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声.

嘘。闭上眼睛,我就在你的四周。

狼人游戏(20)

#讲真 自己写着都在嚎好虐

明明设定的是逗逼关西财阀啊 逗逼在哪儿……

补一句:av,想看abo啊#


第十九章:http://avsio.lofter.com/post/1db69b15_c585979


西野七濑去了公司上班。

 

如果我们回到剧情的一开始,只是她爸爸想要让自己的孩子不要一天天的待在家中无所事事,那么显然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那么我们也可以说,这个简单到发笑的故事也可以结束了。然而就状似停不下手的写手脑际的黑洞一样,发展显然从一开始就根本不止于此。

 

她找了父亲,大约是出于愧疚,而且自己上赶着来了解这些东西,说实话也并非是什么坏事。倒是不承想西野一开口,根本不是西野先生所设想那般的闲差,点名道姓的,就奔着跟缅甸的这个合作案的项目专员。

 

这样子的强势,而今是面前的自家女儿面对自己时越来越的状态了。坐在办公椅上的中年男人,忍不住皱着一丝眉头,“娜娜啊,那个项目很复杂,而且马上要评估了。你要是过去,会有很多的,你根本就不想看的数字和文件的。”

 

西野晨间站在顶层办公室,对着自己的父亲轻轻抬了抬眉毛,“爸爸,总不是让,娜娜不明不白的嫁人吧…”真是好一个闺女,从前不觉得她拿捏人心情的感觉这么的敏锐。先生叹了一口气,一边的哥哥也迟疑着帮了帮妹妹的腔。深知自己的妹妹好像已经再难回到从前那般无忧无虑的状态,即便是他们之间的手足之情也受到了成人世界里的无可避免的冲击。他还是下意识的想帮她,就像从小到大,顶着父母的压力,力所能及的护着。

 

最终是没有多想的,整个西野家的男丁,都被一个西野家的小女儿的,消无声息的改变,搞得心情格外沉重。

 

项目组正在等待早晨的会议,主要的负责人却也正是集团的社长西野家的少爷。当他把七濑引入办公室的时候,所有人不免傻了眼。其中有高层参加过西野家的酒会,自然认得这是西野小姐。然而就正是她才叫人傻眼。这素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西野大小姐,为何今天会穿着颇有些正式的上班制服站在这里。这是要踏出社会上班的节奏?奇闻啊。

 

社长拍了拍手,“大家,开会之前,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妹妹,西野七濑,跟缅甸的这个项目从今天开始她会参与进来。”

 

西野暗自稳住了自己的神,紧了紧交握的双手,旋即上前一步,鞠了一个躬,“大家好,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眼看着整个会议室陷入了一丝莫名其妙的沉默。“过去那边坐。”哥哥解开了西装外套扣子脱下来搭在了椅背上,对着西野轻轻道,随即点开了身后的投影仪,“开会。”

 

尽是些数据曲线,数字像被人砸过头之后眼前出现的星星。西野听着虚汗都出了薄薄一层。她想起早前斋藤飞鸟对她分析过的话:说这个项目,不出她的意外,应该正处于交由第三层评估机构估算得失盈利的阶段。这份评估的结果将决定着这个合作案是否能得到董事会的批准。

她凝了凝神,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听周围人的发言。讲得全是这一段时间以来,项目组收取到缅甸那边传来的数据,做出来的自行评估结果。尽量客观的情况下,得出的结果是完全能够盈利的,如果不出太大的意外,那么第三方的评估结果应该跟他们手上自己做出的这一份的结果,差别不大。也就是说,完全能够过审。

 

主座的年轻男子,不免轻轻松了一口气。

 

“过两天就该把这些资料上交给那边事务所了。”他不免一时松快,用上意气风发的口吻,“等结果下来,大家也终于可以结束这一段时间的辛苦了。”

 

原来有这么多人,为了把自己卖出去,而努力了,这么久的吗。最后排的西野听了,勾起微不可闻的笑意。替人打工,做一份本职工作。自然知道不了那么多老板的家事,而那一细微的表情,却被哥哥留意到了。表情下意识的凝固,招手宣布了散会。很快会议室只剩下西野家的两兄妹。哥哥试图讨好妹妹殷勤地笑道,“怎么样,听上去,有困难吗?”

 

西野七濑轻轻摇头,片刻应道,“听不懂。”

 

“啊——”一瞬间的尴尬,“这样啊。嘛,娜娜毕竟也不是这方面的专业嘛,刚刚来听不懂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多呆一阵……”

 

“所以。”像是完全没听见哥哥在讲什么,西野兀自续了自己大停顿之后,没讲完的话,“这些资料可以给我一份,让我自己仔细的研读吗?”她抬起头,看着哥哥,默不作声了。

 

“娜娜……这个资料很重要,我想爸爸不会同……”

 

“不让爸爸知道不就好了吗?”西野歪了歪头,对着主座的男子眨了眨眼,“就像我们小时候偷偷看电视吃糖果那样,呐哥哥?”

 

西野少爷凝在了座椅上。实在有些不知进退,那天晚上妹妹的泪水着实滴在了他的手背上,更打湿了他心,而这一出生意,既是他出任社长以来的第一次大的案子,但要想成功合作的前提,又不得不牵扯到自己的妹妹。便是成功了,也是又痛快又不安。果然生意场的第一课,便是世间安得两全法。

 

西野七濑的目光灼灼地看着他,那便是这个问题,一定要有个回答才好。从前她没有这样咄咄逼人的气势的,到底是自己没把她护好吧。哥哥垂下眼睑,“好吧哥哥给你一份,只能自己看。知道吗?”

 

西野七濑冲他嫣然一笑,旋即转过头看着落地窗外,高低远近的建筑。晨间有阳光在楼与楼之间的上层空间中反复折射,一片的辉煌灿烂。真刺眼啊,她想。

 

 

那西野家的少爷,断然不会想到,晨间才从自己手上拷贝出的一份完全一模一样的项目计划书,晚间已经到了人家缅甸代表方的代表斋藤飞鸟的手上。料想什么自己的妹妹断不至于坑自己吧,谁知道妹妹已经被一只早已跟哥哥互相坑害成有经有验的小鸟拽在了身边。

 

西野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飞鸟,“喂,看了这么久,到底看出个什么东西?”说着便一手夺回了那厚厚的一沓资料。斋藤因为视线的愕然一空,下意识的起怒。只下一秒意识到是西野的所为,气焰又无声无息的消了回去,只是抬头望着面前人,冷冷静静道,“你们家,真的为了这个合作案,投入了好多。”

 

这个好多里面。包含着的各种各样意义,西野听得明白。睥睨着斋藤,“斋藤小姐听起来相当自豪。”

 

如今她唇枪舌剑的讥讽嘲笑是越来越顺口了,斋藤按下不语,只是面上微微一笑,“不自豪。又不是与我的合作。只能说,作为目前作为旁观者,觉得太可笑。首先我家里那边提供的资料,百分之七十都是虚假的。如果这份项目书过审,那么西野集团一定会被昂坤拖入了一个无底洞。”

 

她皱起眉,似是有点惋惜,“你们西野集团,在铁道的建设方面,这么好的技术,这么丰厚的资金。明明应该得到更诚意的对待的。”

 

西野把好几沓文件稳稳地抱在胸前,冷漠地看着她。就是这样的,对着那种掌控与操纵谜一样的向往与虔诚的表情,而今在她眼里,更觉得都是疯子一般不可理解的。她皱着眉,本能地退了一步。恰斋藤站起身上前,一退一进,正正好的错开。

斋藤飞鸟凝滞须臾,笑着点了点头,“这三份文件里面,”她忽然重重的喘了一口气,脸色变得有些惨白,然而还是继续为西野讲解了下去,“一份是我家提供的近几年的工程质量评估和资金情况。一份是西野集团……”呼吸变得急促,西野在她不亲近的地方站着,原本低着头安静的听她讲。然而飞鸟的呼吸声已经打乱了自己的呼吸了,她恍然抬起头看着她,斋藤跌回到沙发上坐着,胸腔有着杂动的轱辘声。西野咬着下唇,扔开资料上前扶住她。斋藤倒在她怀里,笑得抖起来,“西野小姐,我还以为你巴不得我死掉呢。”

 

难为她还有心情讲闲话,果然惩罚如约而至。下一秒斋藤剧烈的咳嗽起来,停都停不下来。喉头有腥甜的味道,再咳下去,怕是又一滩血了吧。这一幅躯体啊,而今也是不死也真像去了半条命一样。西野眉头打结,吩咐人拿来了水,扶着斋藤嘴边喂她喝了下去。

 

“你怎么恢复得这么不好?”她放下水,低下头,看着怀中的飞鸟。

 

两个人此刻别别扭扭的相拥着,斋藤闭上眼睛,顺着自己的气息。西野便不讲话了,抬起头,望着窗外。世界好像都停止了几分钟。她发丝间有让她觉得心安的属于家的气息,而她的怀里,有让她感受到的如同在母亲身边那样的,安全感。

明明从一开始,留给彼此的,是这样的感觉。

 

斋藤飞鸟睁开一双清明的眼睛,借着她肩膀的力,扶着自己起来。西野七濑把头转回去,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她。

 

“把资料拿过来。”飞鸟轻轻一笑,“没事了。我接着,给你讲清楚。”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文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