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声.

嘘。闭上眼睛,我就在你的四周。

一篇文评——过几年再来看看我喜欢的小说哇


我是一直很想给江山劫做篇书评的,在我看来,这是一篇没有完成的故事。别人肯定要反驳说这叫开放式结尾。可我想说,很奇怪,我看过的开放式结尾很多,唯独这篇文结尾给我的感觉最不像结尾,只像是作者本来接好了一大章完整的结局,却突然间急事缠身,迫不得已临时编了一段结尾应付了事。

 

凤头鸡尾,就这么个感受。

 

但是这文说实在的,各方面真的都很好。首先我们来说主体,其实百合文让人一大倒胃口的地方就在,“其中有一方假男子之名欺世盗名”你要这样子,跟BG有什么区别。严格来讲,江山劫也是这样设定,但是它有个不同,它不是一方是男子之名,而不是双方。这样设定突然就能让人接受了:双方皆是有勇有谋心怀天下,不敢居于男子之下的女子,因此女扮男装,在险恶,在险恶的宫廷中争权夺利,步步为营。这样的设定,没有了“一方是男子般刚强,一方是女儿家柔媚”的小家子气,反而增多了真正的“巾帼不让须眉”的阔意。这样的设定的巧妙,没作者刻意之意,可意已现字里行间,已在人物举手投足间,恣意展现。

再说文笔,江山劫的写作方法是不带任何偏见的编年体史书类记叙方式。现代文是不需要这样的手法的,这类写法只适合古文或者文言文,然后古文也不是必须要用这种写作手法,故而作者们多不采用,原因是这类写法需运用文言文,且逻辑性要强,文笔功力深厚,概括能力极强,一般的网络百合写手鲜有这样的文字功力,而江山劫正是这样的写法,所以作者文笔可见一斑,再说白话部分的描写,质朴无华,却描写的真实细腻,对白浅显易懂,却隐含深厚感情,总体上也是详略有当,不拖沓不造作。实在是难得的佳作。总之,一看到这篇文就会觉得满心的快意。

次说人物,这是江山劫最打动我的地方,也是江山劫的灵魂所在。这两位主角耶律弘和萧定一,先来说一说耶律弘这个角色,这个人是大辽国二公主,因着她爸爸耶律洪基的诸多个人原因,亲眼瞧见了父亲毒死母亲,所以导致年幼心理扭曲了……嗯,细致来讲就是,变得冷漠残酷,无心无情了。她自幼跟着她一个师父练了一身武艺,把天下无双的绝情剑法练得出神入化。武功强就算了,人家还精通兵法啊,用兵如神说的就是这么号角色啊。诶,个人强就算了,气人的是身份也牛逼的要死,人家是大辽国的二皇子。二皇子啊。古代的妥妥高干了。而且,这可不是普通的高干只为牛逼身份来泡妞的设定,这是个苦逼富二代,虽然是皇子,然而一心就奔着去她爸爸的,就是弑父夺位的目标。

这样的身份背景,于人物来讲是充满了很多的矛盾和复杂的。但是对于看客来讲,那绝对是超级,super的,带感的。

 

……带感吗,这只是其中一个主角而已。我当初看到耶律宏的时候以为就顶了天了,这么帅的昏过去的角色(我的意思是我欣赏的的那种帅。实际百合小说里还是存在着其他不少帅主角的……)我迄今为止我只见过林纵一个。非要强行比较,我只想说,如果能把耶律宏这个角色摊开来描写的话,人物设定带感程度绝不会比林纵低到哪里去。

所以当我看到另一个主角,还是那么帅的角色的时候,真的,一不小心就狼血沸腾了一下下。我真的很少见,可能是我看的小说少,我甚至没有见过两个都一样帅的女主…………嗯,搅姬。

 

这个第二个主角叫啥,叫萧定一。这位主角,刚登场什么身份?……御前侍卫。并不是什么官宦小姐,什么江湖高人的得意门生,我就这么说一句,不是什么美的要死要活的仙女。这位主也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帅的要死的人设。她是因为啥跟耶律宏有接触的,也就是说她是怎么上位的呢,在打猎的时候救驾有功被提拔为御前红人。看一下,救驾,有功。

这里我一定要表明一下立场,并不是说官宦小姐不好,清冷自持的,一身风骨的大家小姐也很棒,就人设来讲啊,你比如嫣然就是其中的典范。此外其他的,武功也很棒的,也很有性格的女主,你比如夺君里面的郡主,也是让人很难忘。然而,她们有个特点,那就是跟另一个女主角相比,有很明显的,从描写上的,设定上的,社会性别上的差异。我不知道我是否形容到位,反正就是那么个意思。

 

所以再回到江山里,这就成了很特别的地方。

来看一下这位主人设是什么,乱臣贼子啊,是个一心要帮她爸爸(好吧其实是养父,篡夺皇位的设定。也就是说,人家不仅功夫好,志向也不小,而且计谋权术样样手到擒来,这一步步在朝堂里混的也是风生水起,哎哟喂一不小心就容易不淡定,毕竟百合文里真的,很少见这种一开始就奔着相同目标相爱相杀的角色设定的。

然而这就结束了吗,就这样就值得我花这么多字来写篇文评的话,我觉得我可能有问题。这些身份对于老萧来说都太过浅薄了,她的真实身份远不止这些。

乱臣贼子的设定算个啥,这只是浅薄的志向职业设定而已,来看看主角光环加持的原生设定是啥,人家是其实是辽国四大护国神教之一——风啸山庄的大女儿凤舞。看见了吗,神教,这就涉及到江湖地位了。也就是说你耶律宏是朝堂的皇子我怕你啊,我萧定一还是民间神教的大小姐呢。

武功相平,排兵布阵一样厉害,胆识谋略相近,志向相同,连身份背景都是一个官方高干,一个民间高干。哎哟喂对不起我再荡漾一下,我荡漾点比较低,遇见双高干设定就容易把持不住。在BG和耽美里羡慕过太多的双高干设定,所以能在最喜欢看的百合小说设定里遇见,激动之情真的很难表达,一言难尽。

 

萧定一(真名叫凤舞。本来是风啸山庄的顺承人,因为妹妹凤九天神灵转世的降生,而被排挤出继承之位。这种结果,当然这位心气高的主角不能接受的,确实,为什么天赐神运就可以得到一切,而刻苦努力的凡人付出多少辛劳汗水却仍是不能成功。所以萧定一不甘心,就想通过自己的奋斗和努力。(其实也就是帮助她舅舅,也就是她养父夺取皇位,继而再自己做皇帝这位的方式,让天下人包括风啸山庄里的她爸都知道,天道酬勤,凡人靠自己的努力也一样可以天下无敌。

 

其实在整篇文里面,萧定一这个角色,跟另一个角色耶律宏,有很多的相似的地方,一样的强大和优秀,首先就使得她们能够很容易的注意到彼此。更何况她们的目标还是相同的,虽然因为什么不一同。她跟耶律弘在性格技艺上有太多相同的,她们都孤僻,都冷傲,都一样杀伐果决,对对目标有太多执着。耶律弘与萧定一有太多相似的地方,她们是武艺与用兵上唯一可以互相匹敌的对手,是心间唯一值得记挂的人,是孤独灵魂遇见的又一个自己。唯一不同是,或者萧定一比耶律弘稍微还存有感性,毕竟她只是心有不甘,为求自身价值,还没有失了本心,而耶律弘却是满心被仇恨蒙蔽了心性。而且她练的剑法是无情剑,也就是说修炼的越高,内心就会变得更加无情。这也是后来,他们一次一次对战的时候,她会比耶律弘更下不去手的原因。

 

我实在非常赞同那句话,“我这个人虐点特别奇特,不怕死不怕残不怕分手,但我怕看见诚实的人被迫说谎,正直的人被迫弯腰,直言者被迫噤声,理想主义者亲眼见到理想破碎。”

其实这句话,其实也说明了一种人物安排上的萌点,当然,是虐萌虐萌的。也就是说当一个无心无情的人,一次次不顾自身安危出手救你的时候,是不是特别让人心动,当一个满心算计的人,明明都知道如果你的那边战况非常不好会有利于自己的局面,却还是忍不住甚至是冒着违抗皇命的危险带着军队来解救你的时候,是不是特别容易让人感叹。当一个从来难见一笑的人,为你展颜一笑会如何,当一个冷如冰山的人,为你红一下脸会如何。都记下来吧,这特么都是萌点啊!

为什么我们会觉得萌。就是那种反正天地之间,就是你最特别,我这个人嘛,什么都好,遇见你就不行的感觉,给人一种命中注定的宿命感,其实看客看的时候,是在看什么?看一个故事?看一个念头?看一个好的笔力?可能都有,看爱情,看江山,看人物。看其实于这不管是古往,还是今来,不管是庙堂还是江湖,我们对逃不开的命运的挣扎,对躲不开的命运之人的妥协。

其实吧,按我们现在的说法,这篇文的糖分少的可怜。尺度最多也就到耶律弘把萧定一扒光为她运功疗伤,也就是她们和衣而眠,相拥一晚。然而我为什么一直放不下这么一篇文,就跟纵横那篇文一样。这些悬而未决的故事我都不知道,其实这些事,是不是真的在哪个时间缝隙里可能是真实发生过的故事,就这么牵肠挂肚,让人放心不下。

 

说起来很遗憾,看文的人都知道,BG文可以写的雄浑大气,耽美文也可以写的动人肺腑,唯独百合文的剧情,很多都是单调,简单,平白!这里并不是说平淡一些的生活文不好,我看过很多生活文也有写的十分动人的,这里说的平白是指百合文大多数都是爱过来爱过去,情话过来情话过去,让人看了浑身不自在。我始终相信,大爱无言,深思不念,这样婉转的深情,才有内涵,才能打动人心。现代文直白些就算了,因为现代本身就是个快节奏,但是如果连古代的文也那样写,这完全就是以现代眼光去理解古人的节奏。因此这样看来,江山这篇文就是多么难得,耶律弘与萧定一自始至终没言过一句爱。为之心动,为之牵挂,为之心痛,为之思念,就是不言爱。那一天她们一同驯服一匹烈马,在乌星背上,两个人前后贴合,分明怦然心动。但是却真是一句心意都说不出来,不仅仅因为她们同为女子,更因为她们还有各自坚持的目标,而这样的目标下,他们是敌人。在知己和喜欢的人之前,她们首先是敌人。

 

此文,通篇感情平淡。文中唯一感情爆发的地方是结尾时,耶律弘外反兵临上京,萧定一内反囚困皇帝的时候。到这个时候为止,她们终于各自都离成功就差一步了,但是要跨过那最后一步却是那样难,因为她们需要战胜对方。从人物的言不由衷里表达的是,她们彼此都很期待这最后的对决。但是其实从一开始就可以遇见到的,哪怕就是杀的昏天黑地了,小舞最后是不是会对阿弘拼尽全力,有了心有了情的无情剑,还是不是天下无敌了。这对决根本不需要比两个人全部输掉了,各自输给了对方。

 

看的时候,本以为结局就差不多了,因为一方的退让,让另一方赢了。可这时剧情陡然生变。我以为作者只想虐个剧情,没想到他是要虐全篇啊。Woc……现在想想,要真按我想的那样写,也是俗气。本来都设定的好好的那么帅气的角色,干嘛要互相让了起来呢那样会一点都帅气的。所以作者大大帅气的,让剧情急转直下,谁都没料到皇帝竟然留有一手,当皇帝的埋伏好的三万大军又杀出来时,耶律弘与萧定一就忽然从对阵防变成了盟友了,但是此劫也差不多凶多吉少了。因为你可以很明显的看到,作者是要搞死一个两个主角了。

 

……

 

怎么说呢,这种时刻,你不能说作者不好,因为他的剧情很棒,可她就是要搞死主角。也是闹心。其实很多时候,主角死不死,是一早就铺垫好的,写文,尤其是写长文的,那都是有大纲的。但我为什么对这篇文怨念颇深呢,是因为这篇文的关于死不死的问题,其实也就最后笔锋一转的问题。小舞是为了就阿弘把他们家的绝学凤啸九天使了出来,按设定来讲,这门功夫是至阳的功夫,女子修为不够试出来会震碎经脉的。所以结局就是小舞为了就阿弘开挂把几万人连带她自己震死了。

当然是这样描写的,她轻飘飘的落回了耶律弘的怀中,然后耶律弘抱着她离开了。所以最后死不死,其实是不知道的,但关键就是种种描写来看,是写了,就是百分之八十的板上钉钉的要死的。我不是纠结人物到底死不死的问题,我就是对于这种悬掉掉的结局特别的怨念!你看林错不写了纵横二好歹还列个大纲明明白白告诉你嫣然死了,林纵也被射死了……………………是吧……

(好吧其实我特别感激作者的我不会怨念他的。这位大大至今了解不深刻,这篇文的出源也是现在我都不清楚……

所以我会说着文凤头鸡尾的原因在于如此。其实这文哪怕只要肯,多费一点点的笔力来描写一下结尾,多花一点点的时间,来描写一下被设定的非常厉害的江湖四大家族的来源和故事。多稍微写一点支线的关于小舞她妹妹凤九天那条线的话,整个故事将会是非常非常圆满的。

当然这只是读者的呐喊,当我自己作为写手之后,我又开始理解作者里。有些东西,真的脑海里想想非常过瘾,但是要全部写出来,真的下笔之后才发现,要写这个,就得先写那个,那个之前,你还得写这个,这样无穷无尽的写下去,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脑洞的也许只是个一百字就可以描述完的场面,而为了这个场面要填满成故事,或者需要几万几十万的字。

 

写这篇文评的初稿时,我还是个高中生,一晃眼,好几年过去了。赫然发觉当初对着这篇小说的欣赏还是那么浓厚,反倒是对着遗憾的地方,有了更深的理解。毕竟初稿时,我写了三千多字的感人肺腑的读书笔记,而此刻到真像个作书评的,有了更客观更冷静的态度。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更冷静的态度了,这都只是自我感觉。是主观的东西。

 

只是几年后,很想在原稿上补充一句。写文不易,对每一个带给我深深震撼和感动的小说和角色,以及作者,我都该给予更多的感激的。

 

且看且珍惜。


评论 ( 3 )
热度 ( 5 )
 

© 文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