇着吧,我去接两个孩子回来。”

 

“飞机是七点的。不要迟了。”桥本阖上眼睛陷进了沙发里。

 

 

眼看着难得的周末时光被社团的朋友们开怀的占据着,斋藤也得以从目前在她眼里完全就是苦大仇深的家庭环境中暂时的解脱出来——好好享受一下高中生该有的飞扬与躁动。

 

最后的重重一击,击鼓棍疯狂朝下撞击着铜钹,飞鸟松开手,让棍子随着力道狠狠地反弹在空中最后摔在了地毯上。哈,解气。

 

“去吃点东西吧,好饿。”周围的伙伴已经开始收拾起器材谈论晚餐回家前的活动。要是能一直待在排练室就好了,然而不可以。大家都走了,也就意味着自己也要跟着离开,尤其她今天既不能跟朋友一起去玩,还只能乖乖地回家。

究其原因,都是因为自己的那个好“老爸”。

 

“飞鸟酱去吗?”大家挎上包转头望向收拾器具的斋藤。

 

“不去了。”斋藤疲惫道,“大家先走吧,我来锁门还钥匙。”说话声音有气无力,一股子老神在在的气息弥漫着,朋友是知晓她情况的,扯了扯袖子,暗自好笑的转身离去了。

 

手机上有新邮件的提示,她根本不想去点开。拖着躯体把排练室整理完便一个人默默的下了楼。等到出了大门口,才发觉那个叫白石的女人的车已经停在路边等了好久的样子。后座车窗打开,是生田一脸期待的神情,听桥本说这个女孩是学声乐的,于是她一张口,斋藤就总觉得她要唱歌。但是谢谢,人家并没有,生田笑着对她招呼,“飞鸟酱,等你半天啦。”

 

请问这又是哪一出。白石不是跟桥本两个人傍晚的时候要走?怎么不在家里收拾反而在这里。

 

“上车哦飞鸟。”白石淡淡的声音从主驾飘过来,是幻觉吗,竟然给她莫名其妙的胁迫感。暗自一思忖,最终还是拉开了车门,坐在了生田为她腾开的后座上。

 

“送完你们回家。我跟奈奈未就去空港了,你们要去送我们吗?”

 

“不。”

 

“要!”

 

白石纠结着表情看了一眼后视镜,真是问题儿童一南一北的撞在了一堆。

 

绘梨花望着飞鸟奇道,“她们出远门诶。”

 

“反正还要回来,送出家门说声一路平安不就好了吗。”天知道从机场回来要坐多久的公共交通。

 

“那好,”白石点了点头,“飞鸟不去的话,花花也不去了吧。距离远,就不要一个人跑了。都在家里好好待着。”

 

啧。生田睁大了眼睛看了看身旁的蜷成一团闭目养神的飞鸟,最后还是带着惊叹的神情收回了目光。心里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好像活了十六年,第一次撞见了她到目前为止,无法很好理解的人。

 

短暂的交谈之后车厢内只是沉默。虽然很不想这样没根没据的乱下结论,但至少在斋藤上车之前,车内的气氛并不是这样沉闷了。一个飞鸟,生生把自己的气压也压低了。生田百无聊赖地望着车窗外想到。

 

好不容易等到白石把车泊好从车里出来,飞鸟站在门口边早就等不及转身进了门,生田步在其后,带着一点犹豫的神色牵着白石的手,放缓了步调,“妈,你觉得桥本桑是个正常的人吗。”

 

“嗯,为什么这么问?”白石奇道。

 

“总觉得,她女儿,是个很怪的人。”

 

“飞鸟,”白石顿了顿,意外的是心里对着那个身影已经绝于门后的孩子有清晰的理解感觉,“嘛。”她最终笑了笑,“花花要学会跟飞鸟友好相处哟。”

 

什么啊。这暧昧不清似笑非笑的笑容是怎么回事。生田撅起嘴,小小的纠结,片刻恢复了大义凛然的神情。

 

屋内桥本正拿着一个信封放在桌子上。二楼模模糊糊的飘来斋藤连连称是的声音。

 

“我留了一些钱。”桥本望着白石轻轻笑了笑,顺带也冲着生田微笑点了点头,“你跟飞鸟一人一份。学会自己照顾好自己。”

 

白石心下有那么一瞬间的沉重,她并非没考虑到生活费的问题,只是给生田一个人打在了账户里。这样的想法,她原本以为,是最为妥当的。断没想到,桥本的做法不同于她。这样的错愕神色很快被她变换表情轻轻的掩去。最终两个人手牵手着出了家门上了车。留下飞鸟和绘梨花肩并肩对着两个人离去的身影,机械地挥手。

 

 

“总觉得,很不放心。”白石望了望后挡风玻璃,个头差不多高的两个小孩还站在门口。

 

桥本却早已忍不住弯起了嘴角,清闲地望着前方,“不要担心,又不会把房子掀了。”


评论 ( 9 )
热度 ( 38 )
 

© 很佛博主靳阿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