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声.

嘘。闭上眼睛,我就在你的四周。

狼人游戏(4)

第三章:http://avsio.lofter.com/post/1db69b15_c24743a


#我也不知道这个走向要飞去哪儿…#


说起这个吃饭啊。西野小姐瞬间电就满了。老实讲这个别馆里的厨子做的饭她都很少吃的,据她老哥讲,是亲爹从大阪各地寻来的一位高厨,用来专门招待客人的。她正襟危坐,露出小狗一样的表情,笑嘻嘻的摆弄着自己面前的餐具。

 

这又是哪出。斋藤飞鸟坐在她对面啧啧称奇,招待客人的没承想哈喇子流得比客人还多,分明从来没吃过关西菜的是自己吧。若说之前的反客为主,只是为了试探一下再寻她开心,那么此刻斋藤坐在主座上,真正的感觉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东家的感觉。她甚至脑补了一会儿菜端上来了,她要不要对西野讲吃好喝好,就当自己家了。

 

这女人,是真的一点气场一点心计也没有啊。与世无争到斋藤都快为自己这么些年积攒的深重野心而就地忏悔了。

桌子是很长的方桌,一些要摆在西野面前,一些要摆在斋藤面前。生生的分开成两段了,斋藤看着她张望的眼神,低着头叹了一口气,起身把自己的菜一盘盘的端在她面前,然后坐在了她的隔壁座。

“这个,很好吃?”她抄起双臂,憋着笑意指了指西野正夹着菜的一个盘子。回应的是鼓起脸颊和忙不迭的点头,斋藤把盘子又给她凑近了一点,“西野小姐吃的开心,多吃一点。”

 

开开心心的大快朵颐了好一阵子,西野七濑忽然察觉有点没对劲。

 

为什么明明坐在对面的缅甸小贵族,这会儿正坐在她旁边,撑着小脸一脸嘲笑的看着她吃饭?为什么她连筷子都没拿起来一下?为什么她笑的如此狡黠?这墨玉一般的眸子为什么滴溜溜的看着她动也不动?

 

她眨着自己忽闪的眼睛,艰难地咽下了一口菜,“斋藤…小姐,不吃吗……”现在才想到问一下,是不是太晚了一点。斋藤飞鸟望了一下天花板笑出了声,“我看你吃的太开心了。看得入迷了连饭都忘记了吃。”

 

说得是正正经经的话,结果西野一听脸腾的又红了。不就是吃的太忘乎所以了忘记招待客人了嘛,至于这么嘲笑么。她皱起难为情的眉,把盘子全部推到斋藤面前,“那,你也吃嘛…”

 

斋藤飞鸟看着这一堆吃得快不剩的盘盘碗碗,退开了头,佯装吃惊,“你这都吃完了,我还吃什么??”

 

“要不叫师傅再做一点……?”

 

她拦下她欲举起的手臂,斋藤摇摇头正色道,“不用了,我饱了。”那般正经的态度,西野有些迟疑地,打量着她的脸。她用这么正经的语气说饱了,虽然是什么都没吃额,但那就是真的饱了是吧。万一她是在客气怎么办,可是这样强势的人有什么好值得在自己面前客气的。她讲的是真的对吧,回头不会跑去爸爸那儿告状自己招待不周不懂礼貌吧。

 

这样想着的西野又看着斋藤的眼睛,然后手指慢慢夹着盘子又勾了回来。斋藤视线下滑,看见她些微的动作简直快要气笑了:自己敢情还比不上几盘菜。

你慢慢吃吧,她摇摇头起身离开了桌子。没走两步像是不解气一样的,转过头笑眯眯的,皮笑肉不笑的冲着西野讲,“抱歉我还有些事物先行离桌,西野小姐吃好喝好,就当自己家一样。”

 

西野听罢点了点头,过了半分钟反应过来梗了一下。

 

是下午的悠长闲暇时光。也是西野最喜欢的时间段了,在家里的话,可以看看漫画,涂涂鸦,乏了困了就伸个懒腰瘫在床上睡一觉。一觉醒来,爸爸妈妈哥哥全回来了,一家人围在一起吃个饭看电视。惬意人生啊。她吃完了饭,捧着一杯饭后茶,客厅的落地窗望出去,可以看见外面的花园。那个人,穿着在她眼里颇有些奇怪的当地服饰的斋藤飞鸟,正在仆人的随从下,站在竹板桥上。她趴在栏杆上喂鱼的无精打采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小孩子。西野扶了扶镜框,站起身走近玻璃窗面前。

不对,分明正是一个小孩子。她有些无奈的摇头。像是有身边的人在她耳边耳语了几句,脸色瞬间又变了,杀气腾腾的,简直不知道一个十八岁的少女周身哪里来的那么重的戾气,西野耷拉着嘴角,抱起了双臂。难道是因为缅甸生存环境太过恶劣了吗?眼见着她把手里的一把饵料扬手挥进了水里,握起拳头放在栏杆上重重一锤。很快助手递来电话,她的表情又变了,言笑晏晏的,对着电话那头的人,眉开眼笑的说了好一阵子。

 

真是的,为何自己要像个傻子一样站在落地窗前看她看得入迷。西野七濑忽然看着那头她扔给随从的电话,忽然回了过了神。饭也吃完了,今天的任务是不是也完成了,是不是可以回家了。她左右跺了跺脚,犹豫了一下,然后迈开步子走进了院子当中。

 

斋藤站在池塘的中间,虽然天气阴沉沉的,但总觉得云与云的缝隙之间,好像有一束阳光是专门打在她身上的,如此的溢彩生辉。

 

她盯着她。越走越近,她的眼里的有种莫名的寒意,西野看得奇怪,她交叠着自己的手,想打声招呼离开。可是下一秒电话却响了起来,是爸爸的专属铃声。她摸出手机接起来,一抬头才发现斋藤已经带着冷淡的笑意转回了身体,看着她水里的那些鱼。

 

她没听错吧。西野张开了嘴。

 

“娜娜啊,刚才斋藤小姐打电话来讲,说你们相处很好啊。她说想你留下陪她一阵子。这样很好啊,你就暂时待在别馆里吧。”

 

爸爸?她挂了电话,错愕地看着面前的斋藤。东南亚人民好可怕为何如此野蛮啊,强行留下就算了,现在居然把她半扣下了?斋藤飞鸟转过头瞟了她一眼,面前人一张脸此刻只写满了一个英文短句:Excuse me?

 

“我……你……”她指着斋藤面红耳赤,那样想生气但是又费解的,憋得脸都红了的表情,莫名的却看的某只鸟儿看很想笑——这怕是她情绪最丰富的一次了吧。

 

“你不会觉得很奇怪吗?”她终于顺利的说出一句完整的句子,“我们是合作方啊。要,要谈判的吧。”双手比划的样子,让飞鸟觉得,她其实压根不知道谈判桌长什么样子吧。“有机密吧……你,不怕泄密什么什么的吗?”

 

“不怕。”她看着西野。

 

“为,为什么啊?”她垂头丧气。

 

“因为是合作方啊。”她眯起眼睛一步一步走近她,“我是信任你的。西野小姐。”她在她眼前,眨了眨眼,勾起嘴角一笑而过。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文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