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声.

嘘。闭上眼睛,我就在你的四周。

【卡鞠】第二小节 此处应有名字

#啊…看到大家的脑洞了呢,十分感动然后我写了自己想的名字……= =民那意外想的很正统呢,然而作者是个逗比。→_→#

#点名批评想出【鞠平平】和【李如碳】这种名字的某些人#


话说李艺彤和鞠婧祎的那个宝贝孩子鞠三岁,还真的目前为止就叫做鞠三岁。原因是什么,小孩子今年正好三岁。到了明年可能也就改名字叫四岁了。后年就是鞠五岁,大后年就是鞠六岁……这爹妈懒得,也是没谁了。正好家里又领了一个孩子回来,鞠婧祎在床上躺着忽然就想起来这件事。拽着一旁带着大眼镜看ipad的李艺彤,“诶你,孩子名字让你想好几年了你也不想?”

 

“叫几岁不是挺好的么……”

 

鞠婧祎就呵呵了,“行吧,你闺女叫鞠三岁,那你儿子叫啥,李八年?”

 

李艺彤看完一条消息,方堪堪把数码产品放下,眼镜巧垮到鼻梁下方,此刻她就像带着一个老花眼镜一样,垂着头,眼珠子上吊的看着身旁的人。愣了半天,忽然开口道,“挺好的啊,诶!这名字不错啊!”

 

鞠婧祎咬牙切齿。

 

李艺彤点点她,真是提醒了她。名字这个问题,想想是个大问题了,因为这个问题,涉及到鞠三岁马上要上幼儿园了,家里那个boy也马上应该去这个片区上小学的。不办户口上的哪门子学。李艺彤一咕噜翻身下床,套着睡衣外套跑到鞠婧祎这边,将她拽了起来。“来你也起来,这个问题咱们今晚好好儿想想。”

 

于是夜里小十点,一家四口让李艺彤通通拽起来,商讨取名字的问题。你三岁宝宝真心希望她能够被设定得再大点,这样她就有能力多吐槽眼前的这一对爹妈也不知道谁爹谁妈的某两个大人。真心没见过这样的,孩子名字让孩子自己取的。科科。

 

李艺彤顺了一张饭厅一张椅子坐着,鞠婧祎抱着鞠三岁瘫倒在了沙发上,另一旁阳台边,还站着一个沉默不羁的深沉男孩。李艺彤扶了扶眼镜儿对他招招手,“boy你坐下,你站着干什么。进了我们家门不要搞的这么沉默。”

 

某男孩子无言以对,竟然也就坐在了李艺彤身边。

 

鞠婧祎倒在沙发上,三岁宝宝心里委屈,搂住她妈的脖子。智障李艺彤不让人睡觉啊!

 

李艺彤伸手开了落地灯,旋即把顶灯关掉,一个空荡荡的客厅,此刻安静而祥和。李艺彤把腿盘在地毯上,“我跟你们的鞠今晚忽然想到了你们的人生大事,觉都睡不好。”

 

“……”

 

“你们也都大了,三岁宝宝,和这个boy,说起这个boy。”李艺彤似乎是沉痛的叹了一口气,“这个孩子我现在也不知道该咋称呼好一点。其实你八岁了嘛,该懂的还是懂的,你也知道现在我们领养了你,以后不出啥意外大家就是一家人的。你在福利院里的名字是小光,也没有姓氏,当然名字只是个代号也不重要。但是你也知道,在我们中国,这个名字呢自古就是有名有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的……”

 

鞠婧祎拿了一个小靠枕,交到鞠三岁手里,然后三岁宝宝一用力就砸在了李艺彤面前。愣了一秒,李艺彤闪着泪花儿的拾起来靠在了背后。闺女真知道心疼人。

 

三岁宝宝气绝。

 

“说重点啊李艺彤,你很烦诶!”鞠婧祎拖着不耐烦的长调。“就是我们想给你们取个名字。那小光呢,我们建议,你还是随着我们姓。以后什么事情都方便一点。当然你不愿意我们也不会勉强你的。”

 

“是的。”李艺彤点点头,身子也跟着上下晃了晃。然后她左右看了看两个沉默的孩子。

 

停顿了一会儿,再悠悠道,“你鞠呢,给你们取名字一个叫几岁,一个叫几年。我觉得你鞠还是很棒的,大家给她鼓鼓掌。”

 

只有李艺彤一个人鼓着掌。鞠婧祎翻着白眼,“我什么时候取了这名字了?!”

 

“各位!我是真的觉得这名字好听的,鞠三岁你想想看啊,你明年就四岁了!与其每年改名字,还不如叫几岁一下就概括了。”

 

孩子听不懂我也听不懂啊?还真有每年给孩子改名字啊?有你这个样子的李艺彤??鞠婧祎横着眉毛瞪着她,李艺彤就低头不说话了。这档男孩子却出声,他的声音,李艺彤无端听的心里打结,就像心窗的风铃被微风吹的轻轻作响。

 

“你们,一个姓李一个姓鞠是吧,已经有一个姓鞠了那我就姓李吧。”他没看着任何人,转头望了望阳台,这一身萧索的寂寥感,真让李艺彤想起身给他鼓掌。鞠婧祎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眼睛一转,幽幽的回了他一句,“你要是想姓鞠也可以啊,让三岁姓李,反正姓李姓鞠都一样。”

“既然一样,那还改什么?”他转过头,神色平和的望着鞠婧祎。李艺彤眼看着身边人很明显的一怔。

 

她忽然喜极而泣地摘下了眼镜,“不得了。我老李家也有后了。感天动地。”她一双眼睛还真是红红的,好像真是要流泪了的样子,看着某李姓男子,“儿子,快让娘抱抱。”

 

李姓风一般男子,默默挪开了两屁股。

 

鞠婧祎轻轻地放下三岁宝宝,小家伙已经快要睡着了。她走过去扒着李艺彤的眼睛,“你眼睛又充血了?”她用气音对着面前人说道。李艺彤躲开了她,又戴上了眼镜,摆摆手。她放低了声音,对着鞠婧祎说道,“今晚还是名字讨论出来,过两天给他们办户口上学。”

 

“你是不是傻的。”鞠婧祎轻轻推了她一肩膀,“这种事情我们讨论就好了,哪有拉着孩子讨论的。”

 

“我怕他……”李艺彤面对着鞠婧祎,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指了指他。她用只有鞠婧祎才听得到的声音无奈的笑,“我怕他为难。”

 

鞠婧祎戳戳李艺彤的额头,然后转过头坐正在了李艺彤身边,三岁宝宝睡着了就睡着了,反正气温也不高不低,睡的正舒服。这些事情她现在也听不懂的。

 

后来李艺彤的体内的洪荒之力就抑制不住了,脑洞就是一个无底的深渊,拽着李艺彤越陷越深。她感到身体正在被蚕食,身体被掏空,身体被对不起我串戏了。

 

“我想了一下,就叫李天空鞠大地好了,踏实又很朴素。”

“女孩儿诶李艺彤,你能不能不要拿你自己的女儿搞笑???”

……说的也是啊。她摸了摸下巴,然后望着天花板沉思了一下,那要不,叫鞠小鸟,李蝴蝶?

眨眼间又招来了一巴掌。“你早点想完早点去睡好吗??明儿上班不上了??你眼睛又红成这样!要气死我?”

李艺彤感觉相当委屈,异常委屈,十分委屈。她揉了揉胳膊被某只大母猫挠红的一块,噘嘴嘟囔,你让我想,你自己又不想,我想了你又不满意,还打我。

鞠婧祎凛了凛眼神,睨着她。耍无赖是吧。

“那我觉得天空啊大地啊,植物动物啊什么的让人很亲切,也能以后教育他们热爱大自然啊!”

我是拒绝的。一旁掉线了半天的李.风.不羁狂野酷.亚历山大.boy上线,摇摇头应了一句。

“你看看你儿子拒绝了你。他是个男孩啊叫蝴蝶?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鞠婧祎指了指李艺彤的头。他微不可见的在她背后,皱了一下眉。

“如果可以……李几年也不错的。”他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新新的睡衣。通身的卡通人物,说实话并不喜欢。似毫不在意地说道,“谢谢你们。我先去睡了。”

一个小小的背影就背挺得直直的上了楼。

鞠婧祎和李艺彤面面相觑。可能确实是夜了,沙发上那个宝宝把她母亲的睡衣给踢开了,翻了个身嗫嚅。嘴角顺带就挤爆了一个口水泡泡,李艺彤起身,把鞠婧祎也拉了起来。鞠婧祎拍拍李艺彤的背,“去睡。我去把三岁抱进房间。”

李艺彤拉住了她的衣角,小心翼翼,“真叫几年几岁啊?”

那你孩子挑的有什么办法?

“我开玩笑的,以后三岁会怪我们的。”李艺彤收紧她的衣物,把她拉在了身边,微微低着头有些难为的看着眼前的她。

鞠婧祎戳戳她的肉乎乎的脸。“这下你也知道了吧,孩子再小也不能糊弄的,以后就告诉她名字是她哥哥帮她取的我们不知道。”

……???

 

你刚刚说谁糊弄孩子??

这是实话啊!鞠婧祎咬着气音,手掌放在下巴下面凶恶地划拉了下脖子。再问自杀。



——其实你很笃定的那个小孩子会在我们家一直待着吧。

三岁沉甸甸的伏在鞠婧祎肩头,她随着她走过去靠在了孩子房间的门框边,她们的房间就在一旁,熄灯的黑暗客厅里回荡着李艺彤有些轻微的声音。鞠婧祎关好灯退出来,望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只是轻轻笑了一下。然后经过她,进了房门。

李艺彤把门带过去,阖上。一户人家的入夜与安宁。




-A-


#诚意征集话题……TAT…此写手基本是个想象力极度匮乏的废人……(手动燃蜡)#

评论 ( 6 )
热度 ( 36 )
 

© 文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