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佛博主靳阿声

嘘。闭上眼睛,我就在你的四周。

狼人游戏(16)

#牙白啊写长文从不艹大纲蜜汁自信的两个坑比

剧情已经从最初的设定不知道飞去哪里了

完全不知道要写出什么东西了(捂脸#


第十五章:http://avsio.lofter.com/post/1db69b15_c4c7abe


这样说着讨厌,当讨厌的的东西能够具体的转化到一个人一个具体的事物之上的时候。心里果然会好受一点吧。至少自己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太多心情去考虑她的心情。

也不会想说,这样对现实世界不可名状的失望全部转移到那个在病床上毫无知觉躺着的女孩子有什么不公平。

 

或者你本来就是不怀好意也说不定。不如就把你想成坏人吧,就把你当做来抓走我的坏人你不会放在心里的对吗。因为去恨爸爸,恨妈妈,恨哥哥,恨自己,真的好难啊……

 

斋藤脱离了危险期,时间已经又过去了两天。西野无可避免的从家里搬了出来,住进了之前跟斋藤住过的别馆里。搬出来的原因,那天夜里她回到家里的一场谈话。

 

那天晚上异常反常的西野。主驾驶的哥哥带着略微的忐忑心情。自己妹妹开心时是安静的,不开心的时候也是安静,然而此安静与彼安静,实在是肉眼可见的不同。好比此刻,西野拽着安全带,双眼带着强烈的视线光直视着前方。嘴角向下紧紧抿着,分明是由小到大自己惹了她生气时经常出现的表情。怕是瞒不住她了吧,哥哥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车在刚刚庭院中,西野便推门而出,直奔着二楼的书房连带着母亲的示意也全然忽视了。西野家的正主人正在书房内宽大的书桌背后坐着,见着自己女儿几乎是冲撞进来,也没有太多的惊讶,对着因为惊讶而随后赶过来的妻子挥了挥手示意无事。哥哥也随后上楼,却正好迎到母亲从书房出来。他上前扶着她,“妹妹怕是知道了,母亲。”

 

“知道了正好,反正我也不会同意的。”夫人没好气的应道。

 

灯火通明的书房之内,一瞬间只剩下父女两个人。西野轻轻咬了咬牙齿,对着父亲道,“爸爸,您都知道了吧。”

 

“Nana,这个事情跟你没有关系。跟我们西野集团也无关。你不要太放在心里,这位斋藤小姐,这一回怕是私人恩怨找上了她。”中年男人平稳地应道。

 

可西野并不关心这个,她走近书桌边,眼睛直视着父亲,“爸爸,斋藤飞鸟到底来谈的什么生意。您要我谈合约,可而今我连可是连一份纸质文件都没看见吧。”

 

西野先生抬起头,想笑可又觉得似乎眼下这个事态的发展是不应该笑的。自家女儿主动过问生意,简直自她成人之后,是破天荒的头一遭。他神色复杂地看着西野,“你要看?”其实真的好想告诉她可能读起来有点复杂,然而此刻西野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无声的告诉西野先生,这种时候对着幽默自己女儿,并不是一个很好的父女间沟通的正确方式。

 

“您给我自然要看。”西野冷冷应了一声。爸爸叹了一口气,起身扶住她的肩膀,把她推到了沙发上坐下来,这件事,只怕是早晚也要说给她听,虽然瞒着瞒着,只怕是自己心里不想接受,也早就预料到西野的反应。

 

“爸爸,要跟斋藤代表的家族,谈一个合约。这笔生意,关系到家里的公司,未来好几年的发展。”

 

“是你现在要我负责的这个?”

 

“嘛,算是吧。”西野先生有些恍然的笑,“其实,并不是需要你谈什么合约。”他低下了头,“只需要跟斋藤小姐日常相处就可以了。”

 

“为什么?”

 

“因为……爸爸已经基本答应了,把你嫁给昂坤先生了。而斋藤小姐,只是来日本把你带回去的。”

 

猛然站起来,睁圆眼睛看着坐着的父亲,开玩笑吗,一脸的不可思议。思绪恍然到父亲一开始对她讲的话,嫁人两个字眼以及其横埂的方式在心间穿插。西野心间重重一沉,原来父亲当时就早有此意了。昂坤,哈。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什么年代了,还有这样的包办的事情发生吗?

 

“您一定是骗我的吧。”小女儿眼中闪着受伤小动物流露出的惊恐。

 

西野先生叹了一口气,“昂坤,是斋藤小姐的堂哥,而今家族中的主事。地位与你是相符的。缅甸是个比较复杂的国家,因此我也他讲过了,你如若嫁过去,他只能有你一个妻子。且我们双方会合资成为成立一个新的公司,这个公司设立在日本,名义上交给你管。这样你就能长居在日本了。”

 

“爸爸,您觉得您说的这些我听得懂吗?钱不赚了就好了,你女儿还比不上一堆钞票是吗。”西野难以置信的笑了一下,泪却不经意砸向了地板。

 

“Nana,爸爸会尽力的护你周全的,但这次真的需要你为家里付出了。国内这两年的经济,唉,这些你也不明白。家里需要这次的投资开辟市场,不然就会被迫减少生产。我们西野家是全岛的大企业,要承担的,不仅仅是一个家庭,更是一个地区,一个行业的责任,减少了生产,西野集团会多少人会失业。我不能在明明可以有办法解决的时候,让这种事情发生。”

 

“他们失业关我什么事!”她终于咬牙切齿的小声的嘶吼,一向文弱的女儿竟然被逼到这样的地步。做父亲的不是不难过,“娜娜啊,你已经长大了,成年人每一个人都应该担负起自己的责任的。为什么你可以从小无忧无虑的长大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因为你是西野家的孩子,但也正因为如此,西野家需要你担起的责任,你也应该承担一点的。”

 

“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一辈子就为了你们的一单生意。这就是我的责任。”西野七濑笑了一下,擦干了自己脸颊的泪,冷静地坐了下来。从前她生活在一片白茫的冰雪世界,晶莹美丽又人迹罕至。没有一点点世俗的纷扰惊扰这片美景。而今人类的热量融化了冰雪,冰山轰然垮塌,方知所谓的洁白无瑕的冰雪世界背后,也不过就是些丑陋裸露的岩石。

 

想逃跑呢,如果可以逃到二次元就好了。竟然下意识的,又是想逃跑吗,可是面对着奄奄一息的斋藤飞鸟,她便知道自己是没有后路不可逃跑的,而今更是关系到自己的下半生,更加逃无可逃。三次元的世界,果然。她好想嘲笑自己,可是心间一片沉重的苦涩。连嘴角都抬不起。果然是一点趣都没有的吧。怪不得那个人,第一眼见到,是那样的神情打量着自己。只怕是早就知道了,打从眼里心里,等着看她的笑话是吗。可是那些真切的眼神又是怎么一回事呢,无疾而终的亲吻,欲言又止接触。她是个什么人呐。大老远的,来找自己了,竟然真的不带一点假的点名指姓的来找自己了。却不是那自寻的烦恼里以为的所谓缘分。就是生意。

 

真是谈“生意”来了。

 

西野垂下头,捂住自己的脸。已经不想再哭了,可是眼睛像坏掉开关的水龙头,指缝间是一片冰凉的湿意。

西野先生以为女儿终于平静一点来接受这个事情。谁知道西野只是再一次擦干净脸上的泪水,不着一言的拉开们走了出去。门外一直站着的哥哥,低下头,一脸愧疚地看着她。

 

“哥哥你也知道吧。母亲不同意吧。”西野平静的笑了一下。果然是一个家啊。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很佛博主靳阿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