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声.

嘘。闭上眼睛,我就在你的四周。

狼人游戏(6)

第五章: http://avsio.lofter.com/post/1db69b15_c296384


#那边鸟儿那么忠犬,这边鸟儿如此凶悍。小鸟没有精分,作者要精分了。#

#我才是回天无力的,av你自求多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斋藤轻巧的迈上了楼梯,步到了她的门前。礼貌性的敲了敲门,然而没有反应。不能是才这么会功夫,又睡过去了吧。是缅甸和日本的时差很严重还是这里作息问题,下午三点多睡成一副人事不省的真的正常吗。像是不死心的,又加重了力道。

 

倒是有了回应,只是透着迷糊又不耐的,“门没锁啊……”

 

明明知道是西野把别馆当做了全然无外人的家中一般随意自在。然而斋藤还是刻意的忽视这个问题,把她的这句话,当做了许可,接着拧开了门扶手,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偌大的一张床,只蜷缩着一团小小的物体。盖住头盖住尾的。

会不会闷死啊。她皱着眉,小心的走近了。不知道为何,越是这样的小心翼翼,反而越带着童年儿戏那时一般的玩闹心,她噙着笑,最终走到了她的床头,顺势蹲了下来,床头的白色枕头只看得见被窝里那个人的一撮头毛,斋藤抬起眉毛,憋着一口气的,把她盖住头的被子一点一点的扯下来,慢慢的,西野一头毛躁又凌乱的脑袋就渐渐的出现在斋藤面前。

睡得深了嘴巴还在嗫嚅的样子,斋藤好想笑。然而奇怪的是并笑不出来,甚至只想仰天长叹一口气,那无奈又投降的感觉,完全超过了想取笑的心情。

 

她把被子折好一点放在西野下巴处。然后站在床边盯着她。这样的人,嫁到自己家里,会是什么情况,简直不用事到临头就可以预见,家族的勾心斗角适合她吗。堂哥身边的正夫人她能接受吗,男人三妻四妾被当做合理合法的国度。她会幸福吗,她明明该是集很多幸福宠爱的吧,怎么会是这样一个人被挑中呢。

 

安静的空档之间,门外突然响起了一声惊诧声音,路过的佣人看见斋藤在西野的房间里,大惊失色,连手里的盘子都掉了。飞鸟抬眸盯了她一眼,眼里的不耐之色再明显不过——不过就是出现在你家房里,至于这么大惊小怪么。

现在好了,这么一吵,把床上的人吵醒了。事情还没发生,斋藤已经可以预见西野的反应了。七濑揉了揉眼睛,眼看着斋藤飞鸟站在她床边,先是怔住了。尔后反应过来就是张嘴准备叫了,气由腹中被提起,还没过声带引起震动,斋藤便眼疾手快的冲上去捂住了她的嘴。“看什么,把门关上!”语气端得是狠厉,带上了在家里处理生意时的神色,一个佣人哪里见过这样的架势,吓得一抖连忙就关上了门。

 

西野七濑很绝望。这算什么,被黑帮绑架了么!最让人心寒的是,分明是家里的下人,却让眼前这个人震得俯首帖耳。她呜呜呜的发出声音,手脚还在乱挣扎,飞鸟的力气也不大,只能暂时的捂住她,然后马上就被西野挣扎开去。

 

她一挣开束缚,立马退到了床的另一个床头悲愤道,“你进来我房间干什么,还捂着我想干什么……”

 

能干什么啊……孤女寡女的。斋藤挠了挠头,“那个,你小声一点,你家管家刚才给我黄牌警告了。再让他撞见我让你这么一副我对你仿佛干了什么坏事的的样子,我估计能被他半夜偷偷杀掉了”

 

“你不觉得很没有礼貌吗?”西野黑了脸。让斋藤深感意外的是,她没有一个劲儿的苦大仇深,反而脸瞬间凝肃起来,质问了她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因为讲真的,她问的还真是让斋藤自己有点汗颜——是没礼貌的。

这样全然愤怒又冷静的西野她第一次见,然而见第一次她就想收回自己几分钟前立在她床头替她考虑的那些问题——这女人黑起脸来气势完全不输任何人,那微抿的嘴角之下,你甚至有预感她下一秒要搞死你。

 

她举起双手,“抱歉。”轻巧的一个不轻不重的道歉词从飞鸟的嘴里说出,带着半分真诚半分玩笑,“是你自己讲的门没锁嘛,虽说有点无赖了。不过你那个管家啊,非觉得我欺负你了,要让上来道歉,你说我能怎么办。”

 

编。西野眯起眼睛,冷笑了一下。西野家的人就算再怎么能耐,也断不至于一个主人家的管家能对重要的客人颐指气使的地步。况且面前这个小祖宗,是个能听别人安排的人?她盯着斋藤笑了一下,“非觉得?难道你觉得你没有对我很无礼吗?斋藤小姐。”

 

就连现下的状况都在佐证着西野的质问。西野太过正经的语气,蓦地让斋藤恼羞成怒,一开始的强留,尔后的强扣,分明知道她不愿意,还是要强行扣在身边。但是她能有什么办法,这分明就是她的任务。可怜的是面前的这个人,明明已经被当做筹码交换出去了,甚至还派了验货员也是自己来查货。愚蠢的是她自己一无所知。当真天真的以为在跟一个人谈生意,笨到被卖掉还不知道。

 

几乎是瞬间涌起的,乱七八糟的闲气,炸满了斋藤的胸腔,她盯着她,面色冷淡,“无礼,你怕是没见过真正过的无礼吧。”

在她的家族里。对女性的无礼简直从身到心。

 

“不知道不清楚,我知道我目前能见过的最无礼的人,恐怕就是你了。”西野七濑微微抬起头,对着斋藤飞鸟冷绝地回应。那样不屑一顾的神情,刺得飞鸟神经里的那股反劲儿滕然而起。她点点头,笑了一下,然后用膝盖上了床,爬到西野面前,把她压到床头板边,西野下意识想别过头,让飞鸟捏着下巴用着力又端了回来。被她带着危险警告的可怖眼神凝视着,竟然真的会让人下意识的忘记反抗,等西野回过神来想挣扎的时候,已经被斋藤占据着力点死死的钳住在了面前。

 

“你干什么?!”她抬起眼睛,狠狠地盯着斋藤飞鸟。后者却笑得随意,分明是少女却带着一股和痞气少年一般无二的无赖样子。“无礼啊…”她倾身在她颈间流连,恶作剧一般的的吹气闻嗅。

一只手渐渐不安分地游移在西野的背部和腰间。她午睡穿着单件睡衣,身体的曲线手下自成画面。温软如玉的肌体,发肤之间的馥郁的香味。斋藤的心间咯噔一声。

 

像是突然醒过来一样的,突然缩回头,然后飞快的松手起身。她怔在自己的感官世界里,却不想慢慢的朝门口步出去的时刻,被人由后大力地拽回。思维跟不上眼睛所见,西野红着眼睛,甩手对她就是一个巴掌。

 

啪。干脆果决的一声。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文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