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声.

嘘。闭上眼睛,我就在你的四周。

【卡鞠】第三小节 卡鞠写手都是抖M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啊

#——名字by real 某卡鞠主页# 

#依旧是没有梗 艰难磨下去的文……# 


上回说完了取名字。不是为了上这个破学,她根本就懒得想名字。

……哦对不起我不该这样,读书很重要,不要说是读破书。

之前鞠三岁还是上着托管所,工作日根本没人带孩子。两个人的工作各有各的忙碌,过去没孩子的时候,一不着家的时间都是几天几夜的算。李艺彤经营着自己的公司,鞠婧祎忙着自己的工作室。后来有了三岁,双方各有收敛,出差的也能免就免。
只是难免咯,有些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咯。

眼下这孩子终于要上幼儿园了,这对两个人来讲完全就是喜大普奔的好事情。天知道带孩子这几年你卡少了多少生意你鞠少了多少作品。

上户口那个事情也是贼搞笑,那片儿警就指着几年几岁的名字,想笑又没好意思,憋的青筋都起来了。李艺彤看着她们,非常诚挚,“民警同志,你们要笑就笑吧没事儿,我们也觉得挺搞笑的。

——你们当然觉得搞笑,反正叫这名字的又不是你们。

赶上周四,李艺彤又没去上班。没办法,指望鞠婧祎在工作室工作的时候请假开溜可能性极其的小,第一她不干,第二她手机静音了。有些时候,手机的铃声功能是给我们静音用的。大家琢磨琢磨这个道理。

来了这个家将近快一个礼拜,李几年boy算是心里渐渐的熟悉日后这个也许会陪伴他很久的家庭。其实他的心里不愿意做这样的假设前提,一个人待在福利院并没有什么不好。只是似乎,来到这么一家人里,也同样没什么不好。都行,都可以,也就似乎没什么两厢比较的理由。


一桌子人坐在桌上吃早饭的档口,李艺彤还忍不住抱怨鞠婧祎,“你说你这个人,什么都甩给我。我们一个带一个去办理入学多好,效率多高!”

“我工作很忙啊,五月份曲子需求满天飞。”

“你得了吧,一年四季什么时候大家不听歌不看电影电视了,你哪个月份需求都多。”

“对嘛!所以我就更忙了啊,你看你也懂我的。么么哒!”边说着就冲对面的李艺彤眨眨眼,笑的有恃无恐。

李几年安静的喝着自己的稀饭。听着这她们的对话。而今这样上班的清晨坐在一起吃早饭的时刻,那种奇妙的感觉竟然更甚——她们真的都是女性,长发披肩柔软明媚的,穿着好看的衣服,化着适宜的妆,都一样。又各自做着自己的工作,忙着自己的事情,在白天夜晚一样的别人眼里,散发着不一样的气场。

真的很难想像是这样两个女性一起领养了他。那些心里说不清道不明的,一丝丝抗拒的,又好奇的,不可思议的,又似乎理所当然的心情就这样散开在心间。而他只能吃着自己的饭。


(唉,八年小朋友,你想太多了。早熟的孩子都会少很多纯粹的快乐的。你看看你身边的三岁小朋友。此刻就鼓着一张小脸。这脸都不知道是不是鼓了很多当真的肿起来了。

鞠三岁眼泪汪汪的抬起头,看着鞠婧祎,“妈妈,我不想去幼儿园……”

“宝贝,幼儿园有很多的小朋友,很好玩的。”

“我又不想看见他们,我不想去上幼儿园……”泫然欲泣的样子,眼看着鞠婧祎的表情就变了,李艺彤立马出声阻止了事态的发展。

“鞠三岁小朋友,这个事情你是没有发言权的。幼儿园一定要去。”李艺彤抽出纸巾,擦擦嘴。起身拍拍她的头,离去。鞠婧祎瘪着嘴,一脸委屈的冲小家伙摊手,随即也起身离开。桌子上就一个欲哭无泪的鞠三岁,和安静吃饭的李八年。

那一个哥哥,给一个眼看就要哭出来的小娃娃碗里不紧不慢地夹了几筷子炒鸡蛋。然后看着她轻轻笑了笑,把碗端起来,朝她做了个吃饭的动作。

初夏的阳光不浓烈,随着风微微吹在人身边,干燥又温暖的感觉就从脚底一直蔓延开到四肢。李艺彤喜欢这样的天气,开心的穿起来了自己压在夏装衣柜底层一整个冬天的小裙子。
于是鞠婧祎从换衣间出来就看见镜子前李艺彤正在开心的唱着歌,扎着她的双马尾——

你干嘛??她拢了拢自己的头发,想笑又觉得想发飙的纠结着走近她。镜子里面李艺彤轻轻带了她一眼,“出门呀。”

“你还记得你出门是给你孩子办理入学手续吗??请问你穿着这样是要去学校春游吗?”

李艺彤上下打量了一身黑白灰的鞠婧祎。冷笑一声,“不懂春天的女人。”

鞠婧祎一直在上车前都还在忍不住对着扎着双马尾穿着小裙子的李艺彤表达着强烈不满。最后李艺彤把车门一关载着她的娃潇洒的就从鞠婧祎面前扬尘而去。眼瞧着后视镜里越来越远的爱人愣了三秒钟才摇摇头坐进自己的车里,李艺彤方收回了视线,哼起小调专心致志的把着方向盘。

 

这一路上,春光大好啊。看的李艺彤眼界心境全开阔了。心底一片坦荡。可惜三岁宝宝并不配合她娘的这幅好心情。她坐在自己专属小位置上全程纠结脸,这车每开出一步,就跟小沙子撒了一把在心上一样。她从长这么大没离开过她母亲们的身边的。

 

照例说这幼儿园是李艺彤跟是鞠婧祎白天黑夜花了很多时间挑出来的,各种硬件软件配备设施是肯定不会差的。然而三岁宝宝还是扒着车座死活不肯下车,李八年兀自从车里跳下来,抬起头望着这座门高牌亮的幼儿园。

正赶上家长们送孩子来上课,一个校门口给堵各种各样车得水泄不通。照样有哭的稀里哗啦的小娃,也有兴高采烈,什么事情都是一个适应的过程,习惯了也就好了嘛。因此李艺彤毫不留情,探进车里,双手一提就把某三岁抱了出来。她扛着三岁,揽了揽八年又松开他,三个人然后朝校门走进去。

鞠三岁趴在李艺彤肩膀上,露出半只眼睛看着这对她而言完全陌生的一切。有很多跟自己一样的小朋友,可却没有她的李艺彤和鞠婧祎。她们是怎么忍住的,跟喜欢的人分开不是会很难过很想哭吗。

幼儿园里响起了儿歌,这是出早操的声音了。趁着春光明媚,树上鸟儿也在唧唧的应和着,李艺彤微微侧头,阳光以一个非常刚好的角度,柔软的覆盖在她的半张脸,细小的绒毛都在空气里闪着微亮。

李八年转过头,正好就看见李艺彤嘴边的笑容。只一瞬间就别开了头。真像春天,他竟然觉得她,不是像春天的风像春天的雨,像春天的新叶和像春天的骨朵。而就是春天。

……

惹…………貌似我们不该在三岁宝贝悲痛欲绝的时刻开小差的。


说回这边的办公室里,这老师有一口不太普通的普通话,说话总是有点卡顿迟疑,就是这样的女老师,给了三岁宝宝今日的最后一击:今天就可以来桑sue了。

李艺彤看着她,随手拿起了一旁展架上的教师风采宣传册。曾艳芬老师就排在第三位,各种得奖评优的头衔连续占了好几行。

啊,资深教师呢。


——资深教师为何长这样的一副扔进操场里当学生都不会被怀疑的相貌!

……很诡异啊!

后来这边这个上幼儿园的孩子的场景就该告上一段落了,鞠三岁被曾老师牵着手,满脸是泪的目送着李艺彤离去。

其实看着喜欢的人离开是真的很难过。亦只不过大人知道分离的原因,也知道离开的必要,所以非要强迫自己去冷静接受。

李艺彤从三岁能自己走路开始,就没见过她哭的这么伤心的。回去的路上,她没有开口说话。身后只剩下一个孩子同样默默地跟着她。

相较之下,八年同学的入学就简单的多了,这学校是本城最好的中学的附属小学,马鹿家给张罗的,她们家孩子辣宝也在这里读中学。李boy,过去只在福利院的义工家教那里接受过学习,没有体验过学校生活。李艺彤拍拍他的肩膀,鼓励道,“boy,要好好学习啊,我们李家等着你光宗耀祖呢。”

李八年别过头,嘴角没有任何道理地抽了抽。老师讲今天可以先在学校里适应适应,李八年就跟着老师走掉了。他对着李艺彤挥了挥手,转身的动作竟然决然的不带有任何一丝留恋。

还是难为了他吗。李艺彤站在班级的走廊上,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教室。上课的铃声响,她也转身慢慢的往回走。一路低着头下楼,走出校园。回了车,她拨起鞠婧祎的电话。以为没人接的,毕竟她鞠工作时任何人基本扰不了,倒是没想到,响了两声就被接起来,那一边她一如寻常的声音就这样出现在她耳旁,竟然像心弦被拨动两下。

她说:“我想我爹娘了。”

……

鞠婧祎一天都开着铃声就等着她的电话谁成想上来就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想他们就打电话回去啊,你给我打电话说啥嘛?”

“因为我也想你。”她叹了一口气,给自己有气无力地拉上了安全带。助理提醒鞠婧祎要进录音室,她摆了摆手独自走去了露台。多少年李艺彤也忘了这么冷不丁的肉麻她一句。可是她却能感受到电波传过来的,那个人的好明显的失落。

“孩子送走了?”

“嗯…”

“三岁哭惨了吧。”

“嗯…”

“看着八年走的吧。”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因为我冰雪聪明。”

“哼…”

——

“青韦。”隔了半天她叫她,“有一天我们都会离散的对吗,父母,爱人,朋友,孩子。我们都会孤身一人而来,最后又孤身一人的走的对吧。”

“对啊。”她说着肯定的话,却忍不住想着她摇了摇头。“每一个人都是这样。”

然后她就不说话了,静静的。片刻换上了从容的语调,像伸了一个懒腰。“行啦我没事,你去工作吧,我挂了给爹娘打个电话。”

“李艺彤。”她叫住她。却半天不开口讲下一句。

她在那头疑惑不解。

——别担心。

——我会陪你的啊。

她弯了嘴角,“你下班去买菜,我想吃肉。”



-A-


#继续诚意征梗…(继续手动燃蜡)#


评论 ( 14 )
热度 ( 30 )
 

© 文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