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声.

嘘。闭上眼睛,我就在你的四周。

Rippchen(2)

#这么二的名字

简直

请大家看下文


就明白我们有多正经在写这个坑了#

第一章:http://avsio.lofter.com/post/1db69b15_c986cf7


“我叫你爸爸了。”斋藤抬着古怪的上下眉,错愕地盯着在沙发上正襟危坐的桥本。

 

后者正因为结束完上一段长长的口头通知,而等待着自家女儿的反应。事实证明反应比预计中的,还要平和很多。桥本的心里禁不住还松了一口气,孩子果然是越大越懂事的。

 

然斋藤飞鸟断不能接受面前的长辈,以这样一种暗自松了口气的状态,面对她。

——是她陡然拔高的声音不够下意识拒绝吗,不够表达说不的心情吗。现在是怎么回事,面前这个,一手把她养大的,可以说两个人是互相看着,陪着,一同长大变老的,女人。竟然在一分钟前告诉她,要跟一个才认识两个礼拜的,另一个女人,结婚了。

噢当然,日本还不够同性结婚,撑死了只能在小区域范围内领一张伴侣证。

 

然则仅仅是这个可怕的意图,已经像一颗炸弹一样,投入在飞鸟的心中,瞬时爆炸,炸裂声与残碎物齐飞,她的眼前一片抹黑。

 

“开玩笑的吧,你交女朋友我没意见,好好的结什么婚?!”一个小小的女孩身影,伫立在客厅的地板上,她手中的敲鼓棍叫自己攥的紧紧的。桥本看着这孩子的反应,终于还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那种缘分来了的感觉,若真是要形容,她觉得一个35岁的成年人,用上那些词句,会显得非常的造作和不实际。尤其现下还要对一个小孩子去形容,便更是无言以对。可白石给她感觉,那样一种,以如此好的姿态,如此好的时间点,介入到生命之中的感觉,实在是美好到她太想要以最郑重方式迎下来。

 

这关乎爱情带来的心动与成年人对待爱情该有的责任。并非是那个孩子嘴里一句,交个女朋友就好的问题。

 

“飞鸟。”她站起了身,两个人面对面站在颇为宽敞的客厅之间,桥本用上不常对着女儿的严肃口吻,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是真的很喜欢白石小姐。因此决定和她组成一个新的家庭。你是我的孩子,从前是,有了新的成员加入,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不会有任何的改变。斋藤站在原地楞了片刻,忽然笑了笑。从前小,看着她身边兜兜转转换那么多的女人,只道是什么都不明白的揣着孩童般的好奇心。而今大,以为两个人未曾变过的,就算身边像转走马灯似的,换再多人都好,陪在彼此身边的,永远是“爸爸”和女儿。

竟未曾料到,有这样的一天,她一直以来,嘴里不说,心里却万般依赖的人,会这样的投入,去喜欢,去牵挂另一个人。

她会走的,对吗。她这样,会变成其他人的吧。一个孩子悲凉的笑意浮起在脸上,带着这个年纪分明不该学会的那样一种情绪。

 

桥本伸出手,想走上前抱抱她。下一秒,斋藤倔强地转过身,走路带着风的回了自己的房间,一阵不大不小的人造风裹在桥本脸上,连带着门边与门框的剧烈碰撞引起墙壁和地板的震动。

 

砰得一声简直在耳朵里如同爆炸了一样。

 

 

编辑室一片热火朝天,下午三点,整个工作间为着第二天要发刊的当期杂志做着反复的确认与修正。白石早就从办公室走了出来,奔走在各个工作组的负责人之间,反复的询问的质量和进度。

她是新调来这家杂志社的,不过短短半年,就让手里负责的《Girls Talk》杂志,销量直线上增。

 

能力和手段,态度和精神,都被认可到让人无话可讲。工作间唯一剩下值得八卦的,就剩下他们的这位总编的家庭和感情了。

 

——听闻是一个喜欢女人的家伙。

——已经三十加多了。看起来像二十多岁的少女……对,不是妖怪。

——意外的还带着一个女儿。

——女儿啊,女儿在读高中。非常宠。

——长得不像。领养的。不是跟男人生的。

——要结婚了。

 

对!要结婚了!这是办公室最近扒到消息,连带着结婚对象也被扒了个七七八八,一转眼桥本奈奈未那张在政府部门相关官方网站上挂着的公式照,也被人截下来,以一种网状的方向,在这个编辑室人员的电脑和手机屏幕上流传展示。

 

白石抖了抖眼皮,对着服装部的负责人——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此刻正偷偷看手机的男人,指着样刊上的流行服装部分,“我讲过这里的这种款式过时了吧。”她剜了他一眼,随即把手机轻而易举的从他的手里摘下来,屏幕暗了一点,显然是解开锁又进入了待机状态,白石点亮屏幕,看了一眼证件照都那么标致的桥本,抿下嘴角,举起手机高过头顶面无表情的对着一整个办公室的人道,“对,如各位所见,这位就是我的对象。还有什么问题吗?”

 

有。你这么着急的赶着确认完刊物,然后请了那么长的十几天假,真的是为了去旅行结婚吗。

 

然而整个办公室鸦雀无声,这种惯常的揣测和八卦,当然不是为着白石的一向坦荡就能停止的。因为这种消息流通带来的异样甚至变态的快感,只在暗里和背地的条件里起作用。

反之的是见光反而让人觉得索然无味。

 

白石把手机甩回给下属,目光中沾染着些微凌厉,“没问题各位可以专心工作了吧。”

 

要求一个杂志社不八卦,看来老天的份上,她从来没像自己的那个结婚对象那样——生硬甚至死板的恪守着一些道理和原则。世上有好便有坏,有黑就有白,她早已学会站在中间,左右兼顾两者理解。

 

今天自己这样小小的“煞风景”也只是因为这群人不按自己的心意做事实在太超过了。都揣测的那么正确了,没错她就是忙着上交最后的确认版,然后这一期发行之后,就能好好放假跟桥本去旅行。顺便今天必须准时下班去学校接花花,晚上还要跟桥本母女吃饭。顺便让两个孩子正式的认识,因为按照接下来的发展来讲,她跟桥本出去的这些日子,两个孩子就该理所应当的,住在一起了。

 

一想到这里,绘梨花那张总是在自己眼前笑的天真烂漫的脸仿佛就在眼前。又听桥本不无头痛的对自己讲飞鸟那个孩子的抗拒。心里,怎么讲,果然是会隐隐,担忧。

 

 

今天Erika放学迟了,发了邮件说自己值日打扫清洁,叫白石可以不用那么早在学校门口等着。可惜收到信息的时候,她的车已经在学校门口停好。这是一所女校,正赶上放学,校门口簇拥着一群一群的女孩子。

等校门口的最大的那波人群散去,方看见生田在其他两位的同学的中间,有说有笑的从门口出来。她是神经有些大条了,长辈的车就停在眼前都视而不见,白石眼睁睁的就看着女儿,手舞足蹈的连说带比划的从自己的车门前经过了。

 

轻微的喇叭声好像都带着无可奈何的语气。生田回过神,傻乐着跟同学挥手告别,然后蹦蹦跳跳的拉开了后座车门。

 

“妈!”她笑嘻嘻地拽着白石的胳膊摇了摇。

 

没大没小。白石挂着全然没办法的微笑,然后发动了车。照例是母女间日常的对话,诸如成年人的工作,和未成年人的学习生活,都于车窗外光影的变化中,娓娓道来。

夜幕降临了,华灯初上,又正赶上晚高峰,两个人被塞在了车流之间动弹不得。

 

生田望了望车窗外的通街的黄色路灯,“这样我们会迟到吧。”

 

白石没应声,只是点了点头。便是小孩子的声音带着动听的调皮语气,“啊,真不知道那位飞鸟桑,长什么样子呢。”

 

“跟花花,不太相像。”白石给出答案,忽而又陷入了一阵隐隐不安的沉默,再开口时,便带着一些迟疑,“花花,妈妈跟桥本小姐出远门,你一个人我不放心,不如接下去的日子就跟飞鸟待在一起。我想……”

 

难得白石有这样迟疑的时候,生田鼓起脸颊,已经知道她想讲什么了,还是很想看自家长辈纠结的模样。

 

“但是,你不愿意,也不会勉强你。”白石呼出一口气。

 

生田歪了歪头。为何一个长辈总是在自己面前这样的懦,“妈妈难道不想结婚后跟桥本桑住在一起?”

 

“嘛,自然要住在一起的……”白石尴尬的笑着,脖子僵僵地点了一下头。

 

“那就住在一起嘛。老妈开心就好咯。”

 

那正是,遇上红灯的停顿,白石转过头对着女儿,扬扬一笑。



#对不起还是忍不住笑了十分钟hhhhhhhhh#


评论 ( 6 )
热度 ( 39 )
 

© 文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