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声.

嘘。闭上眼睛,我就在你的四周。

狼人游戏(10)

第九章:http://avsio.lofter.com/post/1db69b15_c36b6f8


#啧,真没想到鸟儿你是这样的鸟儿!#


她尽管弯起嘴角在桥本面前巧笑嫣然,眼波流转之间全是一派清纯的妩媚。桥本奈奈未稍稍敛起眉毛,内心思虑着着孩子上一秒还在跟自己讲家里的事情,下一秒忽然刻意地扒在自己耳边说自己今天唇彩看起来好棒好想咬一口这个情况是个什么情况。

自己这是好几年没见,一来就被自己学妹调戏了?这只小鸟,按日本的算法,连年都都还没成,就开始在自己面前兴风作浪了?她面上自是配合着斋藤的波澜不惊,甚至笑意盈盈的微笑点了点头。但这样的一幅画面无疑给其实并没有那么专心致志讨论吃喝玩乐的西野以很强的冲击。首先是对于两个人的关系的猜想的推翻与重建,早在前面在斋藤接起电话的时候听到她念到桥本奈奈未的时候,还心下犹疑着这个奈奈未是大家认识的那个吗应该不是吧好吧就算是大概是什么简简单单的认识关系毕竟大家相识这么多年奈奈未从来没提到过自己认识什么缅甸的小贵族啊。其次是西野对于斋藤的认知,这才相处就跟对方搞得乌烟瘴气水火不容的混世小魔王,竟然能在另外一个人旁边如此的温顺乖巧,甚至在婉转的眼眸中,她能以女人敏感的第六感嗅到一丝丝奸情的味道。

 

难道两个人关系……不……那么一般……??

 

桥本将一只手掌按住飞鸟的头顶,然后带着一点点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上软软的头发,“飞鸟,这么久没见了,你又更可爱了啊~”

 

她刻意加重了可爱的那个词的发音,言语间一片两个人才心知肚明的示意与回应。恰逢白石和生田听见她们的声音,也停下了自己的讨论,抬起头来注视着桥飞二人。两个人亲密无间靠在一起的模样,瞬间就刺激到生田,只看见她眼睛都亮了亮,“啊啦你们两个人关系很不一般吧!”

 

白石侧过头一脸黑人问号的看着她。Erika这莫名其妙的gay达是哪里学来的这么敏锐,有事要响一下没事也要响一下,人家这学姐学妹的,亲密一点怎么了。瞧这世风给日下的,早在好几年前,大街上两个女孩子亲亲抱抱都还只是字面意思上的亲亲抱抱吧,现在真是对视着笑一眼都要拉警报了。这可怕的天下大同趋势吧。

 

其实生田本来就是一句随随便便的玩笑话,她自小在国外,对于这些事情本来就接受程度高一些,再加上这些年社会风气有所开放,寻常朋友间拿些这些关系开个玩笑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就连她和白石不是也因为麻衣样对自己太过顺从也被朋友们好一顿玩笑么。没承想却是不大不小的发力了在西野心间一句话拉开一块幕布一样,展开了一场从没设想会出现过的戏剧。思绪蓦然翻回她昨日里那颇为凶狠的模样把自己钳在床边做一些独属于身体上的冒犯。

 

心里倒是对她多了一层注意和认识——只是这认识实在无关大雅,还着实是个人隐私的。她暗暗红了面,对着初来乍到的合作方代表,什么事情都不干上来就揣测起别人的性取向问题,实在也是太过难以自我忍受的事情,哪怕就仅仅只是在自己的心里翻腾一下这个想法而已。

 

斋藤飞鸟终于满意的笑了一下,靠在桥本肩头,对着西野笑了笑,“西野小姐,奈奈未是你们的朋友,让我这么叫来你的地方,希望你们不会介意哦。”

 

小鬼。偏偏看着自己讲这种奇奇怪怪没有任何意义的话,西野用食指轻轻挠了挠脸,似是云淡风轻的,“这别馆本来专门斋藤小姐准备的,别说是不认识的友人叫过来也是你的自由,况且奈奈未还是大家的朋友。这是很好的缘分。”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目光之间全是电光火石。光是对方的气息出现在彼此的周围,就各自会心知肚明的想起前一天的事情,意外默契的是,两个人谁也没有傻到提起或者在第不知情的人面前出一丝的不对付。

这谜一样的契约缔结的没有时间没有方式,但是却非常生效。

 

桥本终于耷拉下嘴角抓过斋藤的手不着一言的起身离开座位。生田靠过白石的肩膀,指着二人往池中小亭的背影,“麻衣样,她们两个,气场真的好奇怪哦。”

 

西野垂下眼皮,闲闲看了远处的两个,再看了看身边的两个。你们两个气场现在也很奇怪这怎么就感应不出来了?人心腐化,姬情漫天的时代,只有我娜娜是直的如此安慰人心。她摇了摇头,耷拉着眼皮起身进了室内。

 

 

桥本把斋藤的手随意的向前一甩,连带着身边这个小小的女孩也状似被她甩过来一般的,瞬间的斋藤的位置就从桥本的身边位移到与她面对面。桥本奈奈未抱起双臂,若有所思的轻轻冲她点点头,“飞鸟,早在学校里,我们密谋成事的时候就可以配合的天衣无缝的无往不利的,但是我记得我从一开始就告诉过你,需要做什么事情都可以配合我们之间唯一的条件是不可以瞒着对方利用彼此。”

 

“学姐~”斋藤抬起眼皮,顽皮的歪着头笑了一下。

 

“好意思叫我学姐?”她差点被她一声恶意的发嗲气笑到破功。哪里敢有你这样的学妹,“好久不见面,上来就算计你学姐的?”桥本垂一点脑袋,走近了一点斋藤,微微带一点俯视意味的伸出手端住她的下巴审视着近在面前的人。“少来这幅嬉皮笑脸的样子,耍心眼跟我比还差点吧,嗯?”

 

“什么都不能在你面前主动一点咯。”斋藤飞鸟捂住她的手,从自己的下巴摘下来。连带着桥本的一只手也被她一并随着双手投降的动作举在了半空,调皮的动作。她无奈的抽出自己的手顺势拍了她的头。

斋藤却下一秒换了一副表情,随之而来的,连带着气息的都冷下了。她侧过身,望着别处。“我想在日本自立门户。”

 

“需要资金还是产业?你要从哪方面入手?”

 

“都不是。我要在日本筹集资金和势力,再介入回缅甸。”

 

“空手套白狼。飞鸟,这不是简单一句话就容易办到的事情。你的家族在当地一向是国有产业的承包。和政府挂钩如此紧密,缅甸有正统的,当地如何来接受你的这只势力。何况,你在日本人生地不熟,如何短时间立足?”

 

“因此眼前有一个最容易的办法。”她把眼眸,闲闲地转过来,注视着桥本。这样的锋利的目光,照理讲不是她会在这个小女孩眼里发现这样的目光而感到惊讶的。毕竟她们在国外小试牛刀彼此掩护着闯荡商圈的时候,经常会为对方眼里闪烁着狼光的时候而暗自感到自己的热血在沸腾。只是毕业分开的这不长不短的一段时间之内,实在不知道她在家族里面面对比之听她讲述的情况还要险恶多少的情况。才能让她的目光,从当初的坚毅果断分明多了那么多的狠厉寒意。桥本静静等待着她未出口的下文。

 

“家族承接了国家十多条重要铁道的修建。然而资金链条却被他们自己败断了。这才没办法跟日本的西野集团合作。然而,缅甸是个保守的国家,国有重要产业不许外资介入。西野集团又实在垂涎缅甸这么一块根本完全白纸的处女地。这才…”她微微顿了一顿,“初步答应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如今家族主事的大堂哥。以形成姻亲关系。”

 

“你……”桥本自是和斋藤交集太过深厚认识到够深刻,几乎她听完讲完背景,就恍然明白她的打算了。只是这样的想法,未免太过毫不留情。

 

斋藤飞鸟点了点头,大方承认了她的猜想。“是,如你所想。我要破坏这个联姻。让西野集团跟我合作。而这个切入点,就是这位西野小姐。”

 

切入点。这个说法也许太过专业化了,听起来还有那么一丝掩盖和修饰。桥本不动声色的注视着面前的人,心间重重一叹。

 


评论 ( 4 )
热度 ( 27 )
 

© 文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