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声.

嘘。闭上眼睛,我就在你的四周。

【卡鞠】你,来自一个星球(上)

1

星球,地球。国度,中国。语言,汉语。时间,公元2015/10/21 夜,20:00  气温 66.2°F

 

环境探测完毕——

 

安全。

 

 


2

“小鞠你回来了?她们在飓风,矮到累了你要上吗???”

 

嗯,矮的真的累了。鞠婧祎收起手机,把一个巨大的行李箱放靠在化妆间的墙边。黑掉的屏幕上面正显示着今天的新闻,猎户星流星雨。流星雨这种东西,你要有对象有心情,他就是流星雨。你要忙的晕头转向爹妈不认识然后就不知道是水逆还是触了哪里的霉头啥玩意,它看起来或许更像个扫把星。对着关切的stf疲惫一笑,她然后走去服装间。

 

又是一个疯狂赶场的夜晚,刚从北京出完外务,几乎连口气都喘不了,算好的外务时间,掐着点订的机票。飞机一落地上海,立马上车往剧场赶,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简直的衔接的天衣无缝。就是赶到累了。这歌也是第一眼看着名字她就喜欢,时常都觉得符合心境。

 

前台传来粉丝的欢呼声,大哥惊诧的声音又传过来了。又在搞大哥。鞠婧祎惨白着一张脸,从换衣间出来。忽然房间灯就黑了。

 

开老娘玩笑是吧,她扶着墙坐上一个座位连动都不想动一下。晚饭没吃,连续三天超过十二点睡觉。她以往还能气定神闲地嘲笑林思意瘦的像个白骨精,但比起现在的她,自己可能更像个僵尸。

 

灯泡坏了,还是电压不稳,还是保险烧了。不管了,stf会管。让我眯一会儿吧。一会儿就可以了。醒了以后我还要上台的。

-

 就那么短短的,不知道是一分钟,还是几分钟的恍然间,她睁开了眼,又像没有睁开眼。她不知道她挣没挣开眼,在哪儿,四周一片漆黑和静谧。她看见一个通体发亮的,人形物体,正睁着一双,看起来像眼睛一样的东西的看着她。

 

老娘做梦了。鞠婧祎迷迷糊糊的想,这个东西的眼睛为什么这么大这么明亮?闪的我都快醒了。然后脸就被冰凉凉的东西戳了一下。她真的醒了。

 

人类。鞠婧祎真的吓的灵魂都出窍了,这是个什么东西,她真的醒了吗,眼前的物体有着人类的上半身,却全身都在透明发亮,没有脚的形状也没有手形状,只有一个头和一头散动的头发和前面那些组成一团,浮在了离她的不远处。

 

你是鬼吗。鞠婧祎非常冷静的开口,她是这样的,越被吓的厉害,面上越是镇定。实际心里的呐喊已经要突破天际了。这回真是鬼见了鬼了。

 

“咱们冤有头债有主……”鞠婧祎哆嗦了一下,“你别冲动,好好把你的冤情给我说一下。我是帮不上你什么忙,我可以给你指指人间的路……”

 

鬼系偶像太棒了,不是说说哒!

 

人类。浮动的物体,身上的光亮慢慢的暗弱了下去。鞠婧祎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她好像在笑。天啊就这么消失在了深深的黑暗中了。声音由远及近传来,是第一组mc结束的人,唐安琪把门豁开,灯恰好完全亮了回来。

 

就像梦醒了一样。鞠婧祎坐的直直的在座位上,额角滑落了一滴冷汗。

 

“小鞠?你回来了,怎么不开灯啊?”唐安琪看看开关看看出神的她,背后辣宝穿着演出裙子呼啦一阵风就冲上来抱住了她,“小鞠爱我!”

 

她要被压的过呼吸了。脸色好差,白的不像个正常人。万丽娜松开她,发现她的手心一片冰凉。“小鞠?”

 

“你们……”鞠婧祎回过神,用一种非常恐怖的眼神看着她们,“你们没看见什么东西吗?”

 

完全没有。所有人面面相觑。

 

“你们,有没有看见……”鞠婧祎又咽了一口水,“白的,很白的,不像人类的,像鬼一样,物体……”

 

哦这个是有的。全部人点头。就是你。

 

 


3

娟,上个unit就好了。大哥下了台来,眼瞧着她的状态,抓起小手拍了拍。人累多了,身体疲劳了,有时候不舒服说来就来。她也是深有体会的。

 

“听柱哥的话。”大哥语重心长,鞠婧祎还有没有从她奇妙经历里醒过来。她真的很希望这是在做梦,可那么真实的感受,那么真实的触觉,怎么麻痹自己都不像在做梦。她是真的撞鬼了吧,是吧。

 

“干脆unit也别上了。”朵子从换衣间出来,扯了扯自己的小皮裙,一旁系背带裤的龚诗琪笑了:“干啥,你们俩口子把小鞠赶跑了想唱矮累版甜蜜蜜啊?”

 

“你这人就心里阴暗你知道吧!”冯薪朵直起身望着她,果然只有站开点才能平视,三句不到就要开打的冯巩组合,可惜身高一直阻碍了冯薪朵的气势。(岂止身高吗朵聚→_→

 

鞠婧祎抿起嘴,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或者她是太累了。听大哥的吧,上个unit,然后早早的等着回去睡觉算了。

 

蹬蹬的雷当伴奏响起时,鞠婧祎觉得自己的真的是要疯掉了。Stf前脚出去,后脚灯光闪了两下,又暗了!

 

“姐姐!妹妹!”鞠婧祎站了起来,翻了好大一个白眼,血气不足,脑子一片空白。不过眼下不是考虑这个的问题,“你到底是谁,是人是鬼?!”

 

狂躁的声音回荡在空荡荡的化妆间,鞠婧祎重重的喘着气,总觉得使劲儿喘也喘不赢。黑暗里有不动声色的沉默。只有她的喘息声一声一声衬的格外的响。

 

对不起。一声清清凉凉的声音从角落里传了过来,好像还带着明显的笑意。微微发着明黄的光亮从墙角进入她的眼睛里,然后就看着它,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走过来了。

 

“我好像吓到你了。”

 

完全人类的样子,完全人类的声音。完全人类的脸,小巧的嘴,秀挺的鼻子,一双大眼睛,有些Q的两边不规则的眉毛,高而宽洁的额头,一头披在背后随意散落的头发。

 

你是不是有病。鞠婧祎怒从心中起,想也没想,也不管认识不认识,就紧紧抓住了眼前人的胳膊。真实的触感,一定是人类。这就是个恶作剧。

 

你,是在生气吗?眼前的人木愣愣的看了看她被紧紧抓住的手臂,歪了歪头,一字一句的问她。人类的触感是这样子的吗。它抬起了自己的手,回握住了她。

 

“你是新来的stf吗,我会投诉你的。”鞠婧祎甩开她的手,其实她是个很不愿意生事的人,但是今晚这场恶作剧在她眼里,真的是太过分了。

 

如果,这是个恶作剧的话。

 

很好,灯是真的坏了。一会儿好的一会儿坏的,这个灯是要闹哪样。鞠婧祎紧抿着双唇,眼里在喷火,小太阳组的要回后台换衣服了,人还没到,吵吵闹闹的声音倒是先传了过来,鞠婧祎还没来得及反应,眼前就被人遮住,然后周围全变成了线条,静谧无风。她没有晕,没有失去知觉,只是觉得在动,又没有。

 

灯又亮了,空荡荡的化妆间空无一人。

-

好的。这踏马又是哪里。我再冷静也是有限度的,逼的我粗口都说了,你知道后果多严重过的对吧。

再也不说恶作剧了,上一秒还在星梦剧院后台化妆间呆的好好的鞠婧祎,下一秒瞬间移漂移到了上海郊外的小山林里。小山之中的树林太过安静无声,一阵凉风吹来,把鞠婧祎吹醒的彻彻底底。这下不管是梦境还是恶作剧,都该醒醒了,这是现实,不是梦境。她遇上了一个怪物,会发光,会瞬移,外表还像人类的样子。这种设定是不是不该让她碰见比较合适……毕竟她是个喝茶看还珠格格,没事爱听个戏,有条件晚上八点就睡了的,人称老干部的人。为什么这样像是要拍科幻大片拿出去和好莱坞一较高下的猎奇设定,会找上她。

 

作者你过来,我有个刀片跟你握握。

 

“人,刚才太多了。”她又在说话,夜色星空下,她的亮度不会很明显,鞠婧祎忽然反应过来,或者她在越深的夜里才会发光,就像,夜明珠那样。她是哪里来的妖怪?

 

“我就换了一个地方。”这个人笑着,竟然看出了一股傻气,“我没有恶意的,待会儿你住哪里,我会送你回去的。我就是……”

 

鞠婧祎站在原地没挪步,没说话。一分一秒的在心里接受这个设定。“我就是好奇。又不想多打扰人,你能帮帮我吗。”

 

我不能。鞠婧祎抱起胳膊,拒人千里。

 

“我第一次来地球。”

 

地球,好的。看起来是个外星人的设定。

 

“也不是故意要吓你的。”

 

所以,被吓到还怪人类太少见多怪咯。科科。

 

“¥%%&%#¥%……&”侧着头的忽然会她用不大不小的力转过来,还没反应过来,额头便已相抵,她看着她的眼睛,说了一句她完全听不懂的话。叽里呱啦的语言在她坚定的看着她的眼睛里,竟然好像在说誓言。

 

是在说誓言吗?鞠婧祎看着她的慢慢闪着金色的眼眸。觉得有种引力要把她吸进去。然而……不要一本正经的吃我豆腐微笑脸。鞠婧祎脸皮抖了抖,右腿抬上去就是一个腹踹。

 

对面人吃痛的收了这一脚,脸上是重重的忍耐,然而还是扶住她的脸没有动,最终她闭上了眼,用汉语念完了最后一句,“K63星球,夜王,阿卡莉莉丝。”

 

然后她松开了她。阿卡莉莉丝指着鞠婧祎的手,“你的手心,会出现一个字母K,这是属于我的符咒,代表着我无论我是否在你身边,都会帮助你一件事情。”

 

鞠婧祎抬起左手,一个金色的字母K。

 

“这是我们星球用来表达最诚挚的歉意和感谢的做法。我没有骗你,我来自K63星球,我叫阿卡莉莉丝。”

 

 


4

这一夜的上海,星空在几片乌云的漂浮下,显得有些低沉。而那些高高宽广的云层上方,还是有明亮的星光和月色。鞠婧祎一直忘了放下手,忽然觉得很久没有看过星星月亮了。

 

阿卡莉莉丝站在她在面前,随着她的视线,往天上看。

 

“你说你从哪里来?”稍微低了那么一点点的女子抬着头动也没动的问道。

 

“K63.星球。”

 

“那里是哪里?”

 

“按你们地球的说法,是银河系的另一端。”

 

鞠婧祎看着手心的字母,收起了手掌。“好像很远的样子。”

 

忽然一颗流星就划过去了,紧接着又划过了一颗。忽然而至的一片光线划过她们的眼前。

 

流星啊。鞠婧祎握起双拳,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小小的请了一个心愿。一旁的人,抬头轻轻说了一声,陨石。

 

原来真的有外星人,原来真的有地外文明。鞠婧祎许完愿,在背后悄悄的打量她。这个有着完全人类躯体的外星人,好像流星砸了一颗在她的头上一般的砸在了她的面前。此刻朗朗的笑着,让她觉得,外星人,好像,也不像科幻大片里面那么恐怖。(是吗那么本体的时候是谁被吓出冷汗的→_→?

 

阿卡莉莉丝转过身来,微微低下头看着她,“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你是我来地球上遇到的第一个人。”

 

“……鞠婧祎。”非常不想承认,这双眼睛在经历了十几分钟前,现在竟然能把她看的不好意思了。

 

鞠——

婧——

祎——

 

“好复杂的汉字。”阿卡莉莉丝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脑中数据库分析这几个汉字竟然消耗了更多的能量。

 

“我不是故意要吓你的。”又回到了最开始的问题,她好像特别的较真,一定要说清楚这个事实,“你第一次看见的时候,我还没有完全的伪装成地球人的模样,所以才吓到了你。其实我们星球的本体也不难看,你想不想再看看?”

 

我不想。鞠婧祎头也没回的迈开脚步走下山。但是她还没有走两步,就被莉莉丝轻轻抱住,然后消失不见。夜深了,她该回到人类中心了。呸,活动中心。

 

几乎是秒出现在大哥房间里,鞠婧祎又深深的喘了一口气,然后回头看,发现自己身边没有任何一个人。好的,被送错地方了。床底下传来了奇奇怪怪的笑声,让鞠婧祎站着不是,走也不是的陷入了尴尬。大哥和朵朵,也是……嗯……蛮有情趣的。

 

腰上忽然多出了一股力量,她又被拖入了不知名的空间。等回过神来,已经和唐安琪赵奥两口子大眼瞪小眼了。

唐安琪甚至保持着非常攻气的爬上赵奥的床的姿势,就这样僵住了。

 

辣眼睛。我真的,我发誓我不是故意!鞠婧祎淡定的,微笑的,开门,跑了出去……

 

唐安琪爬过去,盯着赵奥问她,“你看见小鞠怎么进来的吗?”

 

……

 

才跑回楼道里,鞠婧祎又被带走了。快的头发丝都来不及飘起来。一晚上就这样来来回回神出鬼没的出现在了全队人的房间里,然后又神经兮兮的开门走出去。那个白痴!鞠婧祎攥起拳头,最终踢开了自己的宿舍门。这间宿舍只有她一个人,理论上她可以在瞬时间砸坏一切东西,然后等人来问的时候再说是不小心摔的。

 

灯忽然暗了,莉莉丝从黑暗里出现,抱歉的笑着。“我只看过她们,却并不熟悉你们的房间。”

 

不清楚你不会问我吗!你拉客能不能问清楚人家要去哪儿再拉!

 

“啊,如果这是人类生气的表现。”阿卡莉莉丝走近她,“你已经对我生了太多的气了。”她的脸几乎是半透明的表达着懊恼。

 

掌心字母若隐若现,这是她抱歉的标志。哼,鞠婧祎啪的一声打开灯,她消失了。

 

 


5

看在地球之母的份上。她最近真地有好多的工作要做。天天这赶那跑,她如果是架飞机,就要自己起飞了。……诶等等,地球之母又是谁。好了不重要。鞠婧祎的脑子要炸掉了,她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还没化妆,上午有网络访谈要做,下午有杂志要拍摄。晚上要录制一档综艺。她的很多时候的行程都让她有种坦荡荡出村的错觉。

然而,事实上,并没有。还早。科科。

 

昨天晚上的经历到了白天,就真的像一场过目难忘的梦境一样。或者黑夜总是白天的梦境的也说不定。她起了床,拖着沉重的步子,把自己挪到了洗漱室。

 

背后忽然起了一阵凉凉的风,镜子里面没有人,她的声音却出现在她的耳边。她说你的脸再惨白一点就可以跟着她回星球了。

 

地球之母作证,她的心跳过百。人吓人真的吓死人,何况还是那种面都露不出来,只能阴森森的出现一个声音的,那种“人”。“你没声的啊!不要这么吓我可以吗!”

 

鞠婧祎满嘴牙膏泡的冲她抱怨道。阿卡莉莉丝有些失落,“对不起,我在光线很强的地方不能出现。”

 

“雾什么。”眯着眼,正在有气无力刷牙的女生,被吓了一下,又没有彻底吓醒。迷迷糊糊的还是泛着困。你身体的能量太微弱了。莉莉丝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忽然开口对她讲道。鞠婧祎的背后又造起了一阵微风,她慢慢的知道,这风是她在她周围活动引起的。现在,她大概是换了个方向。嗯,在哪儿,左手边,漱口杯故意放远了一点。右边?刷牙的动作起伏大了些。后面?随意的退了一小步。

 

喂,总不能在头顶吧。鞠婧祎刚打算轻轻蹦一蹦,肩上忽然传来了她的力道。“别找了,你只要知道我是在你身边的。”

 

切。不屑的声音伴随着洗礼刷拉的放杯子放牙刷的声音。闭上眼睛,拿起洗脸的东西往脸上毫不留情的抹了上去。“你来地球干吗的啊?该不是为毁灭人类作前哨吧。”

 

“我们星球的人,好好的为什么要毁灭你们地球呢。你们人类的忧患意识,我可以理解,但是想象隔着无数光年外的外星人闲着没事要来摧毁地球,这脑洞也太大了吧。”

 

“我同意,或许还没等到你们来,人类就先自行毁灭了。”脸上的泡沫被冲洗干净,一张白净发光的脸。鞠婧祎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好半天,莉莉丝忽然出声,“人类都像你这么好看吗。”

 

实力套路女孩子啊。鞠婧祎眯起眼睛笑了笑,“你对你们星球的人也这样说吗,对了你们星球有性别说法吗,你们星球分男女吗……不是我的意思是,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

 

“我不骗你的。”手心的光亮好像在印证着她说的话。“真的很好看。我没有对我们星球其他的人说过这样的话。我们星球的人没有性别,都像我的本体一样。我们的繁衍靠能量的分化和传递。”

 

一只没见过世面的外星人。鞠婧祎一大早的心情,在洗漱完毕后,忽然好的不像样子。哪怕出了这大门就有一堆工作等着她她也愉悦的不行。

-

简简单单的豆浆馒头,在鞠婧祎嘴里吃出了大餐的味道。看在地球之母,地你母……好了我再也不说了…= =的份上,她真的好饿。可惜吃了两口就不能再吃了,现在是赶通告状态,不能吃的肚子圆滚滚的去镜头面前。

 

鞠婧祎轻轻打了个嗝,背靠在了车内的座椅上。阿卡莉莉丝又在她耳边不休不止了,“你这就是你们人类的代步工具吗?好慢哦,你觉得有我的快吗?”

 

没有。安坐在车椅子上的人没有睁眼没有动也没有开口,在外面她还跟她对话那真的是会被人当做神经病的。Snh48少女偶像鞠婧祎,压力过大患上精神分裂。可能我团就此火了也说不定。可就算你的更快我也不能让你送啊,是如何,众目睽睽之下突然出现在演播厅里。那样你团真的要火。

 

……好够了,自从遇见这个外星人,自己的脑洞也是越来越大了。

 

此刻她还在喋喋不休,“你现在是要去工作吗。你的工作是什么。人类的工作都是像你这样的吗。你们每天都做些什么呀,玩什么呀。”

 

人类在很多年前,往地球外发射了一刻承载了人类自身信息的航天器。希望它能够被地外外星生物发现,这么多年过去,岁月无声无息,不知道它飞到了哪里,离开了太阳系多远。还是否存在。

不过很明显,不是离地球这么遥远的,据称来自K63星球的文明物体尚能够接收到的。

 

“我在星球上的记录晶体上看见过你们的信息。可是距离很远,了解的太过片面。我们的空间工作站,还差七千多光年就能建立到达银河系的中心。那样也许能够距离你们地球更近一点。”

 

你说点清楚,我搞不清楚那个是个什么概念。

 

“沿途我们发现了好多的美丽的星球和文明。形态各异,姿态万千。”司机和助理姐姐都上来了,车开始启动了。鞠婧祎倒在座椅上看似浅眠,实则漫天想象。

 

“我在去往γ星系第二行星的工作站时,遭遇到了不知明的强引力致使空间扭曲。莫名其妙的来到了你们的星球。原来地球真的像晶体上记录的那样,是颗蓝色的星球。”

 

你在说什么,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听不懂你说话。眼皮轻轻颤动,鞠婧祎还是没有睁眼。她的耳边有微微的风吹过,却没有声音了,原来是她叹了口气。忽然有莫名的热量缠绕着鞠婧祎,缓慢的,温热的感觉包裹着她。

 

“补充食物都不能让我感受到你的能量发散,我希望我的能量你的身体不会抗拒。工作啊,需要很多很多的能量的。”她忽然这样说道。

 

 


6

而后她安静了整整一天。真的是完完全全的一整天。鞠婧祎甚至不知道她是否在她的身边,因为这一天,是秋天的一天。秋风一直的在不停的吹着,她是个人类,分不清哪些是自然风,哪些是物体动作产生的风。

而在室内,她精力充沛,活力无限,颈后安安稳稳,没有任何一点动静。她或许是走了。

 

夜里要录制综艺,是过去她在电视里看到的,别人在演出的综艺,而今却是要自己上台表演了。她很镇定,这样的场面在去年和今年她也多多少少经历了。其实她每一次都很怕出差错,尤其是在很重要的场合。所以私下里总是要付出多更多的努力,以至于真正的登台就像每一次私下的练习一样自然得体,落落大方。其实她不过也只是个二十一岁刚进入这个圈子一点的女孩子。

 

要录制了。鞠婧祎在后台稳了稳心情。“你在吗?”她这样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问道。可惜没有任何声音回答她。说什么总是在身边。她深吸了一口气,整理了裙子起身上台。

 

夜里十一点,结束完了一天的工作回到车上时。她的耳边忽然静静的回想起了她的声音,她的星球和宇宙。就像她看不懂,从来没接触过的的词语一样。人为什么总是来了又走,为什么不能安安静静的待在身边。为什么不能在忽然间很想念的时候就恰如其时的出现。所以没什么意思,地球上了几十亿人,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她也是,不例外。终将一个人倔强无畏的奋斗着,行动着。

 

她吃了宵夜,跟林思意一起。几近在座椅上睡着。真可惜,她给的能量,她用完了。又是一个凌晨才能回到中心洗漱休息的夜晚。鞠婧祎如这一天的最开始一般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到宿舍,林思意站在对门有些不放心的看着她,让她推着进了屋。“放心吧,老娘年富力强。”

 

“你确定?”林思意岿然不动靠在门边,她最近增肥,重了些,凭鞠婧祎此刻的手劲儿可能推不动她。

 

“真的真的!”她不耐了烦,转身冲她挥挥手,要进自己的房间,“你也给我早点睡林思意你牙还没好利索!”

 

关上门的房间,黑漆漆一片,猝不及防就出现了她的光亮,她坐在了自己的桌子边,好像没有察觉她的存在,安安静静的在看一本书。鞠婧祎靠在门边,手心传来一起一伏的光线。竟然忍不住微微松了口气。什么啊。原来你没走啊。

 

我真的……

 

我真的不想看见你!鞠婧祎忽然啪的一声把灯打开,椅子保持着被拉开的状态,她知道她还坐在那儿,就是看不见人而已。气死人,一点,完全不想看见你。她怒气冲冲的去洗漱完毕,换好睡衣躺在床上。

 

灯忽然自己熄掉了,阿卡莉莉丝无奈的站在窗前,看着她,“为什么你老是在对我发火呢?”

 

“你关我灯干吗。”

 

“这是我出现的条件。我是夜王,我要出现,所有的光要消失的。”

 

“你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我要开着灯睡觉。”

 

阿卡莉莉丝走近她的床边,微弱的自身光亮照亮着床上躺着的人,她把头深深的埋进了枕头里,只留下了一头的乌黑的头发铺撒在枕边。

 

“人类可真是奇怪。你们的人类百科全书上说,人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需要在夜晚休息。可你却要开着灯睡觉。”

 

鞠婧祎没有说话了。她其实太累了,连生气都没有力气生,倒在枕头上,暗夜里安安静静,才发觉自己真的好困。

 

阿卡莉莉丝安静了一分钟之后,便听见她呼吸均匀的气息声。K63星球的夜王在黑暗中,轻轻的笑了。好像人类,也没有那么奇怪。

-

这个星球短短的一天,其实在阿卡莉莉丝的眼里还要更为短暂。她们的星球,与地球是不一样的。没有那么短暂的自转与公转,没有春夏秋冬雨雪风霜。有的只有万年大恒星来临一次带来的可以维持很久的能量,然后大恒星又走了。整个星球只剩下无边的黑暗。而她,就是在这漫长无边的黑暗时光里的守卫者领袖,夜王。

幸好她离开时,是在晴朗的白天,光和热充沛。星球有长时间的白昼,这个时间她是不会出现的。

 

而人类的地域也好小,她不过飞了一整天,就从北极到南极一个一个纬度的看下来,从格林威治线一条一条的经线看过去。地球好小,可却是好有趣,有机体的星球总是这样的绚烂美丽,就像她看过的很多的类似星球。它们的地域随着经度纬度的不断变化,自然景观也在不断地变换。与此而来的是人种和语言,文化和生活习惯也是那么的不同。变化是一件多么值得欣喜的事情。

 

她已经在黑夜里守了太多年。

 

在南美大陆的最南端,有一座小镇矗立在那里。人们走遍世界,或许归宿都在这里。因为大家管这里,叫做世界的尽头。她的身体隐匿在了这里朗日的白天里,乌斯怀亚的海水好像在用每一寸浪花诉说着蓝色星球这个名称的正确性。

海边有被水冲刷打磨的异常光亮平滑的石头。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耀眼夺目的光彩,其实她并不喜欢这样的光芒。在她们的星球,到处布满了嶙峋的峭壁陡崖,人们去往一处地方,捡起一个地方的沙石为念,这是他们的习惯。

 

世界尽头的一块小石头悄无声息的消失不见。

 

 


7

这回她的真的做了一个梦。

 

她身处一个五彩斑斓的最深处。她的周围都是璀璨夺目的光线。是她没有见过的那种,比塞班岛的正午的阳光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倍,然而她一点也不畏惧,她的睁开眼睛,看着这一片光线。这强烈的光线好似为她而生,所以一点都伤害不到她。她轻轻的旋转,带动着周围美丽异常的光线一起在转动。

 

就像一个美丽灿烂的漩涡。


又是一天的白天,今天鞠婧祎很闲。昨天她昨完了短期的大部分工作。从堪堪从睡梦中醒来,时间指向了九点。能睡的很饱是件很开心的事情。今天阳光很好,不浓烈的初阳从窗帘的缝隙挤了进来,洒在地上成了一条长方形。

 

鞠婧祎揉了揉头发,偏头就看见了床边的一颗圆圆小小的石头。白白净净的,很少的杂质都难得一见。这么干净的鹅卵石。然而从何而来。

 

房间里忽然有穿堂风嗖嗖而过,她的声音应声而起,“你醒来了吗?”

 

睡醒了以后才忽然想起来昨完生的无名气。那确实是无名气,而且很不像鞠婧祎的作风。无怪别人说天大的事情睡觉都会好,何况让今晨的鞠婧祎来回忆,也会觉得那可真是莫名其妙的。我怎么可能因为一个第一天见面的外星人的离去而难过呢,这个世界简直是要不好了。

 

“我很好奇,你都不休息的吗。还是说,你们星球的作息,跟我们不一样?”

 

“的确很不一样。”莉莉丝的声音由远及近,“我如果休息的话,就要沉睡很多年。”

 

“多少年?”

 

阿卡莉莉丝笑了,她笑出来的声音很清脆很爽朗。让人听起来很开心。是她的本音很好听,鞠婧祎想起来,第一次见面,那一声清清凉凉的吓到你吗。

 

阿卡莉莉丝换了一个话题,“你今天不工作吗?今天我可以看你工作。”

 

哟呵不提还好,一提忽然就觉得无语。鞠婧祎翻身下床没有搭理她,径自走向了洗漱间。背后是一阵轻柔的风,鞠婧祎小小个的身躯挡在了洗手间,“我换衣服你也要进来啊!”

 

换衣服?她不解的声音出现在耳边,“换衣服为什么不能进来?”

 

……

 

哦忘了。这是只外星人,指望拿着中国文明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来教育她什么是非礼勿视她是听不懂的。

 

“就给我老实待在这里你听的明白吗?”

 

“听得明白。”

 

“很好。”

 

上午十点,鞠婧祎容光焕发的整装待发。看上去像是要出门,莉莉丝的声音又响起了,“你今天的工作跟你昨天的工作不一样吗,你好像穿的很不一样。”

 

“我今天不工作。”鞠婧祎捯饬了两下头发然后反扣上了帽子。我是小王子,甚至造型都不用凹一下随便两张自拍,顺手就发了微博。等下,没把你拍进去吧!眼看着就发出去了,鞠婧祎手忙脚乱的把微博又翻了出来,好的,果然根本不会存在。

 

“你们每天都穿不一样的衣服。”她在背后悠悠的说道。

 

“你们星球的人难到不穿衣服?”哟,搞不好真的不穿,鞠婧祎刚问出口就自己咂咂舌。

 

“我们是地外的……文明。我们的衣服,是一层围在四周的金色的光圈。”

 

哦,听不懂。她很容易想明白她昨天去了哪里,肯定是像个外来游者一样,尽力的去看遍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任何一个星球,任何一个文明,绝不是几眼就看得完的。就算是人类漫长的发展史也许在一位外来文明游者的眼里不过沧海一粟,可是它同样承载了爆炸般的,可能早已不存在在真实世界里,只存在于口口相传的记忆里的信息。

 

一个世界,大有大的看法,小有小看法。

 

鞠婧祎揣好手机和包。伸出了手,在空中停住。“你的手呢?”

 

“干什么?”

 

“放我手上。”

 

然后一个温热的感觉就袭上了她的掌心,鞠婧祎真的像抓住一个人的手一样把手自然的垂在身侧。她煞有介事的紧了紧自己的手,“抓紧啊,别松开啊街上人很多的。”

她心里很气不过,想领她来看看这小小人类的杰作。她的身边熙熙攘攘全是行人过客,看上去多么的形单影只,只有鞠婧祎知道,她正拽着一个外星人,一个大家都看不到,其实她自己也看不到的外星人。

 

人类已经很努力了,你看看这些城市。这些敢于和自然之力叫板的人类作品。

 

“你们的星球,致力于不断的向内发掘。”一旁吵闹的杂音中传来她尤为清晰的一句,“而我们的星球一直不断梦想着向外开拓。”

 

“大家都一样的很努力。”人潮拥挤的街道,她的手心忽然传来更加温热的感觉。就像是人类,在握紧同伴的手,如那样一种感觉。鞠婧祎那么一瞬间,在这川流不息的人潮中,有些迟疑。

 

 


8

鞠婧祎觉得要让外星人了解地球,首先就要了解地球的食物。就像我们到外地去,最关心是那里的伙食!(是吗……= =

说到底旅游不都一回事嘛,不管是省内省外的,国内国外的,还是,球内球外的……

 

所以当她把这只外星人拽到火锅店坐下的时候,心里是十分怡然自得的。然后这一动静换来了因为午间并没有多少人吃火锅而显得格外空荡的火锅店老板和服务员的一致同情。

 

“小姐,一个人?”

 

“不是!我……”鞠婧祎举起两根手指,在空中停留了一秒钟然后放了下去,“对,一个人。”

 

哎哟真是夭寿了吃火锅一个人来吃。尔后这些莫名其妙的善意的目光是怎么回事?!这些盘子里多出来的份量又是怎么回事??竟然还送了她一盘鸭肠??

 

“看来,地球虽然不是人人都像你这么漂亮,但是人人都像这么善良。”她的声音这一次又隔着火锅飘起的烟传过来。

 

是吗。鞠婧祎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一声,把肉类倒进了红色汤锅里。“我跟你讲啊,这个东西,叫火锅。你知道吗,你没吃过吧,可好吃了真的。”

 

“可是你的样子为什么像在骗小孩子?”

 

“可能我太着急了。”鞠婧祎直起身,摆摆手,把自己的蘸料搅拌的齐全,然后给了她烫了一根鸭肠放在碗里。“你坐过来,以你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吃掉它。我不能递给你别人会以为我疯了。”

 

“不,我不能吃这个东西。我的能量获取不靠这个,我没有人类的内脏器官。”

 

哈啊。非常明显的一声表达失望的声音。鞠婧祎举着一根肠子,墨线般的眉毛全皱在了一起。“好吧,我可以舔一舔,我有你们的舌头。”

 

“你有味觉吗。”

 

“味觉是什么?”

 

“算了。”对面的人已经自暴自弃了,举着肠子放在半空中像是在晾凉,“你舔吧,我估计你不会有任何感觉。”

 

“烧……”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空档荡的火锅店里忽然爆发出层叠不绝的魔性笑声,“原来你能吃出辣味啊!”

 

“怎么样好吃不好吃!你快说说!”

 

“并不好吗……”烫又不烫,热也不热。甚至不像她摸过的滚烫小行星。就是在嘴里烧的慌。莉莉丝苦不堪言。

 

切。不识货。鞠婧祎大喇喇的把晾好的肠子塞进了嘴里开始了她正式的吃锅征程。

-

 舌尖上的宣传失败。鞠婧祎就彻底放弃了给阿卡莉莉丝介绍人类世界的念头。(喂这啥导游太随便了吧……好了其实她只是变个法儿想出来吃火锅而已请不要在意…

在她看来,如果人类的美食不能第一个带给你震撼,那么往后也就没有什么更高的震撼可言了……(小菊:并不是在我看来,是在二X作者看来。是不是脑子成天只想着吃?!

 

夜里N队排练歌舞,全队七点集合有有好多人给了黄队长记本本,冯队长扣钱钱的充分理由。不过这些人里极少出现鞠婧祎,第一她不爱迟到,第二她要么整个人就不在。

 

大部分人还没吃饭,整个舞蹈室弥漫着一股食堂的饭味儿。一槽子人大裤衩小背心的蹲在墙角吃着外卖。

 

少女偶像……呵呵哒。然后她也蹲了下来,外卖给她叫了一份,奶茶也有她的一份。全队人人手一份。

 

“张叉叉和龚十七那两个家伙为什么还没来!”冯薪朵叉着腰开始打电话了,这是很严重的事情。毕竟现在这个社会,能用微信解决的事,都是小事。黄婷婷坐在地上一丝不苟的记着,“张雨鑫,本月已扣两百五。龚十七,两百。迟到卡打九折,一百八。”

 

“你们……”她原来还在,鞠婧祎吃着饭没有回头,坐在地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没有她的样子。她此刻的声音有些迟疑和紧张,“你们到底是什么职业啊。为什么你们可以穿得很好看的样子去给别的人看,但是为什么又好像大家都……嗯……很辛苦的样子?”

 

鞠婧祎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她其实可以偷偷跟她说一句话,而不被队友发现。不过现在她比较语塞,该如何来跟一个外星人解释媒体和明星这个概念呢。又该怎么来解释偶像个定义呢。

嗯,还是吃饭吧。

 

她安安静静的站在了角落里。看着他们一群女孩子用心的跳着舞,唱着歌。舞蹈和歌声是文明所共通的,哪怕她其实不明白这些动作和歌词和节奏的意义,但她明白她们在唱歌和跳舞,表达着感情。

或者站在角落里的阿卡莉莉丝不用鞠婧祎的解释也明白了她们的职业。

 

等到赵粤指导完17和张叉叉拉完筋,等到指导完五期生跳舞步和记站位。最终整个明晃晃的排练室,只剩下鞠婧祎一个人站在那里。

不对,是两个人。

她把门锁起来,把灯关上,然后角落里的发着光的阿卡莉莉丝就好好的站着注视着她。

 

“很好看。”她说,“我都看入迷了。”

 

“你看得懂吗?”鞠婧祎失笑。


“歌声和舞蹈是身体的表现,我不需要太过的文化习得也能获得感动。如果你能看见我们星球的舞蹈,我相信你也是的。”

 

“那你还想问我们是什么职业吗?我想了一晚上觉得可以给你解释清楚了。”

 

“不用了。”阿卡莉莉丝慢慢的走过来,她伪装的这个身体,穿着人类的套头衫和牛仔裤。看上去就像个乖乖巧巧的女生。“我想你们大概是载体,承载和反射着很多感情和希望。”

 

鞠婧祎静静地看着她,没有出声。

 

“你们的星球,如果表达对一个人的尊敬怎么讲,就是很喜欢她的那种。”

 

粉丝吗?面对面站着的鞠婧祎表示不可思议,第一个外星人鞠骑。是不是回去安利一下,一个星球的都是她的粉丝了。“咳,fans,中文可以念成粉丝。比如,你很欣赏我,那你就是我的粉丝。”

 

“噢,那我就是你的粉丝。叫阿卡。”

 

她真的笑了,低头的,露齿的,不出声的,轻轻柔柔的笑了。很好看,太好看了。如果她不是外星人,她一定能知道更多的形容词。又或者她就算是个满腹诗书的地球人也找不出形容词。

 

“那我就是你的星。”她看着她,“叫小鞠。”

 

“叫青韦好不好?我的数据库每次读取你的名字每一个字都要多耗费能量。”

 

外星人原来也喜欢认字认半边。可能是黑暗太过安详,她一点也不想暴躁,一点也不想动怒,她甚至觉得这个名字叫错的也挺好听。

 

“好,叫青韦。”




-TBC-


评论 ( 31 )
热度 ( 75 )
 

© 文声. | Powered by LOFTER