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声.

嘘。闭上眼睛,我就在你的四周。

——一次次失去又重来,我没离开。


时间久了就发现给自己灌心灵鸡汤根本没用,要遭的苦一点一点都不会少,真的不明白这种坚持的意义何在。

哭着嗓子哑着背书。

上一刻家里人还在问你为什么不自己照顾好自己。我很想把自己照顾好,我也很想很完好的,很精神的,不用逼迫自己,不用每天都要对自己说上一万遍你可以的,你一定要这样做,然后再去做那些别人做起来无比正常无比顺手的事情。

为什么这些事情都要与我有关。为什么活着这么艰难。

评论 ( 4 )
热度 ( 1 )
 

© 文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