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佛博主靳阿声

嘘。闭上眼睛,我就在你的四周。

狼人游戏(12)

第十一章:http://avsio.lofter.com/post/1db69b15_c3a3e74


#看完上一章,我的心情如下:

辣鸡av………………#


……请不要停,发糖就靠你了   嘻嘻#


这算什么。你给她一个巴掌,她还一个吻给你,西野无可避免地捂着脸在床上翻滚。这小鬼真的喜欢女孩子啊…自己这是被她盯上了吗,诶?好可怕啊。可脑海中却忽然又翻起了唇上柔软的记忆,凉凉的,干燥的。然后,慢慢变得湿润了,灵巧的舌头像鱼一般柔滑,在嘴里摆动着尾巴,游来游……啊,够了。

 

可怕为什么又在想,为什么舌头在舔着自己的唇???我要回家!西野蹭得一声从床上立了起来,仅仅过了十秒钟,又软绵绵的瘫倒在了床上。

 

——这哪里是谈生意啊,这根本是在谈命的节奏啊。

 

夜深了,时针眼看已经快指向十二点整,寻常在这个时间点,西野早就被拖入梦乡了,今晚想都不用想,让某只鸟突入其来的惊吓直接震到神经进入亢奋状态。她失眠了。饶是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滚来滚去,数了星星又数了羊,想了朋友想家人,连带着小时候尚有记忆的事情一并从回忆深海里打捞起来晾晒,权当劳动之后希望可以疲倦的睡过去。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她干脆深呼吸一口气,从床上再起了身,光脚轻盈地踩过光滑的地板,寂静的空间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声响,她穿着白色的长款睡裙,此刻如同暗夜的小精灵一般。像是怕被人发现了,还偷偷的拉开了窗帘的缝隙,花园里走廊转角的小路灯疲倦又无力地亮着,带着困极的光芒。室外也是静悄悄一片。安静的环境里,最适合从远到近,有头有尾的思虑一件事。她一晚上想了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事,最终在彻底冷静的头绪里,整理出的一个面容,却不出意外,还是一只鸟的。

 

说是不打不相识也好了吧,才短短几天,她就在她的心里留下这么多的脚印。不情不愿的有,情不自禁的也有,这个人,西野七濑想起了她小小的身影,在机场第一次见到的样子。她真的是来谈生意的吗,她是干脆来直接来找自己的吧。

 

西野把手按在了房间的落地窗前。惊讶于自己内心这样的想法,可是又觉得提不起精神来大动情绪一般。无力的吐了一口气,热气在颇有些凉的玻璃上,结出一块小小的白雾。西野抬起指尖,一笔一划的写着她的名字:Saitou…A…su…牙白,雾气的范围甚至一个名字都写不完,着了天外飞来的闷气,她索性拿手掌全抹去了。光洁透亮的玻璃上,下一秒好像什么都没存在过那样。

 

别说她根本不是来找自己的。就算是,哪怕,按照那可怕的人们嘴里常说的缘分来讲,这个人像是命里注定好了一样的,便是真的来找自己的又如何了。从没有喜欢过女生的想法,也不想去尝试。所遇的这么一个,还是这么一个性格怪异又琢磨不透的人。便是亲了就亲了吧,全当做小孩子爱玩爱胡闹那般的。为何自己的心里会多出这么多不自然,也不坦然的深思远虑。自己像个傻瓜一样,也许这样的举措,在斋藤飞鸟那个国外念完书,又是缅甸那样的贵族的眼中,根本就是个不值得一提的笑话和恶作剧。说不定那个人正躺在隔壁隔壁的,呼呼大睡也说不定。那么自己眼下的这番纠结,岂不是显得太可笑了么。

娜娜,就算一次恋爱都没谈过,也不要搞得被一个小孩子玩闹一般的举止牵着走吧。

 

无声无息的叹息。

 

可惜她想错了一件事,她脑海中的那个呼呼大睡的斋藤飞鸟。此刻正在房间里强打着精神的睁着眼睛,看文件。她之前在客厅里楞了很久,久到她觉得躺在地上会像一个死人一样吓到她们家的下人之际,果然如约的下一秒出现了一声惊呼。不慌不忙的从地上爬起来,抻了抻衣服,然后面无表情的上楼去,心间却随着脚步踩阶梯一般的不平坦。

其实已然试过躺在床上,像无数个夜晚那般,想着自己的事情,然后在不知不觉间入睡。然而今夜失败了。她的脑袋里总是堆满了事情,各样的人际关系,各种的数据报表,各式的企业发展,要算计她的人,需要她算计的人,几乎可以说同时爆炸在脑海,却从不会让人觉得心烦意乱。

 

唯独下午送桥本出门时,她扶着肩头,对自己皱着眉说,“你要坚持我话可说,但这不像斋藤飞鸟的做法。”

 

斋藤飞鸟的做法。好想问斋藤飞鸟的做法是什么样子的。永远昂着头做着自己觉得最对的事情,看透一切又目空一切?是藐视所有愚蠢,对卑鄙永远嗤之以鼻?还是,永远保持着内心高贵与正义?

如果只是简单的实现一个不停努力就可以实现理想就好了,那么她一定也会用着最骄傲的方式。可惜并没有这样福气啊,环境里并不给人一个骄傲的资格和条件,生而为女孩子,又不甘心在一个束缚的国度和家族里甘心接受命运,是多么挣扎的事情。她没得选择的,要沿着自己的心意走,去争取自己能力范围内该掌握的一切,简直当仁不让。

 

只是下一秒又是西野那一张总是平静无害的脸出现在眼前,总那么与世无争人畜无害到任何人都忍不住心软的人,被自己冒犯到了退无可退了,终于赏了自己一个巴掌。却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无时无刻比自己还关心还在意着。

想起那一个巴掌,似乎火辣的感觉还在脸上,可是却莫名其妙的想笑。

 

然而很危险的是,这笑在任何人都看不见的地方,分明是发自真心的笑容。斋藤仅仅笑了两秒钟就把笑容凝固在了脸上。然后如潮水褪去一般的,慢慢将面部肌肉放松回平淡的状态。不好笑,有什么可值得笑的,是抖m么,被人抽了巴掌还发自内心的想笑。她想起要对她做的事情,又想起她。

 

明明是同一个人,算算是没有任何冲突的是吧。她翻身起来,心里却如此清晰地感受到有两种力量在缠斗像空白空气中不知不觉的冷暖锋相遇,争执又难以相融形成准静止。心间不期然下起绵绵细雨。

 

 

第二天的西野又再一次的起了一个大早。就为着想抢在斋藤起来前悄悄的溜走,说出去别人都不信,西野小姐从自己的别馆里走出去,还得要偷偷摸摸的跟做贼一样。

 

不过飞鸟显然已经起了很久了。那副气定神闲坐在院子里看报纸的样子,完全就跟一大清早就在那儿等着她似的。远远瞧见了,她穿得正式又大方的样子,同样站在客厅里回望着自己,傻傻的像等着自己点头同意一样,竟然没有头也没回的走掉吗?唇边不自觉的扬起一抹笑容,放下报纸,侧过脸对着她微笑点头示意,便拿报纸接着挡住脸认真地做起了晨读。

 

全然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好像昨天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看看吧,多像个小衣冠禽兽啊。西野耸起肩膀甩了甩头,旋即大踏步的逃离了这个可怕的地方。

 

只是她这一次竟然没有来拦着自己?小贵族玩心收起了?不再拿着她寻开心了?一大早起来了,好像互相等着一样的,意外却相安无事,甚至还默契地点头致意打了一声招呼。虽说吐出了一口闷气的坐上了车离开这个这里,心里却好似放着一些略有些重量的东西压在心间,不知道为何,总让人轻松不起来。

 

快点把这个合约谈下来吧。西野闭上眼睛,靠在了座椅上。是要找爸爸哥哥要这个生意资料了,她心累的想到。顺带的是,还不能让他们知道自己毫无理由的从别馆出来。不然铁定会被当做不务正业的而换来一顿教育的。

啊,为什么这么烦啊。西野重重皱着眉。

 

“去白石公馆吧。”她轻轻吩咐道。


评论 ( 1 )
热度 ( 27 )
 

© 很佛博主靳阿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