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佛博主靳阿声

嘘。闭上眼睛,我就在你的四周。

狼人游戏(14)

#估计你声这个战场还没扫完

我av下个战场已经开辟出来 

我们的组合拳是可以的#


第十三章:http://avsio.lofter.com/post/1db69b15_c42cfa1


怎么办。西野的步子不知觉得朝后退,本能的想逃跑。为什么会受伤,流这么多血。竟然还是枪伤。爸爸知道吗,哥哥知道吗。她能做什么,什么人要害她。

后脑勺撞击到冰冷的墙壁那一刻,脑海中的猜想和疑问犹豫连珠炮一般爆炸,自己的头骨与墙壁比试着硬度。她那一刻发觉自己,无路可退。

 

斋藤在床上,费劲地微微扭过一点头,看着西野。那平时总是深不可测的眼眸,此刻没有一点的光泽,只是疲累无力的,像看着西野七濑,又像透过那具躯体,看她身后白色墙壁,空荡荡的眼窝里,什么都没有。

真好笑啊,她的野心,她的展望,她的不甘,她的挣扎。到头来,就要这样什么都来不及交代的,就在这么这个叫做西野七濑的女人的目光里,永远的无声的沉没了吗。


西野突然被那样无辜又软弱的眼神狠狠的刺进了心里。

 

不可能吧。她喘着气,抚着心口,一步一步的挪到斋藤的床边,床上的小人儿瘫倒在一张床上,竟然连床面的三分之一都占不了。胸口的创面只有一大滩血色里最深色的那一块,只是一个小小的洞,可能吗,就这样要要了这个从见面第一眼开始,就给她留下这么强烈感觉的人。那样的强的气势,都白长了吗。分明是主人公一样的气场啊。西野七濑呆立在床前,面无血色。

 

斋藤重重的喘了一口气,用力地咽了一口水,用着细若蚊吟的声音唤着西野,“你,傻,快,蹲下来……”她咽出了一小口血,西野慌了,忙蹲下来抓住她,“别站着……可能还有人…”斋藤冲着她艰难的笑了一下。她泪水比她的血还汹涌,止都止不住,西野手足无措的擦着她的嘴角,泪水不断滴下来打在斋藤的脸上。这个只会哭的女人。若不是她再难以动力气牵动面部表情出来,她是真的好想像寻常那般,肆无忌惮的嘲笑她的。

 

……好想问她,嘿,干嘛哭的这么伤心。

 

“不要,不要,不要。”西野捉住斋藤的手,攥在自己的手里,几乎快泣不成声。斋藤飞鸟动了动手指,划了划她的脸,“我……我要是死了……”

 

西野抬起头来泪眼朦胧的看着她,斋藤恍然笑了笑,“你就糟糕了。”

 

“可是我要是没死,”感觉有致命的引力在拉着她,掉进了一个虚妄的漩涡,她闭上眼睛陷入了最终的昏迷,“糟糕的也是你……”

 

忘记了门外的巨大的轰鸣声是什么时候由远及近,又是何时停在了外面,急救是如何冲门而入,她被插上仪器插上管,带上呼吸机迅速的转移到担架上被抬出去。西野愣在了原地,四周全是人,西野家的,斋藤身边的。而今斋藤身边的得力帮手,因为斋藤的受伤,陷入了焦急又没有主意的状态。管家在一旁悄悄提醒道,“小姐,需要您去一下医院。”

 

西野眼神一凛,扶着地面,起身迅速跟上急救队上了飞机。因为是枪伤,没有考虑的就直接转入了西野集团名下的私立医院。她没承想,自己竟然成了她手术单上签名的人,就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生意”。此时此刻的西野七濑,默然坐在长椅子上,方有些抽丝剥茧一样的,理清楚这所谓的事业,所谓的生意场。

真不怪身边的亲近的人,诸如爸爸,哥哥,白石,桥本,也包括斋藤,为何一身处其中,整个人都眼神到气场都完全变了样。原来真是要人命到不得不无时无刻都要小心的吗。

她跟家里简单的汇报了事件,电话那头的爸爸一言不发的挂了电话,没过多一会儿西野少爷带着一圈保镖便匆匆赶到了医院里。

 

此时距离斋藤被推进手术室已经四个小时了。

 

久了没见哥哥,那熟悉的安心的感觉重新包裹着自己。哥哥把她抱进了怀中。“娜娜,跟哥哥讲讲是怎么回事。”西野少爷扶起自家妹妹,皱着眉问道。

 

泪在脑袋里摇晃动作之中,不知不觉得,又洒了出来,“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去了麻衣那里已经好几天了,今天接到管家的电话赶回来已经这样了。”

 

两兄妹便是不言不语的靠在一起坐下来了。哥哥摸了摸西野的头,安慰着她。若然不是她哭的这样凶,其实他们的爸爸交代给他要他问清楚的情况远不止于此。诸如什么为何小妹要去白石家这么久,子弹从那里打过来的。斋藤当时在哪里,是别馆外面还是里面。说到底,真正让西野集团感到震惊的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在日本杀这个来自缅甸的家族显赫的小姐。

 

沉默的时间里,只有手术室墙上的计时电子表在时候跳动一下数字,触目的鲜红与医院的惨白,形成了如此强烈的视觉冲击。

 

西野忽然单手掐住了旁边哥哥的手,“哥哥,爸爸到底交给我谈的是什么生意。谈了这么久,连份文件也没有?”

 

断没有想到这样的问题,会在这样时候被妹妹以这样强烈的质疑情绪提起,哥哥一时陷入了沉默思考着怎么含糊这个问题比较好。这个问题,是他们的父亲决断的,他眼下也不敢贸然的轻易回答。“嘛,眼下,还是等斋藤代表脱离危险先吧…”这样回应了。

 

西野收回手,微微张着口心知肚明的垂着眼睑点了点头。从小到大,哥哥一心里有鬼就是这样的神色语气。她岂有不知道的道理。果然事情到这一步,有些事情是她作为一个西野家的大小姐不得不承担的了。爸爸,你的意思就是这样的吗。

 

现在她,只有一个想法。斋藤的事情,最好跟自己的事情没有关系。可是又如何骗的自己,连一贯不愿意多想的自己都能察觉到其中千丝万缕的不寻常,说她跟她的事情没关系,真的可能吗。

 

西野再一次抬起头望了望那个闪着红灯的手术中的电子版。这个人,里面躺着的这个人。也许就是冲着自己来的。虽然不知道头,猜不中尾的,可是此刻她等待着她生死的消息,竟然心里就这样生出了很强烈的宿命感。

 

 

灯灭了。手术室的大门打开,医生摘下口罩从其中走出。西野一秒不迟地跑上去,这一略微不寻常的感情波动被身后的哥哥疑惑地收进眼中。医生说斋藤非常的侥幸,子弹只在离她心脏不远,伤了肺。眼下还要观察很久,日后就算调养得好可能还会留下病根子。只是侥幸在如何都比起性命来说,已经好太多。

 

全身像卸下了一身沉重的枷锁,西野倒退两步,靠在了哥哥身上,斋藤面无血色地闭着眼睛被护士推了出来。她目前还要被放在重症监护室。任何人也不能靠近。电话通知完最放心的桥本来照看昏迷不醒的人。

 

西野擦了擦干了湿掉,湿掉又干到已经成为泪痕的脸,

 

“哥哥,送我回家。”


评论 ( 2 )
热度 ( 26 )
 

© 很佛博主靳阿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