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声.

嘘。闭上眼睛,我就在你的四周。

狼人游戏(8)

第七章:http://avsio.lofter.com/post/1db69b15_c2f2ffb



手里正掂着她的资料,不想主人就这样大大方方的出现在了面前。连带着的,身边还有另外一个一身碎花连衣裙的人。比之乖巧伶俐的中短发,白石一头染金大波浪简直不要太风骚,一顶夸张的白色大沿帽扣在了头顶,把来人一整个闪耀的气场由头封起来全都集中在了身体四周。

斋藤原本拿着资料挡着脸,听到远远的动静,把纸张一点点挪下来,露出来两只眼睛。

 

上午的十点,正是学习工作好时辰,她人避开了西野,从房间出来坐在庭院的池塘边,这里有专门支起来的遮阳棚和小圆桌,可以给她自由办公。正巧这个时间点,赶上白石和生田来别馆里。好大的一片落地窗正好给充足的视野得以好好观察这全日本都排的上名叫得上号的,几位大小姐。根据手底人发回来的资料,这生田家主要是在做酒店产业,规模甚至不限于国内,其名下的酒店在国际市场同样占有一席之地。早前原本是在欧洲发展起来,是壮大之后反而把重心挪回日本的。欧洲如今乱成这样,旅游业大受打击酒店业自然跟着折损。这样看来,这样早好几年的决断,未免太过前瞻。

 

西野打了哈欠,看着两个好友收拾打扮的如此精致又高端。平日不是这幅样子的吧,这是要跟谁争奇斗艳么,她捂着嘴实在忍不住笑。

 

“诶,你这个人,你看看我们。”白石皱起眉对西野,深感痛心疾首,“这才叫风头好么,怪不得被那个小鬼压得死死的,你穿的都是些什么,麻烦你能不能暂时回家再穿你的这些大阪大妈式花裤子???”

 

生田如临大敌,“那只鸟呢!”

 

西野七濑抱起双臂,委屈的看着她们——真的好想告诉她们,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快,就在昨天刚抱怨完自己有多么惨,转眼就上手抽了人家一巴掌。而今还招来了这么一堆气势汹汹的朋友以多欺少。啊,为何要替她心里不平一下,她根本不需要任何一点点的担心吧。西野环住自己的脖子,难为地环顾四周,以为尚且待在房间的斋藤,已经出现在了庭院之中,正神采奕奕的看着一堆厚厚的文件。会下意识的去注意她的脸,然后察觉到其实过了一天根本什么都销声匿迹看不出来了。她指了指落地窗外坐的挺直,姿态良好的看文件的斋藤飞鸟。

 

白石一转眼就被那样的气度惊到在心间微微荡开了一点涟漪。那样的行云流水的仪态从容不迫的表情之下,是深厚的贵族家庭涵养了几代的教育和这个人多么严格的自我修养。若不是西野告诉她面前这个人才十八岁,她断不会相信。真的吗,她会是西野口中那个飞扬跋扈的蛮横贵族?

连生田也不免疑惑,而今Nanase抱怨的那个凶神恶煞的合作方缅甸贵族,不过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女孩啊,甚至留着乖巧的齐碎刘海,穿着可爱又大方的简单的现代衣物。端端正正坐在那里,像个放学回家温书复习的妹妹啊。

 

感觉到有一种风排了过来,斋藤不动声色。眼神也示意周围的守卫并不要动作,只安心的等待了那两位走过来。感觉到眼前一暗,斋藤把挡在面前的纸张放下来,一脸天真无辜的看着面前坐着的,两位小姐,白石和生田。

 

“嗯?两位姐姐,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额……讲真硬刀子最怕碰到软豆腐了,这一刀栽下去,白的进,白的出,完全没有任何一点威力可言啊,斋藤放下手中的文件,撑起小脸,笑嘻嘻的看着她们。这两个收拾得这么精精神神的大小姐气势凌厉地坐在了她的面前,她甚至在大门口就知道来意了,那个女人,觉得自己一个人势弱了,还找了两个帮手来,未免也傻得太可笑了。行吧找就找了吧,正愁没机会见这些人,不承想她全替自己请过来了。

 

还是白石率先回过了神,她正了正音,礼貌大方的首先向斋藤问了好,接着便是问着来意,跟西野要谈的生意,本是想套套话的,被飞鸟有一说一的挡了回去,便是话锋一转,聊起了白石药业这一年之内的产业和布局。她端得是头头是道,不点名不道姓的,好一番夸赞这一年白石药业的发展,实际上业内皆知,这一年多的规划,全是白石家的大小姐在做。得心应手,步步为营。斋藤一个初来乍到的国外人,难得一眼看透白石的苦心孤诣,不免让她有种知音难觅一见如故的感觉。就差大腿一拍裙子一提跟她跨脚长聊了。

 

一边生田听得就有点懵逼了。她尚在学校里好生的读书,家里的事务一向没有管过,长辈也从未给过这样的压力,她的所知所长全是音乐。当然了,跟她聊聊画画,她也是开心的。斋藤注意到了,便又谈起来了自己在国外留学的事情,讲的是在美国留学,期间在欧洲游学的风土人情,什么古典的又浪漫的音乐家、什么抽象的又现代的画家,侃侃而谈。三个人聊得酣畅淋漓的时候,西野换好衣裙,整理好妆容从里面慢慢的走出来。远远的就给瞧见了,打的火热的三人,不免心下像秤砣一样着了地。

 

……什么情况。这才几分钟,换衣服的短短时间,就这么倒戈了??那个谁谁谁白石麻衣,你穿的这么高洋贵气,能不能把鞋穿上不要扣!那个又是谁谁谁生田绘梨花,你这说着说着就画上了是要给谁看啊,你真的以为那个小鬼在分析你的流派吗,那是她鬼扯的啊,什么抽象中的印象,线条性的本质表达,你听不出来她在嘲笑你吗!!

 

西野七濑呆在了原地。完全不想走近。恰逢斋藤举起未显示着来电的手机,不远不近地看见了她,对着西野微微一笑,便划开了接听键。

 

“奈奈未啊。是我,对,来日本了……自然见的,好,你安排。”


评论 ( 6 )
热度 ( 27 )
 

© 文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