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声.

嘘。闭上眼睛,我就在你的四周。

【卡鞠】第五小节 同志们 八年抗战开始了

#能写出本节花光了我所有力气 文思枯槁的我 #


以后鞠婧祎就以顺路这样的理由为依据,强行把三岁支给了李艺彤,把八年揽到了自己身边。说是顺路其实也没有错,她的工作室在城西的荒郊野外,往城中心靠点就是李八年的小学了。半公半私的,暧昧不明的洋气小学。

而李艺彤的公司总部在城东的商业区,寸土寸金的地方。她们家孩子那幼儿园是个老牌子机关幼儿园,就占着城中心到城东的这么一块地方,怎么也不挪地儿。

她从来不干很无聊又没有意义的事情。

可能可以这样说吧,坐李艺彤的车跟坐鞠婧祎的车是两种感受。多新鲜,人都是两种人。当然对于一个娃儿来讲嘛,永远只会说直观的感受。鞠婧祎的车内安静得多,不似李艺彤在车厢里放着一些奇怪的音乐,美其名曰提神醒脑。

她的车里,素整,一丝过多的装饰物也没有。如果是眼下的晨间,那么车厢里只会轻声的回荡着电台节目的音乐和主持人的声响。

李八年缩在后座里,撇头看向窗外,这条上学的路,而今他也看熟悉,反正越往学校走,房子就越少。眼下鞠婧祎刚挂掉一个电话,油门一踩车就开始飚了,车窗外的树开始连成排影,那些一晃而过的绿色里,一抹黄色就撞进了他的眼里。

饶是这样的车速,他也知道那一晃而过的人是谁,他的同桌,一个热情过头的女同学。她们家就住在这片儿,估计大人也就懒得接送了,反正这女儿一股子古灵精怪,有些这个年纪的担心,对她来说是多余的。

李几年微微转过头,想了想。这姑娘在他第一天上台自我介绍的时候就是笑的最欢唱的那一个,眼瞧着门牙缺了一个,一点也没放在心上的样子。透过那黑乎乎的门牙洞,李几年看着她就跟一脚踩进了黑坑里一样。

好死不死,偏偏走下台老师一指那姑娘,得,咱们班林小四旁边正空着,你就跟她坐吧。

第一天上课,没有课本。李八年垂着两手走过去,拉开凳子,坐了下去。不消一秒书就被推了一半过来,林姑娘又咧开嘴笑了。

姑娘,你真的别笑了。李八年抿起嘴,欲言又止的点了点头,最后埋头接过了那一半的书。他上的三年级,本来转学该上二年级的,然而入学考试的时候,显然二年级的知识已经难不了他了。当时李艺彤在旁边摇头轻叹,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撩妹技能的一大向——学霸体质。弱不禁风的小身板又常带着一身的忧郁气,再加上那张——

说到这儿啊,大家可能不是很能想像的出李八年这个孩子长什么样子。当然了,我也想不出,这毕竟是作者虚构的人物。但是虚构又怎么了!虚构也有情!虚构也有爱啊。

这样吧,我来形容形容,李艺彤最早说他的眉眼很像鞠婧祎。当然鞠婧祎,她的平眉在程度上是修和化出来的。这孩子的眉毛天生的平重又在眉角竖起微微的刀锋。所以我们单单说眼睛的形状,眼角的弧度,都很像,基本可以这样说,蒙住下脸,她就能管他叫小鞠。再说鼻子,他的鼻子而今还是小小的,秀气的,只是鼻梁已经平滑又微微挺起了。嘴,嘴小,唇又薄,上薄下稍微厚一点,没有任何表情的时候都像是在轻轻的抿唇。

就那么一张脸啊。

李艺彤也觉得自己赚大发了,她最早只是觉得这孩子看着亲切。(难为这么闷的孩子你卡也能看着亲切果然不是一般的卡。)谁知她跟鞠婧祎两口子上商场里给他随便扯了几套衣服一捯饬。竟然一股子正太的帅气直逼人眼。

——潜力股来的。以后一定是个祸害。

所以也就大概能理解从一开始隔壁桌同学爱盯着冲他笑了。可惜他自己并不知情,帅且不自知,美还撩人于无形。大概是最欠揍的一帮子人了。

——眼下老司机鞠婧祎直逼80码的速度,一路呼啸着风把李八年顺到了学校门口。她解了安全带从车里走出来,小孩儿也从后面走出来,两个忽然间站在一块儿,又收获了大部分行人的注目礼。

鞠婧祎拍了拍李八年的肩膀,嘱道:“去吧,注意安全。下午放学了等我一下,我可能会迟到一些。”

“我知道了。谢谢。”

然后他就背着书包转头进了校门,往常他都走的很快的啊,鞠婧祎站在原地盯着他一时忘了自己那边堆积如山的事务。

李八年走了两步,停下来回头望了一眼。其实他是想望一望他那个穿黄裙子的同学到了没有,结果一转头就看见鞠婧祎在不远处沉着地看着他。
只愣了一刹那,就给他看不好意思了。鞠婧祎看着那有点笨拙地样子,冲他扬起了一个漂亮的微笑。
他有些僵硬的挥挥手,终于转过身快速的朝台阶走了上去。倒是没见过他这个样子措手不及的,鞠婧祎暗自笑着摇摇头。

班上正在收缴作业,李八年微微喘了一口气把自己的作业拿了出来……还没捂热乎呢一转眼就被前桌子的人扯了过去。

你八年,初来乍到,遵规守纪的一逼,老师说的什么都是好好好做做做。关键是脑袋还好使,教啥学啥,目前除了英语基础差点,其他学科作业和随堂测都成了小儿科。
班上的人就不同了,大部分都是一群老油条。皮得紧。好学生李八年同学,其实并不喜欢这种窃取别人劳动成果的行为,然而,要在一个环境里待下去,就要学着,稍微妥协一点,这是经验。

隔壁桌林小四飘着黄色小裙子飞进来那一刻瞬间都夺走了班上一半人的视线。……别误会,不是因为天外飞仙,实在是因为太——乍眼了。

她瞧着李八年在座位上坐着,又弯了弯眉眼,“早上好啊李同学。”

李同学目不斜视,点点头。她摇了摇他的肩膀,生生把他摇回了头,最终咧嘴一笑。

李:“…………”

要说现在孩子呢,早熟了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多。该懂的都知道,不懂的也全懂了,就难为了一个八岁的boy,什么都不懂,时不时常就被群嘲,班里的污王可能就是以他同桌为首的一群女生了。一下课就听见一群女生围在她身边叽叽喳喳叽叽喳喳,看的电视剧,玩的什么游戏,啥啥小说,那个男主角和那个男主角咋咋咋。

对头,男主角和男主角。都什么鬼小说…
 
“是这样的,我觉得24呢……应该是个受。虽然他气场很强,但是他身板太弱了。o宝就不一样了,健气白甜忠犬攻,傲娇忧郁女王受,天啊我想写文!”

“上次17和o宝的文你还没写完吧,而且我在男朋友上面看见一模一样的段落了,你抄袭!”

“那叫借鉴!”其中一个女生瞬间红了脸,“借鉴怎么叫抄袭呢。”

“我都看了。”林小四盯着她,“里面的那种段落完全是一样。”

女生完全措手不及,不知道为何好好聊着班上的cp,怎么自己就成了靶子。
噢对,说到这儿,她们这群女的是在讨论班上的男男对没有错。你可能有问题了,16是谁,17是谁,o宝又是谁。刻刻。

大家别告诉poor小八年,24,那个她们嘴里的傲娇别扭女王受就是他。至于为何叫24,因为他名字叫几年,而今年是……
至于17,那就不稀奇了,17就是班上的高富帅少爷龚十七,据说家里官二代背景。虽然没到跋扈的地步,可整个也是时常张扬到没谁的地步。
最后那个,o宝呢,是奥宝的偕音。他全名叫赵奥,是班上小甜心,小胖墩小胖墩的人,却白净又柔和。但这还不是他收获小甜心名号的主要由来,赵奥之所以被叫做小甜心,是因为他身为一个男孩子,时不时常的身边就会出现可疑的pink,bling的东西。有些时候小粉红的连班上最高洋小公主的女生都自愧不如。

啊~奥宝小甜心绝对不是说说而已的呢。


眼下撕逼大战即将一触即发。女生之间的友谊有时候相当奇怪的,上一秒还亲密无间的围在一起分享各种各样的自己的东西,但往往也就下一秒就开始扯头花。然而这不算是最奇怪的,最奇怪的是,你看她们扯头花以后心想得她们肯定不会再理对方,结果没过几分钟,你又看见她们手挽手从上厕所去了。

只能说,女孩子。这种奇怪的生物啊。

 

那女生涨红了脸,没隔一秒就跑了出去,一堆热闹人群顷刻就有些索然无味的作鸟兽散。正好上课铃声响,这节课是语文课。林小四趴在桌子上,似乎有点心不在焉。李八年斜眼看了她好几眼,然后又收回头。斜眼看了她,然后又收回视线。

最后他拿手肘碰了碰她,“老师看了你很多次了。”

“我发呆又没碍着你。”她耷拉着眼皮,不咸不淡的应了他一句。

“我好心提醒你好吗?”

这算是林小四第一次这么冷淡的对他讲话了,却反而是这样的冷淡,让他们之间多了相识的视角切入点。你八年来了这班上快半个月,第一次觉得这个女生,自有她的不一样之处。

(我就跟你们讲啦,霸道总裁都是这个套路的,盐你一脸还成功引起注意,都是M,抖的M!

 

然后好学生李几年,就成功的被老师点名抽起来朗诵课文了。

 

他是心中有了那种奇怪的感受吗。在这个小小的人间里面,你属于着谁,跟谁有着关联。那种难为情的别扭感,和一丝甚至有些尴尬的感动。好像被人爱着被人关心着,跟自己作为一个人的独立存在这件事并且是常态存在的事情是这么的格格不入。

他在读着课文,那个一时嘴快伤害了朋友却自己更纠结的同桌女同学就在旁边。他想到了出门前的李艺彤和校门口的鞠婧祎。甚至包括那个早上迷迷糊糊在他身边吃饭的小孩。

 

——“我们都哭了,在田野里四处寻找,找了半个下午,还是没有踪影。我们垂头丧,气地坐在坐在田埂上,一抬头,看见远远的水面上半沉半浮着一个巨大的木轮,不停地转着,将水扬起来,半圈儿水在闪着白光。那里是我们村的水,水磨,坊。‘那儿找过了吗?’,‘没找过,说不定幸福鸟就落在那儿呢。’我们朝房子跑去,继续寻找我们的幸福鸟。”


-A-


#凑合看看  下一篇还不知道能写出个什么玩意儿出来(士下座 #


评论 ( 6 )
热度 ( 19 )
 

© 文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