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声.

嘘。闭上眼睛,我就在你的四周。

关于同人写作的一点儿自我想法(。


#顺便当做个作业#


前一阵子在首页围观了一场小小的口诛笔伐,地点是在一个同人文的吐槽站上,也发过不少的吐槽文章了,基本是以被吐槽的写手默默看个教训,大家伙看个开心为主。然而就在那天我也踩了一脚进去的吐槽活动里,赫然发现大家态度之严肃之正经。我是来看热闹的,但是大家是来庭审的,于是我只能悻悻地收回脚感到有点尴尬。

转身之际这里面不免有很多值得细细想来的问题。这篇被吐槽的文,有什么样的特点呢,首先按我们的说法,它文笔差。其实也不叫文笔差,这实际说来应该是内容填不满故事的结构。如果能从细节写一些小一点结构的文,或许也不是那么的吃力。其次大家说它ooc很严重没有代入感。以及最后大家说它不尊重人物。

 

可见,这三个问题里面,其实最小的可以忽略不计的是文笔。大家针对的就是ooc严重和不尊重人物原型的两点。然而这两点,对于一个同人作者来说,真是一个说多都是泪干脆大家都不说的话题。

 

在这里我首先想问三个问题。

 

  1. 披着成员名字的原创是不是同人?
  2. 如果不是那么没有什么好值得讨论了。如果是,那么这种百分之百会涉及到的ooc如何与代入感平衡?
  3. 你写文的动机是什么?
  4. 同人文可以允许夹带私货吗?(私货指,自己的观点,自己的故事,或者说一个感情的故事写很多的政治观点,像论文一样,对比如我自己。

 

这三个问题,我有自己的想法,因此写下来,以塞纳河为例来思考我对于这个问题的看法。首先是原创和同人的问题,这么说吧,现在一般网上默认的是,如果你的同人你是从影视小说里发展而来的,那么你用原型的名字却不参照原人物的性格特别的话,就已经不能叫同人了,只能算是作品的衍生物。这一点百度上解释有。我觉得有道理,因此认同这个观点。但与此同时的就是真人同人圈里的同人作品如何来界定,它的人物原型是真人,而真人也极少有一段真实的故事摆在那里让你做参考,有时候你肯定只能根据她们的一张照片或者一句留言来写文。当没有原型的时候,参考的标准就只剩下了人,一个人。她的性格,或者准确来说,她表现给我们看的性格,和你设想她在这个行为背后的性格,是你写文的参照物。那么这种文,百分之百的,正统同人文。

于是乎原创的怎么来给它找个归宿呢?顶着成员名字的原创,如果说它不是同人文,那它难到是原创文吗,因为这不能算是衍生文,首先你没有衍生的原型,我们总不能说这是某个成员的衍生吧。这种顶着成员名字的原创,你看,甚至没有专门的词来概括,在真人的同人圈里,就像一个父母离了婚的孩子,跟妈也不是,跟爸也不是。

就我自己的观点来看,我更倾向于把她归给同人。因为他毕竟是用了成员的名字和人物的外型。写手可能有这样的体会,在不考虑收益和观念的情况下,大家也许都更爱写同人,为什么,因为实实在在的名字和外型摆在那里了,你写发卡今儿怎么怎么了,哦大家脑海中马上就浮现了发卡的样子,不用更多的描述,你不用临空像捏泥人一样用形容来捏一个人物的外型。不得不说这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同时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判定因素。

小说最重要的三要素,人物形象,故事情节,典型环境,或许你会说其中后面两个都属于原创,而人物形象中的外貌形象和性格形象,或许只有外貌是成员的,那么应该判给原创才对。可是这个假设从感情上来说是不成立的,你们能把它当做原创吗,大部分人,我不是说全部,在一万篇原创里,只要微微看见了你偶像的名字,就无法把它看做是原创不是吗。

因此,认命吧,至少我是这样觉得,顶着成员名字的原创,还是同人文。

 

好如果我把这类文看做了同人文,那么很明显我面临着第二个问题。Ooc与代入感。我为什么说这是写手之殇,说多都是血泪。

原创是什么,我懒得翻字典了,这个词顾名思义字面意思就可以理解。对于小说的原创来讲,就是完全由自己想出剧情和人物,表达出自己想表达的情感。至于抄袭什么之类的就不讲了那是常识。那么我可以这样说,你写原创同人,不可不能不ooc。Ooc什么意思,就是out of Character,出离了人物本身。你卡原本在上海郊区歌舞团表演,结果你把她支到了祖国大西北挖煤,你卡本来公认了是个天真热情的痴汉,结果你写成了一个高冷腹黑的霸道总裁,这就是ooc。但这是原创的基本。你要写一个煤矿爱情故事,就不可能不把她支到西北郊区去,你的故事就是一个霸道煤矿总裁爱上我,那么你卡就得是个高冷腹黑的霸道总裁(或者我= =。这是一个很难权衡的左右,其实一开始本来无可厚非。但关键是有时候别人会说,你这篇文,没有代入感。

代入感,以我作读者的经历来说,这种感觉,就是虽然这个人物顶着你偶像的名字,但是你真的觉得她不是你的偶像,你觉得你偶像不会说这种话,你觉得你偶像不会干这种事情。以及,你觉得你偶像不可能跟另一位偶像有这么亲密的关系(这涉及cp的配对问题就不多说了。

写到这,写过文的就知道什么是写手之痛了吧。因为一千个人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塞纳河粉丝心里有一千种关于某个偶像的形象认知。一句话你不可能完全了解你的偶像,就算是面对面偶像的如我们这个团。不同的眼睛里有不同的角度去看一个人,你看到的都是她,可又不全是她,这就会造成对同人文性格改动里的接受度差异。

对于这个问题,我停下手思考了一下,发觉真的没有什么可以更多可说的了。这个东西很主观,一旦我们承认了原创同人的存在,就必须接受ooc存在。就我来说,我作为读者对于原创同人文的ooc的接受度取决于写手长相开个玩笑。取决于写手写作功底。说白了,我会把这个故事,当成一个剧本,把我的偶像当做一个演员在其中演出了一个角色,这个人物本身是出彩的,这个故事本身是精彩的,我看的就很开心,也很带感。但是如果是反过来呢,那写手你也别怪别人喷你ooc严重了,本身这就是个比较敏感的边界,只能用人品和笔杆不断拨平衡,你手下力道不够,就别不能怪别人说你偏水准。但在这里也想劝一劝一些读者,如果这个故事本身硬伤不大,只是你觉得没代入感,就红叉叉别看了,去看现实文有代入感的。也不用特地给人家留个言说没代入感,写手遇上此类评价最无辜,人家又不知道你代入感的点何在。

 

第三个问题,问给写手。写文的基本动机,或者我换个问法可能更清晰一点,当你遇到你的剧情发展和偶像形象的必然冲突,你怎么选。比如说前天那篇文,那位写手可能脑内设想的是通过丑化成员,来突显这个人际环境的紧张,或者通过丑化来达到一些搞笑的作用。在这里这就是一种纯写作技巧的分析了。矛盾就在此,在写手的眼里,你把你笔下这个故事的完整性和你自己写作的技巧性看的更重要,还是你偶像的形象比较重要。

看到这里也许有很多人会说当然是偶像形象更重要这个问题简直废话。但,不一定。写过文的或知道,如果你不是加入这个圈子才写文的,如果你一开始就有一些写作的功底,或者在圈外是写过其他故事的。这个问题,不知道有没有问到你。

注意我已经不是在说前天那位写手,我只是以这个事情举个例子。

以同人文里一大雷区强暴戏码来举例吧。或许好多人看到个词就开始雷了。这本身就是一个社会敏感问题,多用于严肃文学题材。但在晋江起点的霸总文里也不少见。我分别以原创和同人的两方面阐述我自己的观点。在原创网络小说中,就写手来说,他要写这个戏码,来表达一种一个主角对于另一个主角的爱恨交织,这么总结吧,我看过的不少网络小说的强暴戏,发生在主角间的,还算有爱的那种,一般都是两个人是相爱的,但是闹了点误会分手了,分手后因为是主角嘛又不会完全分脱,另一个想重新开始,另一个想放下过去。于是这种戏码的上演,一可以表现出这种感情的纠缠,二可以给主角间关系的一个新的定位和发展。就技巧来讲,这种戏码其实还真是挺好用的。

大家认可度如何我不知道也没做过调查因此不敢妄言,但肯定有人并不喜欢这种戏码,你多爱一个人不能建立在用暴力伤害一个人的基础上这是人性的基本自然没的说。

于是当一个写手和一个读者在这条路上相遇时,发现彼此的不理解对方。假如我是写手对于这个问题仅仅把它写这个戏码当做一个工具,我考虑的是剧情的起承,人物关系的转合。但作为读者,我可能更多考虑的是把它当做一种行为,背后所带着的是一种基本的道德人性上的选择和判断。那么着之间势必是要起冲突。这或者往大了说,也是工具理性背后所面临的道德拷问的一个表现。

(注意这里就只讲网络小说范畴了,因为同人文写作比较靠此大分类,如果说严肃文学的话,不能说按这种说法。因为网络小说和严肃文学从一开始的立意出发点就不一样,但这里也就不多说了。

所以,原创小说,凭空捏造的人物尚且带着这样的审问。更别提同人文写作里,你写的人物,就顶着你偶像的名字,你随随便便脑子里一想就是她的形象。要写这种戏,当然会雷到人,也会踩雷区。哪怕就是同人里,可能大多都是男男女女的配对,也还是有人不会因为没有了这层性别差异的敏感和一部分人对男权制的批判,而对这个行为本身产生认同。说简单一点,这个写法真的是吃力不讨好。那么这个问题,要怎么办。就我自己的观点来看,我不认为这个写法不可取,别人要写也就既有存在合理性。但是你的写法,尤其在同人文的写作中可以更高明一点。这里有一个前提,不管是男男还是女女,没有人希望自己的偶像处于一种力量上的弱势方,说粗鲁一点,就是她受可以,但不能是个弱受,一推就倒,或者还没推就倒了,就一副我为鱼肉人家为砧板的样子,人家粉丝不来掐你都不可能。那么要如何写,你要写这种戏码,就干脆别让得逞,最好把强暴戏写成打架戏,两个人在床边打起来了。这个打架的过程你想怎么表达感情怎么表达感情,你是想你反抗一下还是我反抗一下的来,还是交战双方各不想让都行,最后表达完了也就打完了,攻方压着受方长叹一声,慨然离去。多好,又激烈又隐忍又深情,还不雷…(吧。

当然以上只是我的胡扯大家走过路过随便看看。当我问我的朋友这个问题看法的时候,她就问了我一句话。她说你为什么一定要写强暴戏,你为什么一定要丑化自己的偶像。(我好想说我没有写,也没有丑化……但是她确实问到一个点上。你是不是非要这么写?要表达纠结的感情的方式和场景有好多好多,你为什么一定写最极端的,要勾画出一个背景的方法也有很多,你为什么一定要丑化人物,要想一篇故事妙趣横生有更高明的办法,小丑一样让人物做出滑稽的动作和表情大概是最笨的方式。

这里我多说一点,为什么写手要“聪明”的表达自己想写的东西。为什么不可以自己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本来写同人文就是自娱性的东西。这话确实不假,但前提是你自己写在电脑里慢慢欣赏了也可以满足你的自娱性,一旦放上了公众平台,就不仅仅是自娱性的问题,还涉及到互娱性,说白了你放上平台就是给人看的,想给别人评价,想从别人的评价里获得满足和认可。但别人为什么要看你写的东西?“人们愿意为这场戏保留注意力的首要前提在于动力性目标的存在。”这个动力性目标不是别人,就是他们的偶像。

所以要放上平台的同人文就不要太自我了,你有受众,你也需要受众,你甚至不得不承认你得写给自己看,也是写给他们看的。

 

是的,所以你有很多的写法,你真的没必要写成那样。于是再回到一开始的问题上,再问自己一次,你写作的基本动机是什么。其实没有对你的偶像饱含深情和对你自己写作的冲突,事实上你真的可以有更高明的手段,让两者兼顾。

 

最后的这个问题。是我的一个私货。是我前段时间一直在不经意间思考的问题。写完N城那个故事的之后,一直陷入了一种深深自责之中(吃饱没事干的我。怎么说,当初我写这个故事的灵感来自在图书馆六楼我看到一本杂志,当期主题是中国十大落马的贪官,我捧起来,一看看了一下午。看完之后再联想到小鞠不是老是被老干部老干部的叫,再加之那段时间十分想写黑天使,于是就动手写了。写出来就这样了,结局不言而喻,其实非我刻意,可是我确实就是在文里注入了太多自己的政治观点和个人看法。这就是我自责的地方,感觉自己的写文的目的不纯粹了。觉得自己大多不是为了喜欢偶像和这对cp去写文,而是不自觉的想去表达自己的观点和立场。想说点的什么想诉求一些东西。

但这个想法也许换成原创就完全没问题,甚至小说的存在正是应该有这样的觉悟。但是换成同人写作就真的变得好怪。

从媒介符号的角度来说,或者我的立场是不自觉的把我笔下的成员们当成了我一个纯原创人物以此作为一个媒介来承载我想加在它上面表达的东西。简单说我把人物当成来了一个符号。而另一种立场是“人物真的当成平行世界里真实存在的人,尊重他们的主体性,尊重作品中各个人物的独特性逻辑,不要用作家的声音淹没人物的声音。”这是巴赫金借助狂欢化来说明的一种文学现象。

我深以为然,却践行的很差。这实在是一件值得反思的事情。

其实写一个东西,不加入作者自己的东西是不可能写出来的。同时只写感情不加入社会背景和时事背景也会显得非常单薄和浅显。但如何来平衡这种人物与作者之间的关系,这种如何避免作者成为一个不可一世为所欲为的的操纵者。又如何来平衡主题间的表达的比重,好像是一件值得思考的问题。

  •  


评论 ( 4 )
热度 ( 14 )
  1. mumumumumumu~文声. 转载了此文字
    看到声聚写的冷静许多
 

© 文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